结局·与你千般好(第1/7页)

作品:《与你千般好

墙上的时钟悄悄走过了十二点。

窗外更深露重,大街小巷星星点点的灯火裹在薄雾里,散发着微弱清冷的光,昏沉沉的卧室里却氤氲起湿热的水汽,热浪一潮又一潮翻滚涌动。

缠绵的喘息和着婉转的低吟此起彼伏,浴室磨砂玻璃透出的灯光给被褥染上一层朦胧的暗金色,照见雪白的床单上洇开的一滩滩深色水渍。

苏好浑身汗涔涔,像泡在一汪水里,浮浮沉沉身不由己。

每一次钻心的激荡都将她推挤向更汹涌的漩涡,她在强烈的震颤中拼命仰起头,张嘴汲取新鲜空气,一边牢牢抱住徐冽的背脊,指尖难耐蜷缩搔刮,指甲重重掐进他的皮肉。

徐冽浑然不觉痛,低头看她乌黑散落的长发,看她水光潋滟的唇,看她白瓷般细腻光滑的肌肤,看她的柔软因为他颠荡成摄人心魂的形状,目光一瞬也无法移开。

他握过她的手,与她紧紧十指相扣,动作得更深更重。

长夜漫漫了无尽头,他甘心情愿做一叶扁舟,在她的汪洋里沉没。

*

这一晚,苏好精疲力竭却一点也不想睡。

狼藉的床单收拾去了房间角落,她被徐冽抱到浴室重新洗过澡后,跟他一起窝在崭新绵软的棉被里,一直不愿意合眼。

徐冽乐意在这些琐事上纵着她,她不爱睡,就抱着她陪她说话,把她想问却不舍得问起的事一件件告诉她,把他的过去全都坦诚地摊给她看。

他说那一年虽然很糟糕,但因为已经竭尽所能,回想起来并没有遗憾的地方。

当时医生说,妈妈仍然存在一些微意识,所以那半年,他把每一天都当作跟妈妈相处的最后一天,把所有从前没能出口的话全都讲给了妈妈听――他的矛盾,他的两难,他回忆里有关于妈**一切,还有他的抱歉。

他说,妈妈走的那一天,爸爸和姐姐都来送了妈妈。

虽然曾经撕破脸,闹翻天,彼此憎恨,可在那一天,他们抛开芥蒂,一家四口团圆了最后一次,一起完成了那场告别。

他说6结局?下

墙上的时钟悄悄走过了十二点。

窗外更深露重,大街小巷星星点点的灯火裹在薄雾里,散发着微弱清冷的光,昏沉沉的卧室里却氤氲起湿热的水汽,热浪一潮又一潮翻滚涌动。

缠绵的喘息和着婉转的低吟此起彼伏,浴室磨砂玻璃透出的灯光给被褥染上一层朦胧的暗金色,照见雪白的床单上洇开的一滩滩深色水渍。

苏好浑身汗涔涔,像泡在一汪水里,浮浮沉沉身不由己。

每一次钻心的激荡都将她推挤向更汹涌的漩涡,她在强烈的震颤中拼命仰起头,张嘴汲取新鲜空气,一边牢牢抱住徐冽的背脊,指尖难耐蜷缩搔刮,指甲重重掐进他的皮肉。

徐冽浑然不觉痛,低头看她乌黑散落的长发,看她水光潋滟的唇,看她白瓷般细腻光滑的肌肤,看她的柔软因为他颠荡成摄人心魂的形状,目光一瞬也无法移开。

他握过她的手,与她紧紧十指相扣,动作得更深更重。

长夜漫漫了无尽头,他甘心情愿做一叶扁舟,在她的汪洋里沉没。

*

这一晚,苏好精疲力竭却一点也不想睡。

狼藉的床单收拾去了房间角落,她被徐冽抱到浴室重新洗过澡后,跟他一起窝在崭新绵软的棉被里,一直不愿意合眼。

徐冽乐意在这些琐事上纵着她,她不爱睡,就抱着她陪她说话,把她想问却不舍得问起的事一件件告诉她,把他的过去全都坦诚地摊给她看。

他说那一年虽然很糟糕,但因为已经竭尽所能,回想起来并没有遗憾的地方。

当时医生说,妈妈仍然存在一些微意识,所以那半年,他把每一天都当作跟妈妈相处的最后一天,把所有从前没能出口的话全都讲给了妈妈听――他的矛盾,他的两难,他回忆里有关于妈**一切,还有他的抱歉。

他说,妈妈走的那一天,爸爸和姐姐都来送了妈妈。

虽然曾经撕破脸,闹翻天,彼此憎恨,可在那一天,他们抛开芥蒂,一家四口团圆了最后一次,一起完成了那场告别。

他说3结局?下

墙上的时钟悄悄走过了十二点。

窗外更深露重,大街小巷星星点点的灯火裹在薄雾里,散发着微弱清冷的光,昏沉沉的卧室里却氤氲起湿热的水汽,热浪一潮又一潮翻滚涌动。

缠绵的喘息和着婉转的低吟此起彼伏,浴室磨砂玻璃透出的灯光给被褥染上一层朦胧的暗金色,照见雪白的床单上洇开的一滩滩深色水渍。

苏好浑身汗涔涔,像泡在一汪水里,浮浮沉沉身不由己。

每一次钻心的激荡都将她推挤向更汹涌的漩涡,她在强烈的震颤中拼命仰起头,张嘴汲取新鲜空气,一边牢牢抱住徐冽的背脊,指尖难耐蜷缩搔刮,指甲重重掐进他的皮肉。

徐冽浑然不觉痛,低头看她乌黑散落的长发,看她水光潋滟的唇,看她白瓷般细腻光滑的肌肤,看她的柔软因为他颠荡成摄人心魂的形状,目光一瞬也无法移开。



最新玄幻小说: 圣女来时不纳粮开局醉酒十年,一朝出世酒剑仙百家逐道:我的玩家偏爱抡语开局老婆送上门,从**宝开始发家致富封地一秒涨一兵,百万铁骑绕龙城长生武道:从九龙夺嫡开始吃瓜养蚕炼蛊从十万大山开始玄幻:我的徒弟是女帝我能无限提升精神属性遮天:我王腾真没大帝之姿我每天都能加点一次诏狱行刑百年,出世既无敌洪荒:吾昊天,打造最强天庭!大宋之最强纨绔废太子竟是绝世强龙大夏第一皇太子大明:我一身反骨,你夸我好圣孙顾伤秦越惊天剑帝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