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遴选能者初小试 各路人才涌将来

作品:《魂兮梦兮之贺雨竺

话说宾客散尽之后,父亲独留木兰在正厅,详加询问公主突至事宜,木兰无疑其他,以为是父亲故交,便一一回答,父亲母亲问不出所以然,只好作罢,复又道:“兰儿,今**及笄之礼后,已然不是孩子了,虽然你记忆尚未恢复,但闺阁之礼尚不可废,自今日之后,望儿谨守本分,莫要惹出事端来——”

“老爷,兰儿万万不能——”花夫人一语未了,见花老爷瞪了一眼,便讪讪而止。

花老爷复又道:“兰儿,你身边暂时有荣姨翠玉两人,她又需顾及你大姐幼弟,实在抽身不出,木香及笄之时,有选一位才德丫鬟做侍女,今**也遴选一位,方便日后学习掌家驾驭之术,你觉得可好?”

木兰复又拜下,缓缓而言:“父亲母亲在上,容木兰所答,公主突至,实木兰意料之外,至于如何单单参与我的及笄之礼,乃女儿能力所及之外,还劳两位长辈斟酌思虑,女儿一切听从,至于丫鬟遴选,女儿相中了母亲身边绕翠一人,请父亲母亲成全。”

之后母亲陪木兰回到凌云阁,各家夫人所送之礼皆已在此,木兰随便挑选了几样,便命绕翠收将起来,绕翠领命去办,造册登记**去了。

木兰端端正正跪在花夫人面前,母亲忙相扶,木兰跪走两步,恭请花夫人坐下,泪珠儿已然落下,道:“母亲父亲为兰儿操持一切,着实辛苦了,今日忽然见父亲多了白发,哽咽难止,若非,是众人在厅,关乎花家声誉,木兰怕是泪珠不断了,还请父亲母亲擅自珍重,木兰以后定恪守本分,为父亲母亲分忧,望二老自珍自养,莫让女儿徒惹愧疚。”花夫人原本想多叮咛几句,见女儿如此通达,便不在言语,木兰拿起红玉手镯,套上丝巾,戴至花夫人手上,花夫人微微谦让,却拗不过木兰,也就顺其而行。

少倾,花夫人去了。绕翠整理完满屋礼品,列了一份清单给木兰,木兰看后,欲暂不管理,绕翠行了一礼:“小姐,恐怕小姐要选出两样送给大小姐和大少爷——”木兰一拍脑袋道:“是的是的,看我如此鲁莽,你且选出两样送与他们,回来报我知晓就可以了。”饶翠去办,此处无话。

第二天,木兰早起,换上男装,绕翠自耳房进来之时,她已经梳洗停当说:“翠儿,你且换上这身装束,你我二人有事外出,且是大事,。”绕翠依言而行,不多时,便已至街道偏僻之处。

绕翠抬头看去,一片片触目惊心,扭七赖八地男人,女人,老人,孩子,偎依在一起,有的脸色发白,有的嘴唇发紫,头发乱糟糟满头满脸。有的口角泡,脸色生疮,满目沧桑——木兰抛出一块银锭,低声吩咐道:“去附近买些满头过来——”饶翠快步行走而去。

回来时,看到这样一个场景:木兰小心自怀中拿出一个药瓶,边洒边轻轻移动胳膊,一个一个诊脉——绕翠不觉看痴了,噔——一个满头落在地上,那群乞丐蜂拥而来,绕翠大喊一声:“停。”所有人停住脚步,定定地望向包子和馒头,木兰整理好诊脉丝巾,朗朗地压粗声音说:“诸位若谁能拿出看家本领,便可领一份馒头,还可领白银2两。”众乞丐回头定定看向两位公子哥,一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只见人群中弹出一枚硬币,木兰再去看时,那硬币竟似流星一般弹至对面墙孔之内,循目望去,又见三枚又连接而至,均无虚发。

“好!”

人群之中一片沸腾,接着出来一位暗黑少年,约莫十二三岁的样子,长相还算工整,但是却瘦的像只猴子,绕翠看过木兰,给他一份馒头和散碎银子。那少年笑了笑,收入袖中。

人们见并无虚言,一个个踊跃而视,什么包打听,变戏法,神偷之类全出来了,绕翠依言,但凡有本领者,均有所给予,剩下众人,一一发过馒头,便欢天喜地地散去了。

留下五人各有所长,木兰一一记下姓名,每人指派了一个任务遣散而去。

所有人离去之后,绕翠居然跪了下来,眼含泪珠道:“小姐,请小姐给一条生路。”木兰不解:“好端端的,为何行此大礼?”

“小姐有所不知,绕翠自到花府,才知府上乃良善之地,刚刚又见小姐施舍穷人,更见小姐菩萨心肠。绕翠有一兄长,今年二十有六,天高地阔,热血男儿怎奈家境贫困,今日见小姐帮衬有才之人,还请小姐三思帮助——”一段话说得含悲带喜,又满眼希冀地看着木兰,木兰略一沉浸,道:“知道了。改日见见你家兄长。”饶翠高高兴兴地记下了。

回去的路上,绕翠一路紧随,分明眼神之中有崇拜与不解,木兰回头道:“翠儿,你知不知道你已经看了我一个时辰了?是否觉得那些乞丐?为何要帮助他们吗?留那些人我要怎么安置是吗?”饶翠狠狠地点点了头,“傻丫头,本小姐自有妙用!”说罢,含笑而回。



最新历史小说: 刀尖上的舞者永恒裂变利刃出击地球战争2020猎艳三国王者荣耀之蛮荒崛起炎龙战兵极品妖孽特工三国之孙吴天下大明武备商店王者大陆之谎言问鼎天下三国之神级复活气运神朝北宋娱乐指南超级县太爷大晋匪王大宋铁血大咖黄家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