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花随人意付之流 剑似飞虹知己浅

作品:《魂兮梦兮之贺雨竺

自木兰习花家剑法来,她日夜苦练,不觉间又过了十日,由于心系店内事宜,便以男子装束,自后门而出。

街上热闹非凡,各种饰品、饭馆琳琅满目,不多会儿便离家了半个时辰,街道还是以前的街道,可就是有一点莫名其妙的感觉。木兰靠近一个面具摊前,讨了一张狐狸面具,言笑间猛然回头,只见隔不远处有三四个布衣男子紧盯不放,看木兰回头,他们慌不择处地现场自乱,有的询问老板价格,有的低头不语,有的瞪眼一吼:“快走快走。”有的扑哧笑了一下。虽然他们故作镇定,但木兰的直觉告诉她,她被盯梢了,而且被围住了。

是哪一个如此大胆,光天化日之下如此费心?猥琐男?这布局不像,温奉二位,更不像了,他们侠肝义胆,还介绍道长给她认识,道长?木兰胡乱猜测着,脚下生风,闪过几条街后,飞身起步,缥缈而去。

来回游荡之间,木兰念及上次奇遇,遂飞奔寻香而去。

冰莲还是以前的冰莲,百花仍是以前的百花,不同之处在于林荫小道出现在眼前,曲曲折折的小路向远方蜿蜒而行,似乎招呼木兰前行。木兰略一沉吟,慢慢向前靠拢,可谓“柳暗花明,又出奇景”。刚一至此,微风吹来,看湖光水色,杨柳依依,珠帘铃铛余音袅袅,若流珠落盘清脆入耳,尚有清香清神,妙不可言。木兰四处巡视,此处清幽,只有一座阁楼,上书“清梦居”。

抬腿进入阁楼,居然是一座书屋,一排排书籍整齐而有序地排列而放,有两个小童,一边一个洒水扫地,一个轻快而秀气地整理各版书画,木兰一抱拳道:“二位打搅了。’并未有回声传来,木兰以为自己的声音太轻了,又行了一遍礼,可二位小童均似未见她一般,若无其事继续工作,丝毫没有被来人影响。

木兰无趣,随手拿起架上一本书来——逍遥青峰谱,木兰心想什么落魄剑法,从未听说过嘛,不以为然地渐渐翻阅,却不知不觉学历了一套至上剑诀,木兰依依不舍合上书籍,仍觉口齿流香,细细回味书中剑诀,行至一处,怎么也会想不起来,翻阅复习,如此两三次之后,已无不通,便拿出旁边的宝剑,跳至广台之上,翩然舞之。

四周渐渐涌上一层薄雾,木兰浅白身影似流水一般酣畅自若,剑气所指之处,若开天辟地地劈开一层薄雾,木兰一喜,难道我的内力又增了一层吗?喜不自胜,更舞得随心所欲,与花家剑法融会贯通之后,居然将远在百步之外的花儿用剑气聚来,刹那间,花随剑舞,剑气如虹,好似一团团蝴蝶围着木兰旋转,在一团薄雾之下,翩翩若天女散花,百媚丛生。

忽然,刷刷刷一股剑气似飞火萤花一般朝木兰面门旋刺而来,木兰一惊,遂一连串地旋身,转到对方身后,剑指其后背而去,只见那人轻轻一跃,起身飘出十余步,木兰伸展两臂,三步两错地抬腿,一脚点着树干,剑势凌厉,直刺那人而来。

那人弯腰呈拱状,木兰刺空,正待回剑之时,却手腕一麻,剑“仓啷啷”一击在对面木珠之上,剑柄随着气流左右摇摆,竟孤零零地摇动不止。木兰一惊,顺势欺身抽剑,回头之时,广台只剩薄雾浅浅,花瓣似雨珠又似柳絮一般沙沙落下,一阵风吹来,木兰一惊,竟然寂然无声,不见对方丝毫踪影,若果不是地上落花为证,竟如梦境一般恍然。

“清梦居——清梦居——你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所在?”木兰喃喃自语,原本以为自身聪颖,功力以致上层,可今日一观,才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抱臂坐至栏杆横栏处,低头思之,只见落叶沙沙,飘至头上,遂轻轻转动,挥剑连晃十余招,一片片落叶被斩开两截,轻轻飘下。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剑之酣处更需勤。



最新历史小说: 刀尖上的舞者永恒裂变利刃出击地球战争2020猎艳三国王者荣耀之蛮荒崛起炎龙战兵极品妖孽特工三国之孙吴天下大明武备商店王者大陆之谎言问鼎天下三国之神级复活气运神朝北宋娱乐指南超级县太爷大晋匪王大宋铁血大咖黄家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