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懵懂不知何处寄,恍然隔世千年前

作品:《魂兮梦兮之贺雨竺

蓝色光华逝去,澄明色的世界,一片蔚为壮观。乳色的建筑透着细腻而有光泽的光,汉白玉似的亭台楼阁,檐角峥嵘,在一片云雾中若隐若现,让人有刹那间的失神。雨竺狐疑的打量四周,轻移莲步,忽然一阵淡淡的清香萦绕,深深的抽了抽鼻子,却品不出是何香味,?如此让人心清气爽。顺着香味,沿着玉桥,一路边看边回头,逶迤着打探这个陌生的世界。

半盏茶的时间过了,这整个阁楼、玉桥、小溪、花园……都逛遍了,居然一个人都没有,雨竺慌了,暗自忖道我:这是在哪里?为何一人都没有?我该怎么走出这个处处透着古怪的地方呢?对了蓝宝石,蓝宝石在哪?

迫不及待的四下张望,却发现自己原先的服装,变成了一袭淡蓝色的古装,袖口的绒毛随着微风的拂过而轻轻的飘动。心下着急,攸的看到一抹红光从脚下透出,下意识的跳出去,“咣当!”清脆的声音划过耳膜,低头一看,伸出纤纤玉手捡起来的竟然是一只蓝色的步摇,而来时握在手中的蓝色宝石,居然镶嵌其中,只是透着亮,没了初始的灼灼光华。

“雨竺……”

“谁?谁在叫我?”雨竺快速站起来,两眼警戒的不断巡视着,希望在自己能把控的范围内搜到声音的来源。

“雨竺,尔等宿命,一人双日,命数如此,万务珍重。谨守步摇,切记切记……”

还未寻到声音的来源,雨竺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飘起来,一阵风吹过,她就如进入到一个万丈深渊,耳边的风呼啸而过,那座玉阁像一个圆点渐渐远去,直至消失在云雾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雨竺睁开眼睛,映如眼帘的是一片蔚蓝的天空,那晶莹得如同能洗涤人的灵魂。脸边好痒,侧身一看,居然是一片青翠欲滴的草原,延伸到很远很远的地方,直至与蓝色的天空水*融……

雨竺一跃而起,想以最快的勘查四周,可是一个踉跄,居然差点摔倒!雨竺心下一惊,不由自主的用手扶地,我的手……怎么……怎么变小了?再迅速看自己的腿,自己的脚……居然同时都小了!雨竺一阵苦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嘛,鼻子一酸,眼圈红了,差点落下泪来。

“嘶……”一阵马叫声传来,让雨竺收回心神,她心想:现在不是难过的时候,我要抓紧时间找到附近的人家,问清楚位置,想到好办法回家。

想到家,不由得浑身充满力气,提气纵身,还好功夫还在,心下一喜,循着马鸣声而去。

小河边,一匹枣红色的小马在不断的弹着蹄子,看到雨竺过来,居然欢快的朝着她奔驰而来。轻巧的,雨竺一跃到马背上,由着马儿前行。

一条小河蜿蜒流向天际,那水真清呀,像碧玉镶嵌在那里,几条鱼儿酣畅淋漓的游着,马儿停下来,好像是渴了。雨竺跃下马背,掬起一捧水清洁脸庞,然后拿起马鞍上的水袋,走到上游想取点水,水中蓝色的光芒刺到了眼睛,再定睛看时,居然是蓝色步摇的倒影。这只步摇太招摇了,我对此地不熟,它关乎我能否回家,不能戴着它。这么想着,就撕下一片**料,将步摇小心包起来,塞到靴子里。忙完这些,心下茫然,不知此地是哪,更不知道自己要到何处去,回家……我如何回家……雨竺喃喃的自言自语道。

“木兰……木兰……木兰……”

一阵叫声,从远处飘来。由于自小学习武艺的关系,耳力特别好。有人来了,心下一阵开心。等等…木兰?木兰?花木兰?是花木兰吗?这什么情况?心下疑惑,决定暂时呆在河边,等待来人。

“木兰,你在哪呀……?”声音渐渐靠近,雨竺嘴边衔着一片叶子,静静的坐着,等待来人。

“木兰!木兰!哎,木兰在这,大家快过来……”一阵马蹄声疾驰而来,十多个人蜂拥而来,其中一个少年,一个箭步到雨竺面前,“二姐,你怎么来这儿啦,大家都急坏了,你知不知道?”少年握着雨竺的手,由于太过激动,雨竺的手一阵疼。

“干嘛呀!”四两拨千斤,悄无声息的挣脱了被钳制的手。

“木兰,还生气呢?”一个中年人蹙着眉头说。

什么什么?木兰,什么情况?叫我木兰?贺雨竺睁大眼睛看着这群人。

“木兰,走,赶紧回去。”中年人的声音透着威仪和不能拒绝。

“等等,各位,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吗?这是哪?您叫我什么?现在是什么年份?”雨竺一口气问了出来。刹时周围静了下来,一个牧羊人拿着烟嘴,伸手探脉,动作丝毫不拖泥带水。

“孩子摔下来,内息有些紊乱,头部耳后有一个大包,摔得不轻……极可能暂时失了记忆……”

啊?周围一阵议论声,中年男子眼睛里充满了怜惜,拉着雨竺的手,轻声说:“木兰,跟爹回家……”

“可是,我真的不是木兰,你们搞错了!”

“姐,你摸你耳后的红痣,你不记得了?”

红痣?他怎么知道我有红痣?难道……我的使命是花木兰?暗自想着,就结结巴巴地说:“我…我不记得了,可是......你们确定......我......是木兰吗?”

???“恩!”所有人异口同声的说。



最新历史小说: 刀尖上的舞者永恒裂变利刃出击地球战争2020猎艳三国王者荣耀之蛮荒崛起炎龙战兵极品妖孽特工三国之孙吴天下大明武备商店王者大陆之谎言问鼎天下三国之神级复活气运神朝北宋娱乐指南超级县太爷大晋匪王大宋铁血大咖黄家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