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窗花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玄境四国纪》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第三章

尹恋 2021-06-11 13:17:51
然被房门又关上门,倾依依高度警惕了一下,僵直了坐姿。  “你是灵族的,怎么来的圣华国?”诏穆径自走见状,认真地的上下打量着倾依依。  倾依依惊疑地盯着他,神色纠结了,“你身上有吾王的气息,但忽明忽灭,你是谁?”  “先提问我的问题。”  “你伤不了我。梁颐看着眼前的半张脸,没错是诸清叔叔的模样,“您,怎么会在这儿?”。...

玄境四国纪

推荐指数:10分

《玄境四国纪》在线阅读

  诸清叔叔?

  梁颐讶异的盯着眼前的男人,当年爹娘被砍头时,诸清一家也是被满门抄斩的,他怎么会出现在这?

  诸清是爹爹手下的爱将,也是爹爹一生的挚友,据说诸清叔叔无父无母,自小被爷爷收养,同爹爹一起学习带兵打仗,虽为武将但容貌俊秀,当年被誉为圣华国第一美男。

  梁颐看着眼前的半张脸,没错是诸清叔叔的模样,“您,怎么会在这儿?”

  诏穆借口去茅厕,跟阿多打了声招呼后离开了房门口。

  倾依依的房门突然被推开又关上,倾依依警惕了一下,僵直了坐姿。

  “你是灵族的,怎么来的圣华国?”诏穆径直走上前,认真的打量着倾依依。

  倾依依狐疑地盯着他,神色纠结,“你身上有吾王的气息,但忽明忽灭,你是谁?”

  “先回答我的问题。”

  “你伤不了我。”倾依依绕着诏穆走了一圈,“吾王的血可以致我于死地,可我闻的到,你的血不能,既然这样,我干嘛要回答你?”

  “你的身份一旦暴露,便会被驱逐出境,无容身之地。我不能伤你,可我能让你露原形。”

  倾依依犹豫了一下,“我是跟着天囚出来的。”

  “567年,魔兽天囚逃出九星国,你是跟着它出来的……”诏穆想起天囚在580年被收服,“天囚早已被收服,没想到还有你这个漏网之鱼。”

  倾依依皱了皱眉,“你属于人族,不是灵族的执法者,可你体内有灵气……莫非,你真的是吾王?”

  “不是。”诏穆顿了顿,“还有谁和你一起出来了?”

  “我不能告诉你。”倾依依推测了一番,见诏穆没什么威胁,自在的坐在了床上,“不管你是谁,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的身份比我的身份更让人生疑。”

  “我也是逃出来的。”诏穆见问不出什么,只好一本正经的编个故事,“我无意中看到一处结界破损,就趁机逃了出来。”

  “哦?”倾依依笑了笑,眼神却凌厉了起来,“你又不是灵族,结界对你有什么影响?”

  “我祖母是半灵,所以我的体内才会有灵气,我虽为人族,却也受结界限制。”

  倾依依眯了眯眼睛,对诏穆的话半信半疑,“既然如此,你逍遥自在过你的日子就好,找我干什么?”

  “我想回去了,可我找不到破损的地方了,想请你帮忙。”

  “帮不了。”倾依依立刻拒绝了诏穆,“都说了我是跟着天囚出来的,那块破损的结界早该被他们修复好了,我不知道哪里还有通道,再说了,我可不想陪你回去送死。你走吧,不送。”

  在另一间包厢,梁颐听着诸清讲六年前的事情经过,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当年,我们痛失了南越,楚天鹤上书告我们叛国,他说我们秘密沟通了敌国才会导致边城被攻破,燕久王传令让我们回圣都协助调查,正在作战的危急时刻,我们怎么可能赶回圣都,又打了一个月后,我们夺回了南越却失去了阳城,诏书再三下达,我们只好回去。却没想到,楚天鹤早已布好了局,就等着我们上钩。这朝臣,本当是公正严明,却一个个都受了楚天鹤恩惠,竟然超过半数同意处死我们。后来的事你也就知道了。”

  梁颐心里想着一向慈爱宠溺她的楚天鹤,她叫了他六年楚爹爹,竟会是她的杀父仇人?

  “梁颐,他不是救你。楚天鹤从来都对你娘念念不忘,所以才会记恨梁将军,所以才会害得我们落下叛国的罪名,所以……你不知道梁将军是怎么死的吧,活剥、喂猪……”说到最后几个字,诸清已是咬牙切齿,“我密谋了一场大火,侥幸逃了出来,虽然半张脸被烧毁,但幸好,还有命为梁将军、为受冤屈而死的将士们报仇!”

  梁颐听着,握着茶杯的手不自觉抖了抖,巨大的震惊使她整个人处于慌张的状态,诸清扶了扶梁颐的肩膀,“你的事情我是从杨大人那里知道的,杨大人说楚天鹤突然冒出个女儿十分奇怪,他彻查了那个妓女,发现根本没有那回事,我就知道,你一定是梁颐小丫头。”

  “当时在朝堂上,支持梁将军的只有寥寥几个大臣,史官杨献、文官唐之光……说到唐之光,没想到他现在和楚天鹤关系那么好,真是可笑。获救之后,我就去找了杨大人,是他一路扶持我走到了现在,你刚刚看到的我的徒弟,都是些小乞丐,杨大人说,他们是最好的眼线。如今,我也只能依靠他们了,那些与我出生入死的兄弟们全都命丧了黄泉!”

  从美人居出来后,梁颐故作镇定的和楚行云、唐习说说笑笑,回到了楚府却一个人待在房间里,抱膝坐在床上一言不发,丫鬟敲门也不理。

  绿竹见梁颐心神不宁,特意煮了壶安神养心的清茶端了进门,她担忧的走到梁颐床前,“小姐,你这是怎么了?我敲门也不应。”

  梁颐听见了声音,目光却没有看向绿竹,只是把头垂得更低了些。

  绿竹心疼的给梁颐盖上了被子,“小姐,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我让大夫来看看?”

  梁颐摇了摇头,绿竹急了,“你到底是怎么了,你、您再这样,我可不敢不用敬语了。您不是说视奴婢如亲姐妹,什么事都愿意跟奴婢说嘛,您不过去了一趟美人居,怎么回来就成这样了?”

  “绿竹,”梁颐抱住了绿竹的腰,着急的绿竹一下子安静了下来,“绿竹,你让我静静。”

  暮色渐渐降了下来,杨府内史官杨献正整理着书籍,一道黑色身影突然窜了进来,杨献转过身,黑衣人躲到角落里摘下了面罩,“杨大人,明日还得有劳您了。”

  杨献看了眼书里夹着的字条,心照不宣的笑了笑,“难得你亲自过来,不多坐会?我二女儿可是对你念念不忘。”

  “不了,明日自会相见。”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前记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