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窗花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九重地狱之幽冥使》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章 巧遇大师

第六章 巧遇大师

笔塚 2021-05-04
暮雪突然大叫一声,飞通常的跑向树林,我扭过头一瞅,果真密林里有几道黑影,蹿了几下看不见了。小美女身形非常矫健,在后边紧追不舍。  王刚怕暮雪出事,也端着枪跟了上来,并不大会儿,突然传来一声枪响,我一阵心急,撑地就得站起身,双手一软浑身使不出钱出力王刚怕暮雪出事,也端着枪跟了上去,不大会儿,突然传来一声枪响,我一阵着急,撑地就要起身,双手一软浑身使不出力气。姥姥的,早知道小时候就不和老爹叫板了,现在体内多一分冥气也好啊。。...

  暮雪突然大喊一声,飞一般的跑向树林,我转过头一瞅,果然密林里有一道黑影,蹿了几下不见了。小美女身形十分矫捷,在后边紧追不舍。

  王刚怕暮雪出事,也端着枪跟了上去,不大会儿,突然传来一声枪响,我一阵着急,撑地就要起身,双手一软浑身使不出力气。姥姥的,早知道小时候就不和老爹叫板了,现在体内多一分冥气也好啊。

  就在我懊恼之际,暮雪和王刚气喘吁吁从林中走了出来,脸色都有些阴暗。

  “没追上?”

  “兔崽子跑的太快,追丢了”王刚把我扶起来有些脸红的说道。

  “这林子太密,追不上很正常,看来他对这里很熟悉”我叹口气安慰道。

  暮雪在一边气呼呼的跺脚,也不说话。大伙儿累死累活的忙活了一夜,结果毛都没问着。想想这事儿是挺郁闷的,不过我这人就一个好处,心宽,万事莫强求,随缘就好。

  “不过也不是全无收获,这个女鬼可以确定就是那具尸体”王刚点了支烟,缓缓说道。

  姥姥的,你现在才确信是真的,敢情小太爷大半天的编故事呢。

  “下午看了尸检报告,死者叫张晓,是三贤大学的学生,生前遭受过性侵,肾脏被摘除,尸体高度腐烂,死亡时间至少有两个星期。”

  王刚没发现我的不高兴,又自顾自的说道。

  “可是三天前才接到的报案啊?”小美女这会儿也不生气了,凑上来,睁着好奇的大眼睛问道。

  “如果有鬼气侵蚀的话,尸体的确会腐烂的更快,这从刚才女鬼的说辞中也可以确认,只是人死后魂魄与肉身便会分离,女鬼为什么要携带尸身加速腐烂呢?”说道这我也觉得有些奇怪。

  就在我们苦思冥想的时候,侃爷哼哼唧唧的爬了起来。这货是张晓男朋友,又差点被灭口,肯定隐瞒了什么,所以不能轻易放他离去了。

  三人折腾了半宿,回去就跟死狗似的躺在办公室睡着了。

  这一觉直接睡到了第二天早上,肚子一阵咕咕乱叫,姥姥的,昨天光喝酒了,压根儿没怎么吃。王刚不见身影,估计去审讯侃爷了,叫醒小美女打算去吃点东西。

  “那个女鬼是不是你家亲戚啊,为什么见了你直接跪下了?”上菜期间暮雪等的无聊,就开口问道。

  “你家亲戚见了你就下跪啊”听到这话,我没好气的回答他。

  “你家亲戚,你家亲戚……”

  “停”,听到小美女开启了复读机模式,我连忙打断他。

  “那是我术法的外现,虽然生人看不到什么,但在鬼的眼里,就好像遇到地府大官一样,你想啊,古代的平头老百姓见了大官儿是不是就得下跪?”

  “那你岂不是死了很多年的老鬼?才能熬成大官”

  姥姥的,这丫头想象力也太丰富了吧,你见过爱吃小笼包的死鬼吗?不是,你见过晒太阳的死鬼吗?

  这时老板娘把碗端了上来,手一抖,全洒在了我的胳臂上。

  “老板娘,我们要的是小笼包,不是馄饨啊”

  姥姥的,我都快被烫死了,你居然关心上错菜了。这会儿也顾不上郁闷,急忙调动冥气,灼痛感随着阴凉的气息减轻了许多。

  “对不起,对不起……“老板娘低着头,有些不知所措。

  “没事,他皮厚,不用担心”小美女心眼儿挺好,看到老板娘都快哭出来了安慰道。姥姥的,怎么对我就那么凶呢。

  这时突然从里屋窜出来一道黑影,撞倒桌子,一碗滚烫的黑米粥直接倒在了我的腿上。

  姥姥的,你们到底要闹哪样,我有些欲哭无泪。

  眼看黑影就要跑出小店了,林暮雪像一道闪电追了出去,把黑影按倒在地,摁着双手,膝盖死死的顶着后背,这时我才看清楚原来是一个男孩,年纪不大,也就十来岁,脸色很苍白,两只猩红的眼珠子狠狠的瞪着我,显得特别的狰狞。这倒霉孩子应该是中邪了。

  这时小美女已经拿出了手铐,看来要把男孩当劫匪处置了。老板娘连忙拦着暮雪说道,这是她儿子,最近几天总是出来咬人,去庙里求了好多符都不管用,还好请了个大师今天来帮忙。

  听到这我不禁暗暗叹息,现在好多店里卖的符篆都是骗人的,就算画的没问题,也一定没有结煞,道家有云,符无煞不灵。不知道这个大师又有几斤几两?

  这时候暮雪冲我眨巴眨巴眼睛,我摇摇头示意他不要说话,小美女虽然很疑惑,但却没开口。

  我们帮忙把男孩绑到床上,趁着这机会,我细细打量着。屋子不大,去势坐北朝南,床摆在东南位,门上挂着的八卦镜看应该是开过光的无疑,可是为什么会招鬼呢?这事儿大有蹊跷!

  走出屋子,暮雪看看周围没人,悄悄的问。

  “你怎么不帮忙啊?”

  “冥术虽然也是正宗的驱鬼法术,但好多人都只认可茅山术,这种观念已经根深蒂固了。”我微微叹息道

  “而且我怀疑那个大师有问题,如果一会儿出事了我再出手”

  “这样啊,我怎么没觉着有问题?”夕瑶揉着发红的手腕,应该是和小崽子打斗留下了的。

  这时走进来一人,两颊干瘦,头发花白,穿着一身蓝色的中山装,戴副茶色眼镜,一顶鸭舌帽,和路边算命先生似的。极其普通,但我隐隐觉得这老头儿浑身冒邪气儿。

  老板娘跑过来把老头儿迎进里屋,我正想怎么找借口混进去好,老板娘突然慌张的跑出来,要我进去帮忙,原来孩子看到大师,居然挣脱绳子就要跑,两人居然摁他不住,出来喊我帮忙。

  我心想真是困了给枕头——正好。一进里屋就看到小男孩剧烈的挣扎,手腕栓着红绳,老头儿正颤颤巍巍的脱小孩鞋子,应该是要逼煞,让鬼从眉间灵窍出来。

  老头不住的颤抖,急的满头大汗,我双手死死抱着小崽子的脑袋,免得他咬人,一时也帮不上忙。暮雪跑过来把红绳套上,老头松了一口气,从包里拿出符咒,念念有词:

  “元始化生,五雷威神。开天辟地,降伏威星。斩妖诛怪,真灵护佑。得令,归来,急急如律令!”

  掐个剑诀,符篆呼的烧起,男孩一阵挣扎,老头拿出一个葫芦,只见一股青烟从男孩灵窍散出,被吸入葫芦,老头擦擦头上的汗水,赞许的看了我们一眼,接过红包转身就走了。

  老头刚出门,我就拉着小美女跟了出去,一路上,小美女几次想说话,我都示意她安静。绕过几条街,老头拐入一个院子,我围着院子走了几圈,也没发现有什么端倪,可是又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诡异。心想今儿算砸招牌了,一会儿小美女指不定怎么取笑我呢。

  虽说现在还是上午,但是夏天的太阳已经升的老高,暮雪热的香汗淋漓,扔下我跑到大树底下乘凉去了。

  院子挺残破,门前这棵大树倒是郁郁葱葱,生机盎然。不对,这种树叫顶心杉,主招天瘟不说,还会遮挡阳光。易经云:阴阳平衡万物得以生长。长此以往,阴气过甚,主人是要倒大霉的。这都是是风水常识,老头儿不可能不知道,并且周围也没有化解的法器。那只有一个解释,故意为之。

  想到这我一拍脑门,拉着小美女转身就走。虽然我现在很想进去看看这老狐狸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白天人多眼杂的,不是什么好时机。既然看出了端倪,还是先走为妙,免得打草惊蛇。

  “这老头儿有什么问题啊?”来的路上小美女憋了半天,这回总算开问了。

  “虽然老头驱邪时用的符篆没看清楚,但那个葫芦绝对不是凡物,收拾一个死鬼绰绰有余,却还要念咒施法,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你这人就是多疑,说不定那老头就是想多骗两个钱而已。”

  我摇摇头,心想没那么简单,老板娘救子心切,无论要多少钱都不会皱眉头的。并且老头的咒语好生奇怪,似乎是在呼唤女鬼。

  “哼,那你跟踪了半天不也没发现什么吗?”

  “谁说没发现的,不过不如晚上明显”

  “我怎么没看出来?”小美女十分不服的嘟着嘴。

  我心想你那么眼拙,看出来就奇了怪了,但是这话也不能说出口,就跟他解释道,这院子风水不好,住在里边的人绝对多病多灾。这老头怎么会搬来这里住?

  “你怎么知道老头是刚搬过来的,说不定人早就住这了”

  “这一带只知道南骗北敛,没听过还有这么个人物啊”

  “这两人我听说过,都是老前辈了,南骗堪舆,北敛驱鬼。北敛名叫周德坤,整个儿一老财迷。之前组长也去找过他,但是两人言语不合就被赶出来了。可是这南骗是谁啊,只知道他已经去世了……”

  暮雪说到这有些疑惑的问道。我连忙咳嗽两声遮掩过去,要是让这丫头知道我就是南骗的嫡传,会不会再给我加个小骗子的称呼?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特殊身份 第二章 撞鬼了 第三章 美女求放过 第四章 加入诡案组 第五章 出师未捷先出糗 第六章 巧遇大师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