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窗花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解冻人》在线阅读 > 正文 第6章 断头案(6)

第6章 断头案(6)

白奇 2021-05-03
周珊和魏源针对沈攀的说法和雏形准确判断又探讨了一番,不论这家伙的想法是否可以错误的,起码逻辑是正式成立和完满的,也是说占时是找不出他的漏洞。  那就这样,周珊和魏源也就来了兴致,两个人合作把这套一居室的小房子又捣鼓了一遍,沈攀却是笑容着坐在那被调整既然这样,周珊和魏源也就来了兴致,两个人合作把这套一居室的小房子又捣腾了一遍,沈攀却是微笑着坐在那被调整得仅仅三十厘米高的电脑椅上悠闲的抽着烟……在沈攀看来,屋子里绝对不可能留下有更明显的线索,椅子这件事不过是自己捡个漏罢了,这种美妙的事情哪里来的一而再哟。。...

解冻人

推荐指数:10分

《解冻人》在线阅读

  周珊和魏源针对沈攀的说法和初步判断又讨论了一番,无论这家伙的想法是否正确,至少逻辑是成立和圆满的,也就是说暂时是找不出他的漏洞。

  既然这样,周珊和魏源也就来了兴致,两个人合作把这套一居室的小房子又捣腾了一遍,沈攀却是微笑着坐在那被调整得仅仅三十厘米高的电脑椅上悠闲的抽着烟……在沈攀看来,屋子里绝对不可能留下有更明显的线索,椅子这件事不过是自己捡个漏罢了,这种美妙的事情哪里来的一而再哟。

  果然,耗时将近一个小时,周珊满头蜘蛛网的悻悻的走出卫生间,魏源身上稍微干净一点,他没像周珊那样恨不得把人家的马桶都翻过来看看是不是藏着有东西。

  “我打算回队里把那台电脑主机弄出来查一查,珊子,你电脑溜索,有没有兴趣一起呐?”沈攀看着周珊蓬头散发的模样,笑得前仰后合,惹得周珊好几次忍不住想要上前给这可恶的家伙一脚。

  “你什么意思,沈攀,见色忘友是吧?我难道没出力,凭什么要看到光明了就把我甩开,我告诉你,你别做白日梦了,我也要一起去。”魏源急了,他知道这家伙是在记恨刚才撬门的事,这能怪得了他吗?

  真要有人告到单位去,就凭他们在单位那可怜到极点的资历和人脉,必定是背锅的结局,而且这还真的是他们做出来的,哭都找不着地方。

  “好吧,好吧,那就一起去。”沈攀也就借着这个机会给魏源敲个警钟。还在学校的时候,魏源就因为外粗内细的性格,但凡要挨批的时候就溜得最快,那会儿都是学生,顶多去找教授认个错也就过去了。

  社会上、单位上就是两回事,沈攀没敢忘记李振铁的提点:不敢承担责任的那不叫男人。所以他得让自己的死党学着点,不要搞成老油条那种:见好事就上,有困难就缩,那是吃不开的,也很难得到同事们的认可。

  ………

  “你们真的不去吃点东西,不饿吗?”吉普降低速度慢慢的驶进市局的大门,沈攀偏头看了一眼肚子“咕咕”叫的周珊,问道。周珊不耐烦的白了他一眼,敲着仪表台吼着:“你说你一天到晚絮絮叨叨的像个老太婆,烦不烦呐。怎么以前没见你这样子,啊,以前你和魏源跑到网吧玩通宵的时候,老娘坐在旁边饿着肚子陪着你们,你那会儿怎么没好心请老娘去吃个饭什么的,恶心不是!”

  得,沈攀哑然失笑,也就不再多嘴。停好车,周珊两人跟着进了办公楼,两人态度不知不觉严肃了许多,脚下也放得很轻,让沈攀心里暗自发笑。

  其实他才初来报道的时候也是这样,任何一个派出所的民警,哪怕在街道上执勤的时候再大大咧咧的性子,进了刑侦大队的走廊都会不由自主的放慢脚步、压低嗓门,这里是真的有一种肃穆的氛围围绕着进来的每一个人。

  嗯,就好比医院的太平间,没见谁有兴趣去太平间跳个舞、唱个歌吧,任谁走进太平间说话的嗓音都会自觉的低上好几个节拍呢,也是同样的道理。

  推开大办公室的门,里面空空如也,队里出任务的两个小组都还没有回来。想了想,,沈攀把两人安排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端过来两杯水,又拉开抽屉找出一个饼干扔在桌子上:“珊子,吃点东西,没开玩笑的,别年纪轻轻弄出胃病。小源子,你随意了,我去给队长汇报一下,然后去搬电脑,证物室你们肯定是进不去的,就在这里等我。”

  李振铁也没在,沈攀迟疑了一下,想着的却还是在电话里李振铁的那几句话。跺了跺脚,他扭头进了楼梯间,既然队长不在,那就干脆等找出确实的消息再来汇报,免得被队长多问几句没就找不到说辞。

  也许是李振铁打了招呼,沈攀在证物室并没有被为难,这一次老王头甚至没让他再出示领导的批条就爽快的打开了证物室的大门。

  按说档案室和证物室应该是不同的人值班,只是具体到商山市局这边情况特殊,人手不够,每年几个面向社会公开招聘的名额都充实到了基层派出所,所以局里干脆就让老王头代管两边,不稍稍给些补助说实在的也比再招聘一个人来划算多了。

  证物室就不一样了,老王头亦步亦趋的跟着沈攀。沈攀还在奇怪,他一边认真的顺着标签的时间搜索,一边随口问道:“王叔,我没事,你看你的电视去,我一个人就行了,找到我就出来。”

  “你才是想得不要太美呐。”老王头被他这话逗乐了,抬手在他脑门上给了一巴掌,笑骂道:“证物室里必须最少两个人才能开门,规矩你都不懂吗?这里面收缴的枪支弹药、现金毒品应有尽有,你们小年轻还是少受点考验的好!”

  沈攀还真的是第一次进来证物室,他被老王头的话吓了一跳……枪支弹药、现金毒品难道不收捡起来,就这样光明正大的摆在这里,也不怕被人偷了吗?

  “你以为进来证物室会很轻松吗?年轻人,抬头看看吧,这里面的监控可以说是整个局里最严密的,就这样还得两个人一起相互监督,哪有那么轻易被偷的。”老王头笑得熏得焦黄的大门牙都露了出来,他拍着搁放证物的大铁架子:“不要想那么多了,再东张西望的小心政治部找你去喝茶,赶紧拿你的东西走人。”

  东西也不是那么好拿的,沈攀抱着电脑主机看着老王头细密的关上双重全封闭式防盗门,然后他还得签字,证物也要登记,不仅仅是笔录,还有电子版。总之,想要从这里面领东西出来,任何手续都是双重,并且有严格的归还时间限制,一旦超出时间,老王头就会立即上报政治部。

  市局的政治部等同于军队的内卫部的功能,方方面面的检查实际上非常严格,局里任何人招惹到他们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主机抱回办公室扔给周珊,术业有专攻,三个人里面,沈攀的逻辑能力是得到了警校多个教授级别专家的认可,周珊擅长电子技术流,魏源则是心思缜密,可惜就是胆子小了点。

  看着魏源凑到周珊身边忙前忙后的端水递工具,沈攀微微一笑,他清楚小源子的心思。还在警校的时候,魏源找他郑重的谈过,谈话的主题就是问沈攀是不是对周珊动了心思,沈攀自然是大笑着驳斥了这种荒谬的说法,他仅仅是把周珊当做一个好朋友看待。

  从那以后,魏源就展开了对周珊的迅猛攻势,遗憾的是一直到毕业走上工作岗位都没能取得丝毫耀眼的成就,可他仍旧乐此不疲切持之以恒,沈攀有时候看见都觉得牙酸。

  随意拖了一把椅子到窗户面前,沈攀双脚高高翘起在窗台上,闭上眼睛之前他头都不回的喊了一句话:“珊子,有事喊我,我眯一会,小源子,你还不如下去给珊子买个快餐,出大门右转就有好几家,黄焖鸡米饭味道挺不错的哦。”

  喊完,这家伙嘴角带着一丝笑意真的就在温暖的阳光中慢慢的睡着了。

  ………

  梦中,沈攀正抱着一条大腿狠劲的啃着,大腿的主人是个笼着轻纱看不清面目的美女,或者说沈攀自认为的美女。

  心情太激动一时没忍住,沈攀的口水禁不住流到了这条白嫩的大腿上,于是乎,大腿的主人恼火了,抬起来脚丫子就在他脸上盖了个章,沈攀大叫着睁开眼睛,旁边,周珊恶狠狠的声音训斥着:“流口水了,混蛋,赶紧起来。你倒睡得香,老娘忙得像条狗似的……”

  揉着腰,沈攀哀声连天的从地上爬起来,这一跤摔得够惨,周珊脚下可没留情,他在地上还打了一个滚。不过听到周珊话里的最后几个字,沈攀也就顾不上找那恶婆娘的麻烦了,他愤恨的瞪了在一旁看热闹的魏源,一步跳到了自己桌子跟前。

  “除了系统盘,其他几个盘都没东西,我尝试了恢复数据也没效果,估计是反复的格式化过。”说起电脑方面的技巧,周珊就头头是道,恶婆娘很有信心的指点着屏幕上一个打开的文件,说道:“这是从系统盘里面找出来的一个隐藏文件夹,嘿,把东西藏到系统盘里,很谨慎呐……”

  让周珊不解的是,这个所谓的隐藏极深的文件夹里其实就是几张照片,有自拍的,也有合影的,加起来不到十张照片。她把系统盘是折腾狠了,其他例如什么涉及到死者的音频、视频文件,或者说私密的合同、文字契约等东西都没有,更别说死者的立日记之类可以立即揭穿案件真相的东西,那是真的没有!

  “照片是不是放错了地方?”周珊疑惑的猜测着,沈攀摇摇头,电脑的主人不是傻瓜,再说了,电脑存储文件都涉及到一个剪切复制粘贴,谁吃饱了撑得慌把自己的照片藏到系统盘里去……有古怪!

  “在叫醒你之前,我和珊子把每一张照片都放大了仔细的研究过。”魏源双肘撑着桌面,近似贴着周珊因为忙碌而微红的面庞,说道:“照片的背景都是市里有名的景点。自拍的照片背景并没有外人出现在里面,合影的也是两三个和死者年龄差不多大小的女青年,她们几乎出现在每一张合影上,这就说明她们之间的关系是正常的,没有特殊之处。”

  “滚远点,满嘴的烟臭。”周珊瞪了魏源一眼,一把推开他。沈攀没吭声,一张接着一张照片点开,的确如同魏源所说,单纯从照片上是看不出古怪的。

  “这样吧,先调查一下合影照上其他的人的资料,试试看能不能找到一两个人当面谈谈,也许她们知道一点什么。”这是最好的办法了,前提是能够找到照片上的人,只是,沈攀始终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憋在心里,左思右想总找不到原因。

  “在忙什么,沈攀?”办公室的门被推开,陈倩面带倦容懒散的走了进来,她把拎包扔到桌面上,本想往旁边靠墙的一张旧沙发上躺下,却又发现办公室多了两个陌生人。于是,陈倩一边往沈攀那边走去,一边娇滴滴的喊道:“给我倒杯水嘛,沈攀弟弟,你姐我快累死了。嗯,这两位是你的朋友?”

  “我的姐啊,你好好说话行不行,这种声音全身起鸡皮疙瘩的。”沈攀苦笑一下,赶紧起身倒水去,陈倩一直很照顾他,虽然碍于大队的规定没敢带他出现场,但不时的会给他讲一讲案件的侦破过程,沈攀对此心里是满怀感激。

  倒着水,沈攀介绍了自己的两个死党,陈倩笑着和他们打过招呼,周珊和魏源当然不敢像沈攀那样大大咧咧的,连忙让开位置,陈倩也就看清了屏幕上打开的一张自拍照。

  “咦,这谁啊,沈攀,你女朋友?”陈倩撇撇嘴角,很有些哀叹:“这女孩长得不怎么样啊,沈攀,你这眼光不行嘛,要不姐给你重新介绍一个,保证前凸后翘,让你一看就忍不住要扑上去那种。”

  能够在刑侦大队担任一个小组的组长,压服手底下数条五大三粗的壮汉子,陈倩的荤言荤语冒出来足以吓死人,沈攀才来的时候被惊吓了好几次,现在才渐渐的适应。

  “咦,陈姐,你不认识吗?一个案子的死者,才一年多点,你见过的嘛。”沈攀把水杯递给陈倩,奇怪的问道。他是真的惊奇,刑警的记性不说比普通人好很多,但至少不会比普通人差。这毕竟是一年前的案子,按说陈倩就算记不得多清楚,也应该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才对。

  “怎么,我应该认识她吗?”陈倩端着杯子歪着头认真的看了几眼那张照片,然后有些茫然的回答道:“这谁呀,我真不认识,一点记忆都没有啊!”

  事情大条了,这是沈攀脑子里唯一的念头……

  周珊和魏源暂时处于懵懂状态,他们都还没有来得及看卷宗,也就不知道当时负责现场勘察的就是面前这位女刑警。两个人看看沈攀,看看陈倩,就没听懂这两人对话中内含的那个注定要震撼整个刑侦大队的秘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断头案(1) 第2章 断头案(2) 第3章 断头案(3) 第4章 断头案(4) 第5章 断头案(5) 第6章 断头案(6)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