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窗花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解冻人》在线阅读 > 正文 第3章 断头案(3)

第3章 断头案(3)

白奇 2021-05-03 11:43:10
试一试?沈攀波澜不惊的心脏一瞬间狂跳了好几下,这可是一个轻松上手的好机会啊!  可转眼间之间他又犹豫了,这怎么试啊,仅有文字和照片,都是队里的老刑警一再滤掉的,又也没现场可看……  “怎么着,没胆子递过来这个全新挑战吗?”李振铁似笑非笑的盯着沈攀,语气略事到临头肯定是没法子退缩的,而且队长摆明是要找他这个麻烦,沈攀心里埋怨着,但嘴上只能是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解冻人

推荐指数:10分

《解冻人》在线阅读

  试一试?沈攀平静的心脏瞬间狂跳了好几下,这可是一个上手的好机会啊!

  可转眼之间他又迟疑了,这怎么试啊,只有文字和照片,都是队里的老刑警再三过滤的,又没有现场可看……

  “怎么着,没胆子接过这个挑战吗?”李振铁似笑非笑的盯着沈攀,语气略微严厉了一些。对这个亲自挑选来充实队伍的年轻人,李振铁是抱有一定期望值的,虽然他从来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自己的想法,包括面前的小年轻。

  事到临头肯定是没法子退缩的,而且队长摆明是要找他这个麻烦,沈攀心里埋怨着,但嘴上只能是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陪着李振铁慢慢的下楼,两人闲聊着,沈攀抓紧时间问了几个问题得到的答案却都和卷宗上看来的差不多,他自然是不愿意吃个闷头亏,既然你让我上手总得给点优惠政策不是。

  眼睛看着楼梯,沈攀脑子转得飞快,是的,他想到了一个,不,两个问题需要咨询队长。

  “李队,为什么冷冻案使用的是结案陈词,这?”沈攀话到嘴边的“这不符合规则”几个字生生的吞咽了下去,刚才无意中已经打了队长的脸一次,人可不能在同一个坑里绊倒两次,那会让队长认为自己是个中二下场估计很凄惨。

  “哦,这个啊,国内没有专门针对冷冻案的一套法则,很多地方大多是随意的扔在档案室就得了,我们还算是做得有规矩的了。”李振铁的回答既让沈攀有些意外,转念想想却又在情理之中。

  没纠结这个话题,说实话沈攀也清楚这不是他一个菜鸟新人有资格过问的问题……没听到吗,规则,那至少要省厅级别才能制定的。沈攀嘴角扯了扯,转向了第二个疑问:“李队,我们每年有多少冷冻案呢?”

  “怎么,你还想着把所有的冷冻案清理一遍,呵呵,有志气!”李振铁转头看了看他,笑着调侃了一句,然后叹了口气,沉默了几秒钟才回答道:“我们队里还不算多,一年大概十来起吧。但这是没有计算下面县局和各个派出所冷冻的案件,他们的人员素质和技术力量比我们差一些,很多没涉及到人命的案件根本就没上报。”

  沈攀是菜鸟,他不懂这个数据的深层次含义,更不明白李振铁为什么会叹那么一口气。

  要说在整个警察系统有多大名声,李振铁也许还差了点。但要说在商山市乃至包括省厅,李振铁的“神探”名号真心不小,甚至在市里的某些灰色、黑色地带,止小儿夜啼李振铁三个字还是够用了。

  可就是如此威名显赫的一个神探,每年手里足足有十来个大案重案被冷冻,这是李振铁内心永远的痛。

  这就是李振铁从今年开始打算不断引进新生力量的主要原因之一:痛定思痛之后,李振铁认为,年轻人也许在技侦能力上差了点,经验欠缺一些,但年轻人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却是他们这种老家伙无法比拟的。

  说不定,眼前这个小年轻、菜鸟就会带给自己惊喜,不要多,一点点也就满足了。

  食堂在办公楼后方,不过办公楼有前后两扇门,不需要从出前门绕过去。两人步伐再慢眼看也到食堂了,李振铁站住脚,正色道:“我本来想着你再学习一段时间的,既然你今天自己遇到了那就是你的机会,努力吧,小伙子。”

  说完,李振铁掏出一串钥匙、几张二指宽的票据扔给他:“停车场自己去找,前几天扣下来的,别说我没给你支持。还有,真的有进展需要人手了来找我,我给你调派。”

  队长吃饭是在试探二楼小餐厅,警局算是半个军事化单位,等级是严密的,普通警察都在大厅,李振铁当然不可能邀请沈攀上二楼,他还没有表现出足够值得尊重的能力。

  这都不重要了,沈攀笑逐颜开的双手合十笼住钥匙,从入队的第一天他就在盼着这个,原以为还得好几年,没想到忽然之间心想事成了,哪里又不欢喜得蹦起老高呢!

  车,男人一辈子的终极玩具,在一些男人心中甚至超过老婆的地位。

  刑侦大队比起其他单位最大的好处也就在这里:因为工作原因,刑侦大队扣车、扣好车的几率相当大,罪犯的、嫌疑人的,特别是某些经济案件需要长时间取证的,更是一扣下来就是好些年。

  扣下来的车大家当然是不会客气,每人一台是必然的。这就是很多嫌疑人被释放之后领回自家的车之后经常发现公里数剧增,外壳某些地方有擦挂,不过那种时候被释放的嫌疑人心里本就是庆幸不已,也不会去计较太多罢了。

  这其实很正常,上面不可能按照人头拨款买车,而刑侦大队工作性质不一样,在一些重案、大案发生的时候,领导不会管是不是半夜凌晨,他需要的就是刑侦上的人手争分夺秒的赶到现场。

  因此,对于扣车自用的这种情况,无论是市局、省厅还是部里,都是属于一种默认的态度。

  二指宽的小票是定点加油的,沈攀早就打听过,组长每个月是一百升,普通队员每个月是五十升的油量,超过部分自己掏腰包。李振铁大方,一次丢给他了一百升的票,沈攀拿着票的手都有些哆嗦,这都是钱呐,他每个月才二千多点的工资吖。

  匆匆的扒了几口饭,沈攀的心思老早就飞到了停车场。钥匙的标致显示是一辆奥迪,奥迪哟,真正的高大上,就是不知道后面的数字是几,沈攀的眼里充满了跃跃欲试的激情。

  扔下还剩一半的托盘,他拿出了学校毕业体能考试的冲刺速度,进了停车场的大门沈攀第一件事就是频频的按动钥匙上开锁按键,唔,在最角落里啊,沈攀开心得两边嘴角已经恨不得裂开狂笑。

  每次看到队里出动的时候大家各自钻进自己的座驾,沈攀心里的那只小猫就拼命的挠着,他忍啊忍啊……终究是有心人天不负,这是沈攀脑子里唯一想得起的所谓半句诗词可以形容他此刻的心情。

  不过,这是个什么鬼东西呐……沈攀欲哭无泪的看着自己的宝车……这满身灰土、黑黢黢差点看不清本来颜色的老式北京二零二城市猎人吉普就是所谓的奥迪?沈攀都想仰天喷出一口血来,没对呀,我这明明是奥迪的钥匙嘛。

  把手里的车钥匙翻来覆去的又看了好几遍,沈攀认定是遥控芯片的问题。他不死心的绕着停车场走了好几圈,每一辆四个圈的车他都会凑到跟前死命的对着按动遥控,可是每一次回应的都是那停在角落里的那辆该死的吉普!

  半个小时之后,沈攀蹲在城中的一个洗车场晒台边,一只手举着橡胶水管,另一只手满脑袋乱抓。吉普车里实在是脏得坐不进去人,他几乎都是半蹲半坐才把这老古董弄到这里来,但车棚上掉落的蜘蛛网却都堆在了他头上,只得是借着洗车场的水龙冲刷一下。

  “老板,车洗完了……怎么是十块,说好了二十的,老板,你这车太脏了,有一年没洗过吧,呵呵。”卷起两张十元的钞票塞进水淋淋的衣兜,洗车工一边打趣着一边也蹲下来准备抽烟。

  虽然比平时的洗车费贵了一半,但沈攀再一次坐进来之后却发现这钱还真的值得。怪不得是奥迪的钥匙,车里很多地方都有改装的痕迹…….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把这车开回局里的,嗯,发动机很强劲,刚才没注意到,现在认真听一听就觉察出来了,沈攀终于满意了。

  老古董的回头率很高,沈攀自然是得意洋洋,年轻人嘛,谁不想着有机会就显摆显摆呢。

  现在去哪里,对沈攀来说这是一个不应该成为问题的问题。

  案发地的信息早已熟记在脑子里,可沈攀左右一寻思,不行,得先去东城派出所,然后再去案发地。反正案发地就摆在那里又不会搬走,一年多了,该折腾的早都折腾够了,不着急这点时间。

  主意打定,沈攀试探着用力轰了一脚油门,老吉普一声怒吼,咆哮着猛冲出去,吓得沈攀赶紧抬起脚缓缓地给油。

  洗车场其实就在东城区,吉普还没有热身就看到那竖立在路边偌大的蓝色标识牌,沈攀才一打转弯灯,就看到派出所里走出一男一女两个制服警察,他一下乐了,脚下又是死命轰油,“呜呜”,吉普呼啸着直冲那两人而去,吓得那两个警察一下跳出半米多远。

  “周珊,怎么着,你这是要和小源子约会去?哎哟,你这是存心要气死我吗,我可吃醋了啊。”沈攀笑眯眯的伸出个脑袋,神态贱得让人恨不能立即把这家伙拖下车扔到垃圾桶里面去。

  魏源和周珊都是沈攀警校的同班同学,两人毕业分配在东城区派出所,都是内勤。原本他们还很羡慕沈攀,自从有一次两人休假溜到刑侦大队去找那家伙时无意中听到陈倩和那家伙的谈心,真相自然大白。

  从那以后,沈攀就成了三人聚会时必定的取笑对象,沈攀今儿要先到这边,也是抱着炫耀加出气的想法。

  既然来炫耀那自然就要拉这二位上车了。沈攀先问过两人是昨晚值了夜班,现在可以提前下班,于是大大咧咧的招呼两人:“上来吧,咱们找个地方喝喝茶,哥待会儿还有大事要办。”

  这车让两人很惊讶,一路追问沈攀只是笑而不语,他还多想保持保持神秘感来着。

  三人找了一家茶楼,沈攀点了茶,扔给魏源一支烟。对于男人抽烟这个话题,周珊从进警校第一天就有了充分的认识,到现在不说习以为常,而是彻底麻木了。

  闲聊了一会儿,沈攀再一次认真仔细的回忆了和李振铁谈话的整个过程,队长并没有要求他保密。既然这样,也就没什么不可以对两个死党说的,他开口就语惊四座:“哥现在开始办案了,大案,羡慕吧!”

  听到他大致讲了经过,魏源和周珊面面相觑,这家伙运气真好!那真的是大案啊!

  “不行。”小巧玲珑婀娜有致的周珊一拍桌子,冲着沈攀怒吼道:“我们反正没事,你必须带上我们,不然我们和你绝交。”

  说来也挺有意思,魏源牛高马大虎背熊腰的却偏偏被周珊吃得住,周珊一说不行,魏源义无反顾的顶上去:“是啊,我们也可以给你帮帮忙的,你一不能一个人吃独食,反正我们下午都放假了哦。”

  下意识的,沈攀想要拒绝,可转念一想还真是两人说的这个理。他也是胆子大的,李振铁又批准他做尝试,也没说还给他指派一个领导,那不就意味着凡事他都可以做决定?

  摸着下巴想了想,沈攀觉得还行,走一步看一步嘛,都是个冷冻案了,其他人也不会有兴趣干涉,也就他这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敢蒙着脑袋往前冲。

  “可以是可以,但你们必须听我指挥,不然我就把你们赶回家去。”答应归答应,条件还是要提,沈攀也想品尝品尝组长的滋味。

  魏源看了看周珊,周珊眨了眨一只眼睛,两人答应下来。都是年轻人,更别说等着的还是一件大家都期盼已久的独立侦破一起重大刑事案件这种让人兴奋的大事情,那茶还有什么好喝的呢?

  于是乎,三人起身匆匆离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断头案(1) 第2章 断头案(2) 第3章 断头案(3) 第4章 断头案(4) 第5章 断头案(5) 第6章 断头案(6)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