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窗花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隋吏》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蛇有蛇道,鼠有鼠路 (求收藏拉o(╥﹏╥)o)

第三章 蛇有蛇道,鼠有鼠路 (求收藏拉o(╥﹏╥)o)

独居者 2021-04-08 12:34:50
三教下九流皆相同 简言之的下下九流则是指:师爷,衙差,升秤(秤手),媒婆,走卒,时妖(拐卖,巫婆),盗,窃,娼。 攻城的小吏得算下下九流一类的人物,陈旻就是深喑此道中人。 五年时间广广撒网,貌似攒下不少的人缘。 “去...

隋吏

推荐指数:10分

《隋吏》在线阅读

三教九流皆不同

所谓的下九流则是指:师爷,衙差,升秤(秤手),媒婆,走卒,时妖(拐骗,巫婆),盗,窃,娼。

守城的小吏得算是下九流一类的人物,陈旻便是深谙此道中人。

三年时间广撒网,倒是攒下不少的人缘。

“去东街头作甚?”

(⊙o⊙)…???

陈旻就冷眼看着王烁,这位前任的班头,忽然觉得他被屈突盖这老贼给干掉是正常的,想到屈老贼,陈旻就忍不住想要在他脸上狠狠的来一个he...tui!

吐他一脸!

还青天,这样坑人的青天,动人不动就把人拉去顶罪的青天,陈旻算是开了眼界。

“小子,你这是什么眼神。”

“没了,你开心就好。”

陈旻瞥了瞥眼,懒的和这种人争论,不过当时屈老贼的眼神,让陈旻觉得屈老贼并不是在开玩笑,一旦未曾找到东西,恐怕那老贼真的会要他的命。

“王捕头,以后啊,千万不要乱答应人,会死人的。”

陈旻一想到这厮在屈突盖面前立下军令状五日内定然找到越国公丢失的东西,听得陈旻眼皮直跳,这么蠢的话这厮也讲的出来,这下子倒好了,把他给连累了,昨天好不容易把他老爹给忽悠过去了,要是被这厮连累着小命都没了,就真的可怜了。

时不待我啊!

时间只有五天了。

“哼!你懂得什么!”

傲娇的王烁别过脸不敢让陈旻看见他窘迫的神色。

当时不是听到可以将功折罪,然后又听到可以官复原职,高兴的他立即下了军令状,等回过神后却是后悔不矣,不过这年头已经吹出去的牛逼,就没收回来的可能。

“走了去东街口。”

东街口乃是各色人物汇聚的地方,里面各色各样的人都有。

三教九流,基本下九流中人都在里面居住着,到各自的时间立即分散开,去做他们该做的事情。

制刀别在腰间,王烁拉了拉腰带,大步流星的紧随着陈旻的身后,这厮傲娇归傲娇了点,屈突盖的话这厮倒是记得清楚,谨慎的跟随在陈旻的身后,时刻注意的周围,护佑着陈旻的安全。

东街口的入口处,二人正在闲着无聊数着虱子的污头垢面的乞丐见到来者,不约而同的吹了口哨,不过见清楚来人后,涌聚上来的人又立刻散去。

“呦,陈哥儿今日怎么不在城门口,倒是有兴趣来我这地?”

“乞丐张,我要见胭脂赵,他人在那里。”

“怎么的?惹事了?”

瞥了一眼陈旻身后的王烁,张乞丐混迹在长安城内,自然跟王烁这班头打过交道,对于王烁,张乞丐可没有好脸色。

要是在其他地方,兴许张乞丐会给他三分薄面,但这里是东街口!

“惹事了,要命的事。”

不多说,张乞丐倒是诧异深深的看了陈旻一眼,倒是没多说什么,立即带陈旻前往胭脂赵居住地,不过王烁就被人拦在了入口处。

“王班头你就别惹事,在这里等着。”

见王烁欲要拔刀,陈旻立即制止,当即说了两句,便不理会王烁,随着乞丐张进入东街口,这块长安城内最见不得光的地方。

“放心,陈哥儿不会有事,谁出事都不会让他出事。”

另外一乞丐见王烁着急的样子,开口安慰道。

也不管王烁怎么想,这乞丐恰巧也姓张,外头好事的人,给他们二人取了个外号-二张王,他们二人便是令这长安城中的乞丐的头。

只见这乞丐张悠悠哉哉念叨着,就跟多年老朋友一般聊着:“东街口这个地方的人,多少都受了陈哥儿的恩惠,就拿街尾李寡妇来讲,两年前丈夫死在沙场上,还是陈哥儿出的安家费,才让李大哥入土为安,还有街头的老陈头一家老小基本都死了,就剩下他跟那十岁的孙儿,去年他孙儿要不是陈哥儿恐怕就要被人打死在城郊外.......”

一件件小事念叨着,王烁腰间的刀不知觉中入了鞘,一时间听着却是入了魂。

“胭脂赵赶紧给小爷出来,把你这边的胭脂全部给小爷拿上来!”

“呦!稀客啊!”

见乞丐张领着陈旻来到家门口,人还未见,声先到同时到的还有那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香味飘了出来。

不过推开门的人见门外的人神色凝重,便不再调侃,也不问其他,立即领着陈旻入了屋。

“稍等片刻。”

既然陈旻要他所有的胭脂水粉,他便拿出来。

杂乱无章的桌子,被乞丐张在最快的时间内收拾的干干净净的,不一会儿,胭脂赵这个满身脂粉味的男子抱着瓶瓶罐罐放在陈旻面前。

“陈哥儿,这边便是市面上有的胭脂水粉,还有市面没有的,这里也有。”

举手投足间,胭脂赵却是媚态十足,在胭脂赵旁边的乞丐张瞬间觉得浑身不得劲,下意识的挪步。

这家伙越显得邪乎了!

今后看来要告诉弟兄们要离这家伙远点,不然啥时候着到的都不知道。

乞丐张在心底暗暗的念叨着,并且把这事记在了心上。

“不是这个...”

“也不是这个...”

“这也不是...”

“不是.....”

“.......”

一瓶瓶胭脂被打开,陈旻打开闻着,努力寻找着和记忆中的那种香味合上,眉头紧锁,无一线索。

“等等....”

陈旻忽然睁开眼睛,盯着手中粉红的罐子,罐子里面上的脂粉味很像,放在鼻尖口轻闻,陈旻紧锁着眉头慢慢的松开,这胭脂算是被他找到,看来屈老贼交代的事很快就能完成。

“胭脂赵这种胭脂,在长安城中可有人用?”

胭脂赵上前一闻,轻挑眉眉宇间三分魅惑,七分媚态,一时间陈旻都觉得是不是自己有点不正常了,赶紧偷偷的掐了一下大腿回过神后,看见似笑非笑的胭脂赵正看着他。

“咳咳咳~~~”

、轻咳数声,陈旻讪讪道:“赶紧说小爷的命保不齐就要落在这个上面。”

闻言,胭脂赵不在戏弄陈旻,当即手捏兰花指指着陈旻的额头:“陈哥儿你可不知,按照你的话,今年最流行的就是这款胭脂,长安城内小到待字闺中的女子,大到烟柳之地的女子都喜欢这款。”

瞬间,陈旻愣在那里,线索特喵的又断了,而且这里的脂粉味太重,冲的他脑袋发晕。

“走了。”

乞丐张一听如释重负,立即带着陈旻离开这里,他生怕自己把持不住,胭脂赵这家伙太妖了,这妖是妖孽的妖。

“陈哥儿常来哦!”

刚每走多远,胭脂赵的方向传来的声音,瞬间让陈旻跌倒在地,幸亏乞丐张搀扶着他,不然可是出了洋相了,这一幕落在胭脂赵的眼里,发出清脆如铃咯咯咯的笑声。

“邪乎...”

“真特娘的邪乎!”

...................................

一路上晕乎乎的,在王烁的陪同下回到家中后,还未等陈焕皱着眉头询问什么,陈旻便到头就睡,睡到子时起来时,便见到陈焕点着煤油灯坐在他的床头,一脸担忧的看着他。

“爹你这是怎么了?”

“秋溟,你长大了,去那些地方为父不会多说,但你未成家,需节制!”

陈焕的话让陈旻额头上黑线浮现,忽然,陈旻动着鼻子,鼻子微微抽动,落在自己的袖子上时,忽然想到了,眼眸中一道精光闪过:“原来如此,我的倒是漏了这点!”

随即,在陈焕疑惑中,陈旻的肚子咕噜噜的叫动了起来,陈旻眼巴巴的望着老爹,摸着肚皮:“爹,我饿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守门小吏 第二章 找不到脑袋就要搬家? 第三章 蛇有蛇道,鼠有鼠路 (求收藏拉o(╥﹏╥)o) 第四章 迷雾重重 第五章 带发修行的和尚 上 第六章 带发修行的和尚 下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