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窗花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剑遂白日落》在线阅读 > 正文 003 再遇焦明娇

003 再遇焦明娇

圆剑 2021-02-23 13:15:02
很陌生人。  王剑此时此刻最求的再也没有也不是三餐温饱,不是化神飞升仙界的不朽传说。与焦明娇了是两个世界的人,他迟疑了出来,不明白救但是不救。  “哐当……”  看店的两个男子,非常机敏在焦明娇抵达之后,飞快地拉下了商场的闸门,将她拒之门外。  “救急远处,一阵急速荒乱的脚步响起,向着药店的方向过来。王剑皱了皱眉,但是并没张开眼睛。。...

剑遂白日落

推荐指数:10分

《剑遂白日落》在线阅读

  大概是凌晨两点多的时候,店内只有两名员工没有下班,店内灯光也暗了许多。

  远处,一阵急速荒乱的脚步响起,向着药店的方向过来。王剑皱了皱眉,但是并没张开眼睛。

  很快,一个苗条高挑的身影出现在远处,后面还有三个男子追赶着。这是一个穿着修身开叉长裙,瓜子脸波浪长发,长得沉鱼落雁的性感女子。

  焦明娇?三年不见,居然这么艳丽成熟了!王剑想不到在这里遇到前度,不过往事如烟他的心十分平静,好像她只是一个陌生人。

  王剑此刻追求的再也不是三餐温饱,而是化神飞升的不朽传说。与焦明娇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他犹豫了起来,不知道救还是不救。

  “哐当……”

  看店的两个男子,十分机警在焦明娇到达之前,飞快地拉下了商场的闸门,将她拒之门外。

  “救命!救救我啊……”

  最后一丝希望扑灭了,赤着脚的焦明娇,早已干涸的眼泪再次涌现,扯着嗓门带着哭音大喊,并把门拍得隆隆作响。

  身后脚步声越来越近,焦明娇贴着大门滑落,干脆坐在了地上。疲惫不堪的她,已经认命不逃了,脸上不带一丝血色,卷缩着瑟瑟发抖死命抓住衣服。

  两个男子人手一支散弹枪,透过玻璃门警惕地盯着,慢慢走来的三个男子,偶尔掠过焦明娇的眼神,只有漠然和无尽的冰冷,找不到一丝同情。

  阴武纪,法律形同虚设,奸杀案随时随地发生,人们已经麻痹漠视。铁一般的事实证明,想长命就要做到,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至少不能盲目伸出援手,特别是别管阴武者的闲事。

  她的白色长裙上湿湿黏黏的,妆容也已经化掉,双眼位置墨黑比黑眼圈难看多了。不过此刻哭得梨花带雨,成熟妩媚中带着一丝可怜,更吸引人了。

  王剑记得,以前在学校的时候,焦明娇还没有这么漂亮,两人经常在校园出双入对。虽然她那时候还是一个青涩的苹果,但是两人一直很甜蜜幸福。

  后来焦明娇越来越漂亮,成为了一个鲜红欲滴的熟苹果,谁都恨不得尝一口,吸引不少狂蜂浪蝶,王剑与其吵过几次架,最终焦明娇投进了一个负二代怀抱,第二段恋情依然没有结果。

  有些缘分总是斩不断,冥冥中自有定数,难断难了教人爱恨滔滔。

  “哈哈!早就告诉你没人会救你,乖乖地陪哥们爽一会,可能我们还留你一命!”

  三人中,一个胖子,其余两人身材中等,相貌平平十分大众化。说话的是个胖子,一边说一边搓手,语气轻佻嘴角还有一丝晶亮。

  三人身上阴力波动十分微弱,和自己没差多少,应该都是一级的阴武者。虽然自己不是一个普通的阴武者,而是一个有神识的阴武者,三人应该不是对手。

  正想要站起来把三个烦人的苍蝇打发掉,王剑又有了新发现。正有两个阴武者朝这里赶过来,好像是冲着焦明娇来的,就不知道是救兵还是什么人。是救兵自然不需要他管,如果是和胖子三人一伙的,那就难办了。

  因为正赶来的,其中一个是二级阴武者,单二级阴武者王剑就没有把握取胜。

  原本就已经犹豫不决,这刻更加迟疑了。常年在荒野狩猎,先死的都是冲动鲁莽之人死,这是铁一般的事实与血的教训。

  胖子说完,在王剑身边经过的时候,“咔咻”一声一口痰从口中飞出,吐在王他的面前。看也不看一眼王剑,胖子步履轻快飘飘然,继续色眯眯地注视着焦明娇。

  “站住!回来给我舔干净。”

  王剑腾地站起来,怒发冲冠地瞪着胖子,指着脚边的口痰道。说完后,王剑一惊,以前自己脾气没有这么暴躁冲动的,难道是受到石邪的影响?不过此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很快就把注意力拉回胖子的身上。

  胖子乍闻身体轻微颤了一下,回过头来眼神闪烁了一下,随后鼻子在空中嗅了嗅,露出一脸厌恶,“咔咻”又吐了一口,一脸玩味嘲弄地看王剑,连话也不愿说一句。

  王剑知道胖子一定是把自己,当做货真价实的乞丐了。他也不多想多废话,上前就是弓步冲拳。朴实无华简单直接的冲拳,犹如一个活塞,连空气顿时都颤抖了一下。

  胖子完全没有堤防到乞丐敢出手,等意识到危险的时候,胸膛已经感到了痛楚,并感到拳头处喷薄出一股力量,在身体里肆虐着。

  一股鲜血,如喷泉洒水,纷纷扬扬飘散空中。

  一脸玩味的胖子坐在地上,含着鲜血的腮帮子胀鼓鼓的,眼睛滚圆地看着王剑。胖子一手捂着胸膛,一手指着王剑想要说什么,可是愣是没能嘣出一个字来。

  “把它舔干净,否则今日就是你的死期。”王剑冷冷地看着胖子,机械式的声音没有带一丝感情,没人怀疑这是玩笑。

  天上掉下了个救星,焦明娇重新焕发出朝气,慌乱地提着裙角闪到了王剑身后。站在眼前的男子,脊椎如笔杆挺直,背影虽然有点消瘦,却比巨人健壮威武,比插天峰伟岸壮阔。

  有什么能比在遇溺时,遇到一个救生圈更令人感动更有安全感的?神秘男子如梦如幻,焦明娇有瞬间的失神,如果不是处境不允许,她会毫不犹豫,扑进这个陌生像王子的男子怀抱。

  王剑知道胖子废了,生机正在慢慢消逝,但是他另外两个同伙,用行动证明了并不是鼠辈,两人对视一眼立马就左右向王剑夹攻过来了。

  两人箭步炮拳,有点像形意拳。两人拳势舒展,稳健扎实,每拳都虎虎生风,基本功十分扎实,一般人还真难在两人夹攻下讨得好处。

  王剑修炼过两门功夫,谭腿和六合拳。谭腿是自小就修炼,六合拳也在初中时期就修炼了,可能在普通人眼里是难得的高手,不过他知道自己的拳,一直有形无神中看不中用。在阴武者眼里也只是绣花拳,招式扎实却没有威力可言。

  没有人明白王剑,多年如一日坚持,付出无数血汗得不到回报,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情。没有一天不想象自己某天修炼出阴力,使用出谭腿和六合拳的情景,今天他终于如愿了。

  武者讲究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料敌先机,后发先至。此刻对王剑来说,一点难度也没有,神识覆盖范围内,任何动静都了如指掌,甚至两人进攻路线都有一个模糊概念。

  刚劲有力舒展大方,刚柔相兼的六合拳,配合气势连贯进退顺畅,工整刚猛的谭腿,再加上神识辅助。虽然两人表面看攻势像大浪淘沙,如惊涛骇浪猛烈,但是王剑如一条小鱼,随浪飘摇进退,游刃有余如鱼得水。

  此刻事实证明,皇天还是不负有心人的。一瞬间,多年来压抑几近崩溃的信心,就像一盏油灯上快要熄灭的小火苗,终于变成了滔天烈焰。

  王剑越打越勇猛,战意越来越高昂,仿佛一台永远不会力竭的大功率发动机。其实他是可以迅速结束掉战斗,但是难得遇到两个免费沙包,他有点得意忘形了,就连正在赶来的两人有可能是敌人的威胁都忘记了。

  反之,相貌平平的两个男子,眉头紧蹙脸色潮红,眼睛也不敢眨一下,越打越心惊,很想就这样扔下胖子,逃离此处。但是王剑拳势连绵不绝、连贯凶猛,根本就找不到机会离开。两人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个坑脏得不得了的乞丐,怎么会这么厉害。

  远处出现两个朦胧身影,一眨眼间就变得真切,这种速度只有阴武者能达到。

  王剑撇了一眼正奔来的身影,跟前三人的滴溜溜乱转的眼神,也没有逃过他的神识,就知道来者至少不是对方的援手。不过,他不容一丝危险因素出现,还是决定马上解决掉两人。

  弓步沉腰一个铁扇封门,时机把握得刚刚好,把两人的夹攻封死。

  在两人收招时,王剑果断跨步反击了。一招弓步双龙直炮分攻两人。他的拳头如铁锤,肩劲与腰力一致,一静一动之间十分协调,已经具备了一丝大师雏形。

  “蹬、蹬、蹬……”

  两人虽然挡住了王剑的拳头,但是两人皆被震退了三步。难以想象王剑高瘦显得有点单薄的身躯,居然蕴藏着这样的爆发力。

  王剑身影毫不停顿,犹如一匹脱缰野马,高高跃起提膝来了一招奔马飞山,攻向右侧的男子。

  身影还没有稳住之际,眼睛一花王剑就已经到了跟前,根本就来不及反应,男子瞳孔瞬间放大,面如死灰。

  一声沉闷的巨响后,被膝盖正面击中脸部的男子,立刻脸朝天大字形仰倒在地。满脸鲜血已经找不到鼻梁,整张脸就像一朵烂花,只有微微起伏的胸膛证明,这人还活着只是被震晕了。

  一招得势,身形未落地之际,另一男子的铁拳,却已经由左侧靠后的位置临身。

  如果是普通人的话,很可能会被偷袭成功,但是王剑是什么人,是拥有神识的人,岂是这么容易被偷袭的。

  王剑背后好像长了眼睛一样,不需要扭头一个抱山护月,就已经挡住了拳头,并轻顺势借力离开对方攻击范围。

  叉手压一下掌扭几下头,王剑嘴角挂上了一丝笑意,脚猛然一蹬就飞身而上,不给对方一丝喘息的机会。

  对方两人时,都不是王剑对手,此时孤掌更是难鸣。不出三招,就被王剑再次找到一丝缝隙,一招脚踢华山,对方胸骨就被踢得碎成不知几段了,躺在地上打滚呻吟了。

  随着战斗的结束,胖子汗如雨下眼睛四处乱瞄,并慢慢地向后移动,想要偷偷溜走。

  两个阴武者到了,一个是年轻人,一个是中年人,满脸焦急地奔向焦明娇。

  王剑撇了两人一眼就不再管,施施然来到胖子跟前,一句话也没有说,看着知道溜不掉的胖子,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求饶。

  “不舔就应该有死的觉悟。”王剑说完,飞快地一脚把胖子脖子踢断。当然,另外两个男子,也是一样的下场,很快也死在了他的脚下。

  这个弱肉强食的时代,每天死在荒野或失踪的人口不计其数,在城市里死几个人,警察是不会着紧的,可以说法律已经形同虚设。谁没杀过个把人?如果真追究,估计有一半人要坐牢枪毙。

  此刻夜深人静,没有街灯到处黑漆漆,只有一丝朦朦胧胧的月光,就只有商场这里有点灯光,大概也正是因为这样,才把焦明娇吸引过来。

  为了没有后顾之忧,所以王剑砍草除根。手段是有点狠辣残忍,但是这几人都不知道害了多少少女,双手染了多少鲜血。王剑只当自己是在为民除害,不是是草菅人命,难保几人以后得势,不会找自己麻烦。

  “你好!谢谢你救了我,剩下的事让他们两个处理吧!不知恩人叫什么名字?”

  与赶来的两人聊了几句后,焦明娇就来到王剑跟前,说话很客气大方得体。

  “王剑!”大丈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王剑深深地看了焦明娇一眼说道,接着不等她说话,转身就向夜幕里走去。

  “王剑?啊……”

  焦明娇吃惊地掩住嘴唇,一些已经被尘封的记忆,刹那就被重新翻出来,脸色开始有点不自然。

  王剑的脸不但很脏,根本和乞丐没什么两样,这两年经常在荒野出没,黑了也健壮了,焦明娇一下子没有认出来没什么稀奇。

  “你终于成为了阴武者,我们有三年没见了吧?你怎么坐在超市门口?”焦明娇快步追上王剑,与之并排走着,幽幽地道。王剑明白焦明娇的意思,怕他难受所以没有直接问,为什么沦落成为乞丐。

  “钱包手机掉在荒野了,走到这里又累又饿,就在这里休息一会。”王剑目不斜视地向前走着,淡淡地答道。

  一路无话。王剑很清楚,焦明娇嘴巴张了又合,这个动作好几次了。然而,他实在没有交谈的兴趣,只想尽快回家洗澡吃个泡面。焦明娇发生了什么事,那两个又是什么人,一点也不想知道。

  “你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家,我的车就在前面不远。”焦明娇说完,不管王剑同不同意,加快了两步在前面带路。

  这里离家还有一段距离,有免费车坐,王剑只顿了一下,就默然跟了上去。

  走了大概五分钟,远远的王剑就看到,一辆红色宝马X6与一辆黑色奥迪A6停在路边。两辆车有点碰撞,但都不是很严重。

  焦明娇拉开X6的车门先坐了上去,接着就取出几千块钱递给王剑:“你钱夹掉了银行卡肯定也掉了,身上一定没有钱了吧?挂失补办银行卡需要不少时间,这些钱你先拿去用。对了,你不打算给我留个电话吗?”

  最近刚还完助学贷款,卡里根本就没有钱,没钱的确很不方便,王剑也不矫情很快收下了:“手机也掉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001 山坳里的战斗 002 诡异石剑扬威 003 再遇焦明娇 004 九彩灵旋 005 出售阵图 006 包无忧偷袭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