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窗花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剑遂白日落》在线阅读 > 正文 002 诡异石剑扬威

002 诡异石剑扬威

圆剑 2021-02-23
时候,衣着光鲜亮丽的胖子同学,在自己饭菜里随地吐痰,还被揍了一顿。胖子不当心自己摔倒手腕关节脱臼,却母亲带着自己诚恳道歉和赔了。  68年,高中时期去学习成绩年级第一的自己,和伊红果好上后,其母亲拿着一千万支票,砸在脑门上的,叫自己切记再纠缠不休红果,红果不阴武纪55年,5岁的时候,各个小孩嘴里喊着野种,追在身后不停扔石头的景象。。...

剑遂白日落

推荐指数:10分

《剑遂白日落》在线阅读

  都说,人死如灯灭,人的一生就如一部电影,结束时怎么少得了回顾精华剧情……

  王剑的知觉意识正慢慢离去,胸膛巨大狰狞的伤口也不那么痛了。战斗已经落下帷幕他一点也不知道,而以前的经历一幕幕,不可自主地浮现在脑海……

  阴武纪55年,5岁的时候,各个小孩嘴里喊着野种,追在身后不停扔石头的景象。

  阴武纪58年,8岁的时候,母亲惨遭王家毁容,被逼离开深盐市,背井离乡来到黑炎市。

  阴武纪59年,9岁的时候,衣着光鲜的胖子同学,在自己饭菜里吐痰,还被揍了一顿。胖子不小心自己跌倒手腕脱臼,却是母亲带着自己道歉和赔钱。

  67年,高中时期学习成绩年级第一的自己,和伊红果好上后,其母亲拿着一千万支票,砸在脑门上的,叫自己不要再纠缠红果,红果不是自己高攀得起的景象。

  68年,在龙鸣大学读大二时,和大三的焦明娇好上,一年不到又投进了有钱人的怀抱,第二段恋情依然黯然收场的景象…

  69年,母亲一人干三份工作,猝死家中,唯一的亲人担忧痛苦离开的景象。

  71年,24岁,战死在这里,成为黑蚁腹中物……

  这就是我吗?只有痛苦自卑,为什么我就不能拥有一丝快乐幸福?老天你待我真不薄啊!

  王剑心在呐喊,拳头紧握指骨啪啪作响,不甘与不屈交织,悔疚与压抑纠缠着。他恨这个世界的残酷,恨自己没有能力,更诅咒老天的不公。

  很突兀,一股滔天恨意从王剑的身体里,犹如实质透体而出,慢慢形成了一股黑色的火焰,而王剑的神智意识,好像被火焰吞噬了一般,慢慢被磨灭了……

  这个时候,一柄古朴的石剑,从刚刚死去的黑蚁嘴巴里退出,赫然正是刚刚被王剑抓住送进去的东西。好像被惊醒了一样,泛起一道亮光,颤抖着飞临王剑头顶,直愣愣地悬在王剑头顶上方十米处,不停地自转着。

  石剑,剑体到处都是缺口和裂缝,像随时都会崩碎一样,伤痕累累。剑体像一整块黑色石头打造而成,剑尖宽薄而锋利,剑刃只有三分一开锋,越往下越窄越钝。剑身上布满玄奥繁杂的炫纹,带着远古沉重的气息,古朴而大气……

  石剑的动作,引起了黑蚁的注意,接着发现了躺在石剑下面的王剑,它们纷纷吱吱大叫,毫不畏惧兴奋地飞扑过来。

  “吱吱……”

  一个黑蚁,身手十分矫健迅速,很快就来到王剑身畔,前肢挥动张口就要把王剑吞下。

  “铮……”

  这个时候,剑体一颤泛起了一丝光亮,同时一声争鸣响起,一圈涟漪般的能量慢慢荡漾开去。能量磅礴而凌厉,带着沧桑与巍峨,令人喘不过气。

  如果说刚刚的石剑,像一个死气沉沉的迟暮老人,那么此刻的石剑,就像一个顶天立地,威严凌天的君王,或者大气磅礴重逾万钧的擎天高山。

  随着涟漪的扩散,周围的草木都像迎接绝世君王,弯贴匍匐在地,无法反抗不敢对视,唯独是黑焰反而被拔高了不少。

  感觉像有一座巨山压下,黑蚁四腿都慢慢地陷进了泥里,举起的前肢也迅速放下,踏在一块石头上,好支持身体的重量。

  “铮……”

  又是一圈涟漪荡开,而且亮光越来越亮了,石剑周围彩光交织缭绕,似一柄传说中的诛神仙兵。

  随着争鸣声,压力越来越大了,黑蚁顿时由兴奋变成了恐惧,一丝血液从嘴角溢出,脚下石块啪的一声,被踩得崩裂飞溅开来,它再也支持不住晕死过去。

  别处的黑蚁也没有例外,一个又一个黑蚁,开始晕厥过去,短短几分钟内,山坳里的黑蚁,整个身躯都被压得,陷进了土里,密密麻麻一片,再也一动也不能动。

  王剑周围缭绕的火焰越来越大,火舌吞吐不定,都快触及上空的石剑了。火苗附近没有任何光亮,随着火焰的增大,反而有越来越黑暗的趋势,透着丝丝诡异的气息,像一个可以吞噬任何物质的黑洞……

  这个时候,石剑颤抖频率幅度和光亮也越来越大,一圈圈涟漪出现得越来越密集,影响的范围越来越广,各种石头林木纷纷碎裂折断。

  “噗……”

  黑蚁坚硬的甲壳也承受不住威压,不停爆裂开来。战车也被压扁像一个瘪了的二拉罐,唯独王剑的残躯,好像受到黑焰保护,没有任何异样。

  石剑就像一个耀眼光芒万丈的太阳,把山坳照亮如白昼,唯独下方一直笼罩在黑暗中。仿佛想要把被黑色火焰,包裹住的尸体照亮融化一般,不停地加强亮度,与黑焰较着劲。

  石剑的动作还没有停止,剑心处居然出现了一个漩涡,好像要把黑焰吞噬,吸引进剑体一般,使黑焰变形显得绷直修长。

  黑焰没有被吸走,倒是石剑像一台大功率的吸尘机,无数汽车残骸、黑蚁残骸、碎石树枝等纷纷被吸起,消失在剑身的漩涡处……

  “哧、哧……”

  僵持了一会,这里成为了一尘不染的净土,剑体好像承受不住,早已经伤痕累累的剑身,又爬上了不少裂纹,好像下一刻就会崩碎一般。

  “唉……”诡异的叹息声,由剑体处传出。

  由叹息不难听出的主人是一个男人,还是一个古稀老人,低沉无力中带着丝丝无奈可惜。

  随着叹息消失,漩涡也开始逐渐缩小,石剑也在慢慢缩小,最后犹如小鸟归巢化作一道流光,飞进了王剑的神庭。

  山坳恢复了沉静,唯有飘荡在空中的血腥味,和血迹证明着这里刚刚曾经发生过一场恶战……

  ……………………

  自从那晚惨烈战斗后,山坳里平静了七八天。

  光秃秃的山坳周围,有许多只剩一小截树干的矮树。只是七八天的时间,这些矮树多处已经飙新芽,嫩绿的新芽挂着不少晶莹露水,贪婪地呼吸着清新空气。

  太阳悄悄爬上了山头,山坳第一道阳光,很快把山坳里的露水驱赶干净,并叫醒了山坳中的一个动物——王剑。

  王剑揉了揉眼睛,坐了起来。看到光秃秃的山坳,愣了一会再一看胸膛,受的伤已经自动复原,连疤痕都没有留下,只有棉衣上的破洞和血迹,留下了自己曾经受伤的证据。

  发生了什么事,怎么我身体里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难道我修出了阴力?

  王剑忍不住想要大啸,马上弹跳了起来,一记炮拳向着地面轰去。拳头没有什么感觉,但是拳头却陷进土里几乎有一寸深,移开拳头后一个显眼的拳印出现在地面。

  参天经?我到底叫王剑,还是叫石邪,不对,这是石邪的力量!

  突然出现的念头,使王剑猛然一震,完全被搞迷糊了。他的笑容瞬间消失,慢慢地闭上了眼睛,无数念头记忆被翻开,凌乱的记忆被慢慢整合理顺。

  好一会,王剑终于露出原来如此的神色。我还是我,石邪是石邪,只是融合了一个叫石邪的人的记忆,刚刚醒来搞不清楚而已。

  石邪,不是石剑的名字,而是一个人名,或许它已经不适合再称之为人,因为它只是石邪的元神。石邪不知道自己的肉身怎么了,估计是被毁了,也不知道怎么进入石剑内。

  石邪只记得,自己自从醒来后,就发现自己被困在石剑内,自己过去是一个什么人,做过什么事,已经完全没有了印象,更不记得自己的年龄。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岁月,它才慢慢记起自己的名字,和一些修炼功法等东西。

  的确,它虽然有神识,但是受到石剑的限制,能“看”到的范围十分有限,别说天日就是白天和黑夜的变化,也“看”不到,因为神识看东西,是不会因为光线的变化而变化的。

  因此,它也无法计算醒来多久,只知道想要破茧而出,就需要强大的力量,力量来于修炼,所以一直只知道为力量而修炼,没有人可以交谈,没有娱乐没有松弛,最终发狂成魔,把一座海岛变成了一片修罗地狱。

  后来引来几个绝世高手联手,差点把它给磨灭了,它唯有燃烧元神拼死飞走,迷迷糊糊地不知道怎么到了这里。

  阴武纪前一场改变人类历史的地震,大陆各处出现了许多大小不一的地缝。我猜,阴力就是从石邪的世界溢进地球来的。不对,应该改口叫灵力了。阴力和灵力是一样的力量,只是称呼不同而已。

  可能这些地缝就是时空隧道,连接到达那个叫荒古的时空。至于石邪为什么会进入我的神庭,救我的命,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参天经。十分普通的名字,不过记忆里的参天经,并不是一部普通的功法。是否普通,修炼过不就知道了?

  脏者,藏也,精气神也。气足神旺,精亏气虚,气虚神少也。日月蕴精华,山河藏道韵,心同虚空界,示等虚空法,虚空无内外,宁气导神庭,凝灵旋而生气,结金精而强气,劈净土筑天宫壮神养智……

  王剑压下内心的忐忑,缓缓坐下等心情平复后,就开始按着口诀开始修炼。

  冬末天气十分柔和,不知不觉间白日已经变成了红阳,一半消失在地平线下,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修炼了一整天的王剑,一动也不动犹如一尊石像,一切生机都沉寂了下来,连呼吸也几近没有了,给人空灵而神圣的感觉。

  兀然,一个白色烟雾状的小小漩涡,出现在王剑的神庭穴外,缓慢地由左往右顺时针旋转着。它就像一个小型银河系,一个银心带动着九条旋臂,机械式地旋转着,自成一个小宇宙,十分玄奥壮丽。

  随着漩涡的出现,王剑“看”到许多点点白光出现在身畔,仿佛看到了花朵的小蜜蜂,欢欣雀跃地向银旋飞来,慢慢融进了银旋之中。

  这是灵力,我感觉到灵力了,坚持住,只要坚持到凝聚出灵旋,我就能成为地球上第一个修神士。王剑压制着激动的心情,很快就又再次进入忘我空灵状态。

  随着时间的推移,王剑被朦胧的白光缭绕着,在夜幕中犹如一盏明灯,暗自发热发亮,引人瞩目。当然,王剑知道这是自己感觉到的情景,别人是看不到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片漆黑混沌,浩瀚感觉不到边际的神庭内,王剑看到一点灵力就像一滴小水珠,慢慢粘连融合起来,慢慢积聚成了一个小水塘。

  王剑知道,紧要关头到了,接着要做的就是搅动水塘,让它变成一个像额头一样的灵旋。

  开始搅动时才知道,水塘的水这样的粘稠,就像一团浆糊泥潭一般。不过王剑完全没有气馁,接着耐心搅动。他也相信没有磨不成针的铁柱,只有磨不成针的人。

  夜,深了。这不知道是第几个深夜了,王剑的头发已经贴在头皮上,身上发出阵阵汗臭味,随风飘向远方。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晚石邪的气息太强大,这段时间以来都没有大型动物进入过山坳,这里仿似一个安静祥和的桃源,没有杀戮没有鲜血。

  忽然,王剑全身肌肉绷紧起来,手臂上爬满了青筋,像一道道纵横交错的山脉。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布满了皮肤表面,牙齿被咬得咯吱作响,全身皮肤都紫红发光,好像被人扔进了油锅,全身没有一片肌肤是正常的。

  “啊……”

  到了极限,一直都如石人端坐山坳中的王剑,突然仰起头向着长空,声嘶大喊起来。

  声音有如实质的海浪,激起一阵尘埃漫天飞舞,山脚下在上次没有被毁灭的草木,这一刻没有逃过厄运,寸寸碎裂化为齑粉。结实的山体或岩石,都碎裂松软开来。

  尘埃落定,王剑体内溢出一阵九彩霞光,滴滴旋转起来。此刻他神光灿灿,就像一个谪仙临尘,英姿脱俗庄严高贵。

  好一会神光才慢慢由盛转衰,慢慢内敛消失掉,消失恢复正常。

  几米外,一只普通小蚂蚁,正在拖着一丁点肉末,颤颤巍巍一摇三摆地沿着足迹,向巢穴赶回去。

  山坳中,草丛枯枝下,还有各种小动物正在觅食,不迟辛劳钻来钻去,还要警惕着时刻可能出现的危险,一丝不落地被王剑“看”在眼里。

  这就是修士的神识,不受光线的限制,肉眼难及的缝隙,都能通过神识“看”到,细小如尘埃都不难发现。

  有灵旋才有神识,感觉到身体里充斥着澎湃的灵力,仿佛有使不尽的力量,就是汽车也能随便掀翻,王剑嘴巴一咧,笑了。

  王剑心神荡漾,丝丝灵力溢出体表,汗水很快被蒸干了。接着走到几米外的一块石头上,握着拳头就是一记炮拳。

  石块很大,一动不动,但是被拳头击中的地方,簌簌落下不少碎末,一个拳印清晰暴露在空气中,而拳头只留下了一点红印,基本感觉不到痛楚。

  呼!王剑大呼了一口气,双目瞪得滚圆,跪在了地上,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的拳头。虽然修炼出来的不是阴力只灵力,但是自己已经不是一个普通人了,这一天已经不知道等了多久,到了这个时候他却又有点不敢相信。

  心情慢慢回复平静了,王剑虽然不知道山谷里为什么这么干净,但是一众战友战死在这里的情景,他没有忘记。

  一个小土坟很快被堆积起来,王剑静静地跪在坟前,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很久才叩拜三下,站了起来。

  嗯?空气中波动强了不少,是怎么回事?

  心中警兆突生,王剑竖起耳朵专心倾听一会,肯定是树折石飞的声音,还伴随着隆隆作响的奔跑声。

  顿时脸色立刻大变,奔跑起来能造成这种声势的动物,他兴不起侥幸的念头,立马辨认一下方向,飞奔离开了山坳。

  某个阴武纪前,繁荣高楼林立的城市边缘,到处都是残破倒塌的建筑,以及锈蚀瘪气的汽车,一派死气沉沉破败的景象。但是这里没有任何荒凉,相反却是无处不生机蓬勃,野草丛生林木参天,高楼上爬满了翠绿的藤蔓。

  一道人影在飞奔着。只见人影身形轻飘飘的,像一片鸿毛随风而去一样,每跨出一步就前进三四米,每踏下一步还没有踏实,脚下的野草只是微微弯腰,脚就已经提起了。比武侠小说里的一苇渡江轻功,也不遑多让。

  这是一片野草丛生的平原,王剑坐在路旁一棵大树下休息着。未现曙光就开始,到日薄西山时分,他已经连续奔跑了十余个小时,不知道跑了多少公里,此刻胸膛已经拉起了风箱,全身被汗水浸湿,双腿已经发软。

  一路上十分幸运没有遇到厉害猛兽,这个时候黑炎市已经遥遥在望,王剑终于落下心头大石,露出了一抹微笑。

  市区里矗立着许多高塔,直直高耸入云端,是城市的一大景观,十分壮阔雄伟。

  这些高塔是防空镭射炮。镭射炮射程远,威力强大没几样飞禽能抵挡,它们就是一个个忠诚的守卫,全方位保护着城市不受飞禽侵袭。

  阴武纪前期,一场大地震使各大陆出现了许多幽深的地缝,袅袅无味白色的蒸汽从地缝中溢出。蒸汽好像拥有神奇力量,各种植物和动物都纷纷进化疯长,就连小小的蚂蚁都长成了牛犊大小。以前一只手指就能辗死的小动物,成为了食物链顶端的霸主,人类不得不龟缩到大陆边缘的沿海地区。

  蒸汽中的神秘力量,科学家也解释不了是什么。老人说,这是来自九幽地狱的力量,来惩罚入侵人类的,因此人们把它称为阴力。后来有人开始修炼出阴力,揭开了阴武纪的篇章。

  阴武纪四十年代,镭射炮取得关键性突破,人类幸存城市大批量装备上镭射炮,才稳住了阵脚得以繁衍生息。

  核弹?核弹的确比镭射炮凶猛强大,但是却也是猛兽的催化剂。核弹扫荡过后,游荡进入辐射区的猛兽,牛犊大的黑蚁,在里面一段时间,并没有像人类一样死去,而纷纷发生了二次进化,进化成为一间房子大怪兽。杀死一批小卒,造就一些将才,弊大于利。

  可惜镭射炮技术尚未成熟,它体积巨大笨重,消耗的电能巨大,想要离开城市实在十分困难。用电池储存电能,根本发射不了几炮,除非能发明出微型核能发电机。

  因此,人类想要重登食物链顶端,只有两个希望,就是阴武者和镭射炮。要走的路还是很长,只能祈求别再出现什么意外。

  它就是一个匍匐沉睡的巨兽,随时可以撕裂任何胆敢进入城市范围的猛兽。不过,出了镭射炮群防御范围,人类依然渺小不堪。

  休息了十多分钟,王剑不再耽搁,拖着沉重的脚步慢慢向着黑炎市走去。

  用了三个小时,他终于进入了城市边缘的棚户区,三个字形容,脏乱挤。

  自从进入阴武纪,汽油、电力、武器、食物等东西最紧缺,比黄金昂贵得多。许多人连肚子都填不满,电器成为了一种奢侈品,所以夜幕降临后,棚户区到处黑灯瞎火,街道显得十分冷清安静。

  崎岖难行的街道,这难不倒王剑,神识覆盖的范围,比白天肉眼看得还要清晰。又走了大概两个小时,他终于走到了棚户区和市区的交界。

  远处终于有灯光,走进了才发现原来是一间,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药店。药店挺大有四五个男店员,门外亮着一个小灯泡,光线昏黄暗淡。

  王剑走到门口灯下,一屁股坐了下来,倚着墙壁闭上了眼睛。他倒不是很饿,只是体力严重透支,举步维艰就像肩上扛着一座大山,不得不打坐回复体力。

  看到又来了一个乞丐,一个戴着眼睛的小伙子,立马拿着一支长长的猎枪出来,推了推王剑。一脸厌恶和戒备地看着他,用命令式的口吻道:

  “去!到别的地方呆去,别妨碍我们做生意!”

  王剑虽然进入了修炼状态闭着眼睛,但是大家的表情动作,一丝不落地投射在他的脑海里。他睁开了眼睛,一丝寒光一闪而没。

  没有废话,他伸出手抓住了枪管就把枪夺了过来,双手一拧枪管就被拧成缆绳样。

  露了这一手,戴着眼镜的小伙子,立马吓了一跳,再也不敢多言回到了店内。就算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走路,普通人能有这力量?毫无疑问这是一个阴武者,不是一般人得罪得了的。

  吓跑了烦人的店员,他马上又修炼起参天经来。丝丝力量迅速回复,干涸的喉咙慢慢也湿润起来。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001 山坳里的战斗 002 诡异石剑扬威 003 再遇焦明娇 004 九彩灵旋 005 出售阵图 006 包无忧偷袭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