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窗花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剑遂白日落》在线阅读 > 正文 001 山坳里的战斗

001 山坳里的战斗

圆剑 2021-02-23 13:14:54
轮机枪。  王剑是一名机枪手,无时无刻都需执着坚守岗位,所以这里每一个角落都掩藏着危险,什么时候都有可能会有战斗,代价很可能会是大家的性命,一刻也不能够懈怠。  不知道什么时候,夜风沉寂了许多,周围被雾气弥散,昆虫的叫声也消失了了。波澜不惊得不象话,就山坳里面有几个刚刚熄灭的火堆,王剑躺在车顶的睡袋上,在阵阵树涛声中闭着眼睛,一遍又一遍地修炼着……。...

剑遂白日落

推荐指数:10分

《剑遂白日落》在线阅读

  是夜,夜凉如冰,月光慢慢被云层吞没……

  云层下某个山坳,两辆战车,六辆厚实的冷藏车,一字排开堵在山坳入口处。

  山坳里面有几个刚刚熄灭的火堆,王剑躺在车顶的睡袋上,在阵阵树涛声中闭着眼睛,一遍又一遍地修炼着……

  这种冷藏车,是荒野狩猎必备车辆。车轮直径米五,整个轮子都是金属,像一个大型齿轮,爬山涉水刀山油锅,都不需要担心轮胎没气。冷藏车不但有巨大的冷藏室,车顶上还有两门口径16MM的十管转轮机枪。

  王剑是一名机枪手,无时无刻都需要坚守岗位,因为这里每一个角落都隐藏着危险,什么时候都有可能有战斗,代价很可能就是大家的性命,一刻也不能松懈。

  不知什么时候,夜风沉寂了许多,周围被雾气弥漫,昆虫的叫声也消失了。平静得不像话,就像暴风雨的前夕。

  张队是一个三级阴武者,倚坐在王剑旁边的机枪座上,闭着眼睛修炼阴力。他的呼吸十分缓慢悠长,太阳穴胀鼓鼓的,冬末天气依然十分寒冷,也只是穿了一件厚重的钢甲,并没有穿御寒棉衣。

  王剑不知道什么时候,张开了眼睛看着张队修炼,羡慕之情洋溢脸上。

  王剑大学的时候年年都拿到一等奖学金,但十余年都没能修炼出阴力,令他一直都很怀疑自己,并不是表面那么聪明。我什么时候,才有可能修炼出阴力,难道我就一辈子都只能做一个机枪手?勤一定能补拙,总有一天我一定会成为阴武者。

  忽然,山坳外面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细碎密集的声音慢慢在靠近。几近不可闻的声音,没有逃过张队的耳朵,探照灯立马亮起,射在山坳口的黑蚁身上。

  “敌袭!”

  张队看着黑蚁,油亮发光小牛犊般高大的身躯,头上张着像剪刀般巨大的嘴钳,密密麻麻的一片,不由吸了口凉气,战剑久久都忘了抽出。

  张队的声音还在山坳里回荡,一道道灯光亮起,光线瞬间横越长空,充斥满几百平米的山坳,亮得如同白昼。

  “咔咔……”

  黑蚁像镰刀一样的腿,每走一步就深深地插进土里,所过之处草断树倒,压路机一样辗压过来,密密麻麻的一片,像海浪以遮天之势涌来。

  这种黑蚁行动迅速,身上好像铁甲般的甲壳,就连机炮都难以穿透。黑蚁是群居生物,此刻一下子布满了山坳口,给大家来了个瓮中捉鳖,后无退路前无去路。

  这些黑蚁只是阴武纪前,针眼大的普通黑色蚂蚁进化而来。进入阴武纪后,发生变异疯长,变成了力大如牛,随便能掀翻战车的可怕猛兽。

  “哒哒……”

  不需要命令,两辆战车上面的20MM机炮,和冷藏车上的机枪,已经汹涌地喷射着子弹。

  硝烟顿时充斥满整个山坳,枪械黑蚁咆哮着,震得树叶都在簌簌发抖,枪口蹿出的火舌,映红了整个山坳。

  子弹倾泻在黑蚁的身上,溅起朵朵火花,可惜只在黑蚁坚硬甲壳上,留下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小洞,难以致命。

  虽然机枪的杀伤力基本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密集的子弹还是有些能射中关节薄弱处,能令黑蚁受伤的,暂时缓阻住了它们前进的脚步。

  手雷一颗又一颗被投进蚁群里,爆炸声此起彼伏,大地震动砂石飞射,一个又一个的黑蚁被掀翻,掀翻后很快又爬起来。可见这种黑蚁,防御与生命力强得惊人。

  火力压制得黑蚁不住后退,凶残地吱吱大叫,听得张队的心一沉再沉,黑蚁太多了。

  防线并不是密不透风的,零星的一些黑蚁还是冲了过来,很快距离不足三十米。

  两道身影来到张队身旁,分别是黄狗、龙牙,是战队的主要战力,和张队出生入死已经多年。张队向身旁的兄弟点了点头,知道他们两个会懂的,不再多言率先向前走去。

  张队的步伐很大,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走得很缓很沉稳。灌注了阴力的战剑,寒光闪亮寒气幽幽,被他拖在手里,剑尖划过的石块,石块纷纷犹如豆腐,彻底一分为二。

  近了,张队左腿一蹬立马跃了起来,手上战剑划出一道弧形,狠狠地劈在了前方黑蚁头上。

  “噗……”战剑几乎把蚁头一刀两半,鲜血顿时涌出,啪啦啪啦地掉在地上。

  就连机炮都无法轻易射穿的甲壳,在灌注了阴力的刀剑下,轻易破开,阴武者的恐怖由此可见一斑。

  张队身后的黄狗、龙牙两人,只慢了半拍,也加入了战斗。

  三个人三柄剑,挡在众人前面,手起剑落不停翻飞刺劈,舞起一片剑光,剑光中断肢鲜血不停抛飞,所有涌上来的黑蚁尽数被阻挡住。

  风又起了,雾气随风而去,树涛声阵阵却没有人听到。云层更厚了,夜更深邃更冷酷了,仿佛不想让人喘气。

  不知不觉间,机枪交织的火力网松弛了许多,夜晚红彤彤的枪管格外显眼,离罢工也不远了,黑蚁却有增无减,大家的心都沉到了谷底。

  “砰”一颗手雷落在七八个黑蚁中间,几个黑蚁像一朵花一样掀翻。

  张队握着长剑横过,带着寒光游走在几个飞起的黑蚁之间,黑蚁马上被开膛破肚,落在地上时只有肢体无意识的挥动着,再也站不起来了。

  “兄弟们,虽然我们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是能够同年同月同日死于一起,也不枉这一生了。”

  黄狗、龙牙也靠了过来,张队与两人对望了一眼,豪气干云地说完,接着很快又扑进了蚁群里。没有人胆怯想过逃跑,因为大家都知道,比脚力在场的没人比黑蚁厉害,何况身后是高山,更没有可能逃过黑蚁了。

  张队呲着牙,迎向了几个黑蚁,长剑划诡异的在黑蚁身上划过,几个黑蚁顷刻间软软地倒下了,立刻又仗剑攻向别的黑蚁。

  这个时候,一个黑蚁出现在张队身后,头颅高高仰起,左前肢向着他的腰部插来。

  “嘶……”像纸张被撕开的声音。

  身侧一个黑蚁像剪刀一样的嘴钳,钳住张队的左腰侧,钢甲像纸糊一般,被轻易钳烂撕开。

  一不小心,鲜血就染红了臀部和大腿,他眉头顿时皱了起来,嘴唇紧紧抿住,毫不迟疑反手一剑刺进了凶手脑壳里。然后使出浑身之力,不顾性命般扭腰旋劈,瞬间七八根肢节掉落……

  一剑又一剑,大开大合直来直往地砍劈,张队不要命的挥动着战剑,像一台绞肉机,仿佛不会疲倦地绞杀着不知死活的黑蚁。

  一小块真空地带出现,好像被张队的勇猛吓着了,黑蚁一时不敢上前,瞪着眼珠咧着嘴,居然一时不敢上前来。

  一手捂着伤口,长剑撑地大口大口地喘了几口气。力量,随着鲜血而流失着,张队只希望能在流尽最后一滴血之前,多拉一个垫底。

  张队扫了一眼,另外两个兄弟或多或少也带了伤,而黑蚁依然还是不见头,后面的普通人更指望不上。

  黄土成赤土,剑钝马乏无力回天,花开花落难长存,终逃不过化为一抔黄土。张队心中叹了一声,摸出手机深深地看了一眼亲人的笑脸,把他们的音容笑貌牢牢刻在脑海后,不再迟疑提剑又扑进了蚁群里。

  一个黑鸦,扑扇着翅膀停在山腰树梢上,很快就被一个身影吸引住。

  只见下方一个仗剑的中年男人,被一个黑蚁咬住左腕拖行了几步。挣脱不了的他十分果断,挥剑自断了手腕,连眉头也不皱一下,脸上有的只是狰狞,比黑蚁还要凶残几分。

  杀气顿时吓坏了黑鸦,再也不敢停留,立刻再次挥动翅膀,一阵风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自断手腕,张队只来得及斩杀一个黑蚁,就被几个黑蚁扑倒,咔嚓咔嚓几下,霎间被大卸八块的场景,尽数被王剑收于眼底,眼泪差点就夺眶而出。不过,他死命忍住了,咬着舌头硬是把苦涩的泪水咽回了肚子。

  “咔、咔、咔……”

  这个时候,手里机枪刚好再也没有子弹射出,王剑放开机枪摸出身上的几个手雷。

  “战友们,黄泉路上我们一起走,来生再做兄弟!”王剑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大声向天空中吼道。

  “嘭、嘭……”手雷接连爆开,不少黑蚁被手雷掀翻,泥土和断肢散落一地,瞬间消失被其它黑蚁淹没。

  名利如烟,生死如此寂寥,一切都逃不出天地命数。粮尽弹绝已经无力回天,抛出手雷后,王剑一屁股坐在了车顶上,十分利索镇定地取出香烟。

  “啪!”

  打火机亮起一簇小火苗,照在王剑苍白的脸上,写满了悲凉寂寥。天高地阔,两旁青山围绕,不失为一个风水宝地,葬身在这里倒也不错。

  狠狠地吸了一口,把烟草的味道牢牢地记住后,微风轻轻拂过,吹熄了小火苗。随着小火苗,黑蚁也消失了,枪声也沉寂了,好像一切都过去了。

  死亡就在眼前,王剑发现也并不是传言中可怕,就看以什么心态对待。如释重负地呼了口气,一支手枪被拔出,缓缓指向脑袋。

  不过,王剑未能如愿。几个黑蚁咔嚓咔嚓几下,前肢就插进了车体,连人带车一起掀翻了。

  “噗……”

  王剑被掀翻砸在一堆乱石上,背后一阵锥心的痛楚出现,随即一口鲜血喷出,染红了整个胸膛,已经站不起来了。

  一个黑蚁四腿飞扬,咔嚓咔嚓地飞奔过来,石头都被踩碎不少,高举着的前肢不停在空中挥动着,王剑瞳孔放大,瞬间忘了疼痛。

  虽然明知道没有阴力,就算找到普通的刀剑,也只是徒劳,王剑依然像想要拼命抓住,救命稻草的将亡者,胡乱地在身旁摸索。

  “呲!”整个胸膛不出意料被黑蚁刺穿,布满密密麻麻利齿的口器,滴着口水伸到了王剑的面前。滴在脸上的液体传出阵阵恶臭,告诫着他下一刻就是他死亡的时刻。这个时候王剑出奇的清醒,还真被他找到一根东西。

  王剑双眼射出一道寒光,对着张开嘴准备饱餐一顿的黑蚁,咧嘴一笑想也不想,就把手里也不知道是树枝,还是石条的东西,插进了黑蚁的嘴巴里。

  像是豆腐做的一样,手里的东西轻易尽送了进去,黑蚁来不及抽出插在他身上的前肢,就已经闭上了眼睛,鲜血犹不停滴落在王剑的身上。

  随着黑蚁倒下,牵动伤口,王剑痛苦地咳出了一口鲜血。不过这个时候,王剑脸上没有痛苦,倒是有一丝快意,至少临死前还拉了一个垫背。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001 山坳里的战斗 002 诡异石剑扬威 003 再遇焦明娇 004 九彩灵旋 005 出售阵图 006 包无忧偷袭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