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窗花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欢迎缪斯光临》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晚月总来迟

第一章 晚月总来迟

温奶煮月亮 2021-10-28 11:02:37
故乡的水晶又炸了。林唱晚望着自己12-5-1的战绩,不太去理解这局为什么会输。代表一次失败的“Defeat”还没已发出“t”这个音就被突然间响了的电话铃声被打断,她看了看屏幕上方林朝阳的名字,按下接听电话键和免提键,把手机随便地放到了电脑桌上。林朝阳大大地咧林唱晚看着自己12-5-1的战绩,不太理解这局为什么会输。。...

故乡的水晶又炸了。

林唱晚看着自己12-5-1的战绩,不太理解这局为什么会输。

代表失败的“Defeat”还没发出“t”这个音就被忽然响起的电话铃声打断,她看了看屏幕上方林朝阳的名字,按下接听键和免提键,把手机随意地放在了电脑桌上。

林朝阳大大咧咧的声音立刻从手机里传了出来,“你还活着呢啊,微信一直不回,我还以为你已经揭不开锅饿死在家了。”

“微信我没看见。找我干嘛?有事起奏,无事滚蛋。”

“当然是有正事,你哥我很忙的,哪有时间没事找你闲聊。”

“什么正事。”林唱晚摆弄着指甲,好久以前去做美甲时贴的水晶小兔轻轻一碰就掉了,她稍微顿了一下,接着就把水晶小兔丢进了脚边的垃圾箱,“又是来劝我放弃幻想趁早转行的?”

林朝阳在那边笑了两声,“这次不是,这次是有个事,需要我亲爱的妹妹林大作家帮忙。”

“......你再恶心我我就挂了。”

林朝阳知道林唱晚说挂电话就真的会挂,并且挂了以后很可能直接关机,于是赶紧认怂开始说正事。“我有个关系挺不错的大学同学最近在梧桐市备考,准备考研二战,这不还有半个月就要考试了吗,他在这个关头把腿摔断了,你说惨不惨。”

“嗯,挺惨的。”林唱晚语气平淡地答完,又接一句,“但是找我借钱免谈。”

“不是,你都穷成这样了我还能打你钱包的主意?是他受伤以后不方便在自习室宿舍住了,就联系了我,问我能不能到我在梧桐市租的房子借住。我答应了。”

“你人都不在梧桐市了还答应个鬼。”

林唱晚随口吐槽完,猛地意识到哪里不对——自从林朝阳半年前离开梧桐市,这房子就是她在住了。合着林朝阳的确没打她钱包的主意,他打的是她的主意啊。

“你不会是想说让我帮忙照顾他吧?”

“聪明。”她听见林朝阳似乎是在那边打了个响指,“帮个忙呗,都是朋友。”

“什么就都是朋友了,是那你的朋友,不是我的。再说麻烦你用脑子想想,我们两个二十多岁的异性,怎么共处一室啊?”

“你睡你卧室,他睡客房,没什么不方便的。而且他腿都断了,你还怕他把你怎么样么?我倒是挺担心他的。”

“......你这是人话吗。”林唱晚说着,手指已经移到了挂断键上空,“你答应了是你的事,我拒绝,你爱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

林朝阳没拦她,而是急急忙忙地报出五个字,“晚月总来迟!”

这没头没尾又迷之熟悉的五个字成功让林唱晚的手指没能点下去。

她稍作回忆,想起来这似乎是林朝阳王者荣耀战队里面的一个ID,之前五排的时候他们一起玩过,对方的操作担得起大神二字。

想到这里,一向反应迅速的林唱晚已经摸清了林朝阳的意思,但她装作不懂,怼他一句,“你这是在念咒吗?”

“什么啊,我是想说我摔断腿的朋友,他王者ID叫这个名儿。大家都一起玩过游戏的,你别那么冷漠。”

林唱晚脑海里隐约浮现出当时一起玩的情景,想起来“晚月总来迟”用仙气飘飘的凤囚凰打出的天秀操作,再想起来连续三把他都给她发:法师来拿蓝。

的确是个挺好的召唤师。

但是,游戏打得好和人好不好没关系,这是七岁小孩都知道的浅显道理。

“喂?你想起来没啊?”林朝阳又提醒她,“就顾意驰,我和你说过的。”

“不知道,想不起来,我挂了。”

她按下挂断,不过倒没有像往常那样直接开飞行模式或者关机,或许是念着顾意驰让给她的那几个蓝buff,心里虽还是不想管他的闲事,但至少对他的事没像对寻常的“麻烦事”那么抗拒。

约莫过了一个小时,她再次接到林朝阳的电话。

“我已经让顾意驰去楼下了啊,你赶紧下去接。”林朝阳这是妥妥的祈使句,听得她差点没一口气上不来把自己憋死。

她并不意外林朝阳能看出她不太抗拒,也猜到他应该会再打电话过来,只是万万没想到他能直接先斩后奏,把人都喊过来了。

挂断林朝阳的电话,林唱晚拉开了紧闭的窗帘往下看。

昨天下的雪仍没有化,偶有几个穿梭在路上的人看上去都神色匆匆,没有一丁点心思逗留。他们在雪上走过,遗落几串或深或浅的脚印,再消失在某个单元楼的门口。

她的视线来回游移,没看到什么“疑似顾意驰”的人,心里祈祷着最好刚才林朝阳是和她开玩笑。

随后她决定认栽,决定下楼去寻一遭。因为就算心里生气,她还是做不到把对林朝阳的气迁怒到顾意驰身上,不太狠得下心真的让一个伤员在寒冬腊月里站着。

她并没有见过顾意驰,加上男生之间就算关系很好一般也不拍什么合照,所以她连顾意驰的照片都没见过。

不过她并不担心,毕竟拄拐的年轻人不多,肯定是挺好认的。

果然,刚刚出了楼道,她就一眼看见了那个拄着拐杖、背对着她站在松树下的人。

松树的树稍上有厚厚的积雪,现在被风吹落了一些,没等她开口提醒,那雪已经落到顾意驰头上了。

而顾意驰好像有什么预感似的,一边摇晃脑袋弄掉头上的积雪,一边艰难地回过身,望向了她。

看清顾意驰模样的那刻,她心里的种种不快忽然就都没了——倒不是说顾意驰有着多傲人的长相,平心而论,林唱晚觉得他应该算不上传统意义上那种惊为天人的大帅哥。

——黑色羽绒服、黑色的窄框眼镜。

——不长不短、打理得干干净净的头发。

——看上去比林朝阳矮一些的身高、即使不笑也会让人觉得亲近的眉眼。

普通邻家小帅哥的程度。

那要怎么形容这让她消了所有脾气的第一眼呢?

觉得他很面善?觉得很有眼缘?不好表达。

没有那么多时间留给她神游,天真的很冷,还是趁早带他上楼为妙。

这么想着,林唱晚走上前去,对顾意驰说了声“Hi”,用的是林朝阳可能这辈子都没机会从她口中听见的温柔语气。

顾意驰盯着她看了两秒,像是在确认她真的在对自己说话,随后,他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对她笑了。

“麻烦你特地来接了。你就是朝阳说的保姆吧?我还以为会是位阿姨,原来是位小妹妹。”

“保姆?”林唱晚承认,她那一瞬间懵住了。“什么保姆?”

等反应过来以后,满心满脑子只剩下一个想法:下次再见的时候,把林朝阳这个王八蛋宰了吧。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晚月总来迟 第二章 最好别放弃 第三章 他们都在用小号 第四章 有人为她撑腰 第五章 一见钟情,听起来就很盲目 第六章 像往常一样拒绝花开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