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窗花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衣冠望族》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章白莲花般的生母(1)

第六章白莲花般的生母(1)

玲珑秀 2021-10-14
江婉沐听着隔邻不时传来的笑声,慢慢的的吃完眼前的饭菜。她听着吉言的笑声,眼里微有些热意,没办法抬起头望向暗黄色的顶。五年前,她在那一睡一醒之间,忆起她出生于五年以来,她眼见得的所有事。那一刻,她无比的很庆幸,自已能忆起前一世的所有,忆起曾拥用过温暖她还记得第一次见生母虞细细情形,那时她醒来的消息传出去,第一时间赶过来的就是虞细细。她手里轻捏着一块绣花帕子进房,身后跟着一个朴实的女子。虞细细进来后,望一眼躺在床上幼小的女儿,见她眼睛清明的张开着。便放心的端坐在床边,珠泪涟涟往下滴,模样娇柔美丽得令人万分的怜惜。。...

衣冠望族

推荐指数:10分

《衣冠望族》在线阅读

江婉沐听着隔邻时不时传来的笑声,慢慢的吃完眼前的饭菜。她听着吉言的笑声,眼里微有些热意,只能抬头望向暗黄色的顶。五年前,她在那一睡一醒之间,记起她出生三年以来,她眼见的所有事。那一刻,她无比的庆幸,自已能想起前一世的所有,想起曾经拥有过温暖,才不至于因残酷的现实,感受到那刺骨般的寒冷。

她还记得第一次见生母虞细细情形,那时她醒来的消息传出去,第一时间赶过来的就是虞细细。她手里轻捏着一块绣花帕子进房,身后跟着一个朴实的女子。虞细细进来后,望一眼躺在床上幼小的女儿,见她眼睛清明的张开着。便放心的端坐在床边,珠泪涟涟往下滴,模样娇柔美丽得令人万分的怜惜。

江婉沐在虞细细低头只顾着落泪,悄悄抬眼注视着她,慢慢的醒悟到,自家这一世的生母,是一个难得的白莲花般女子。她暗自庆幸自已偷听到两个伴妇私语,这样她在面对自已生母时,没有立时表现出欢喜无比的样子,而是小心的掩饰过多情绪。当然虞细细也没有给她时间去酝酿母女情深,她只顾着自已伤怀。

江婉沐怔怔的望着不断掉泪的虞细细,听着她喃喃道:“为什么、、我这么好的人,为何女儿会这样?”听得江婉沐神情木然起来,虞细细身后的女子,抬眼打量江婉沐,眼光细细的盯向她略有些肿的额头,轻扯扯虞细细说:“小姐,我们回吧。小小姐刚醒来,我们让她再睡一会。”

虞细细拿起帕子印干脸上的泪水,站起来望一眼床上的江婉沐,眼里对这个女儿有着说不出的失望。她转头就往外走。她身后的女子,反而靠近床边,把一个小盒塞进江婉沐手里,轻语:“小小姐,你记得用盒子里的药擦拭伤处。”

她快快的跟上虞细细身后离开房间,江婉沐伸手轻捏下盒子。一直立在旁边穿青衣的木根娘,上前来拿起盒子,揭开来闻闻味道,用手沾上一些,轻轻涂抹到江婉沐额头,就着房间没有旁的人,她凑近来,悄语说:“小姐,这盒子装的是极好的跌伤药膏。我把盒子收好藏起,没人时,我拿出来给你擦拭。唉,想来是虞姨娘的嫁妆,难为春姑娘偷藏下到现在。”

江婉沐由着木根娘擦拭她额头,听着她的感叹,瞧着她把小盒子,快快的藏在床侧箱子底部。她在见过虞细细后,从骨子里面,生出一种深深的无力感。那个娇柔如同花朵般的人,只顾着感怀着自已的伤心,未曾真正打量过幼小的女儿,连一句安抚的话,都未曾对她说起,走时还要丢一个失望的眼神给女儿。

吉言娘亲进来收拾碗筷时,江婉沐已收藏好自已的情绪波动。吉言在她娘亲的走后,双手用力搓了好几次,又轻轻摸的走了好几个来回。她瞧着坐在桌前,依然一脸木然的江婉沐,小声音说:“小姐,我娘亲教过我绣花,我娘亲说我近来绣得好。要是小姐愿意学,我可以教小姐绣花。”

江婉沐听她这话,猛然抬头向她,望到她眼里的诚意。江婉沐心里微有些叹息,轻声音对她说:“吉言,你是江家的家生子,有些事情,你自已应该也有所感觉,你觉得江家会允许我学绣花吗?”江婉沐经过这几年,对年纪小生活在底层的人,已学会不去轻视她们。

吉言听江婉沐的话,轻轻点头说:“我知道主母不会喜欢小姐聪明,不会喜欢小姐能干。五小姐现在已进族学,听说老太太很喜欢她。”江婉沐知道吉言口中的五小姐,是嫡母陪嫁丫头所生.

这五小姐出生时,正好是江婉沐磕撞头没多久的事。江婉沐记得她清醒没几天,还在注意倾听着江家各种各样的消息,就听到五小姐出生,自家生父兴奋的为此女取名‘婉清’,还寄语说‘此女有她嫡母的清华风范。’这话传到江婉沐耳里,正喝在口中的水,直接喷出来。

而嫡母得到自已相公的夸奖,立时把自已的陪嫁丫头提升为姨娘.江老太太听到江婉沐可以下床的消息后,直接吩咐下来说‘以后三小姐不用到我面前故意尽孝心,见不了台面的东西,立在门口我都觉得烦。’老太太这话一出口,江婉沐院子里的伴妇,大多数人,在一年的时间里,各找门路离开。

只余下木根娘和石头娘还在她身边,按她们两人的话说:“三小姐现在年纪小,身边还需要人照顾。主母想着我们老实,留我们守在她身边。”而她们私下里却不是这样说的。木根娘亲自是愿意照顾江婉沐,三小姐只比她儿子小一个月,小时是她奶大的孩子,大后在她心里,总觉得木然的江婉沐,待她就是比别人来得亲近。

江婉沐听着江老太太身边人,过来对她转达这话。那妇人说时瞧着木然的江婉沐,也颇有几分同情,说完后她快快的转身离开。留下低下头无语的江婉沐。木根娘亲一脸不忍心的望着她,想着这样一个小小的孩子,能有多大的过错,惹得老太太如此生厌,她只是代她生母受过。

江家的嫡子嫡女,三岁要进族学认字。江家的庶子,四岁要进族学认字。江家的庶女,五岁同样要进族学认字。江家的嫡女,六岁就要开始学习手艺。庶女们在七岁同样要开始学习手艺。而这些与江婉沐没有任何关系,她在四岁时,盼望过,进族学认字。可是江老太太发话,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三小姐,族学这事免了。’

七岁,她想着总算到学些手艺的年纪,在这个时代里,女子总要学会亲手缝制衣裳。可是她没有盼来这事,这回是嫡母在偶然间有人提起这事时,她心疼的放话说‘婉沐,生来是享福的命。你瞧这些年,她不用去族学费心认字,反而没啥毛病。这动针线,总是多费心神,她的身子一直不是太康健,到时不要累出毛病。’

江婉沐记得听到木根娘转着弯说这话时,望到她眼里的愤慨,她伸出手轻轻的拍抚她。她的心里,早已明白自已在江家,要如何的活下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招惹 第二章抢人 第三章杯具(1) 第四章杯具(2) 第五章转角有爱 第六章白莲花般的生母(1) 第二十九章算计(8) 第三十一章算计(10)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