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窗花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衣冠望族》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章杯具(2)

第四章杯具(2)

玲珑秀 2021-10-14 10:53:52
江婉沐会觉得自已长睡一觉,醒过来时,见身边围在的几个古装扮相的妇人.她张口想说:“现在的又来了我们要出场的戏吗?”但是她在一抬手一霎那,望到眼前这只手,明明就是一只幼童的手臂.她有些不我相信的双眼圆瞪出来,抬另一只手臂,看仔细地后,眼前便一花,再度倒一直这样暗哑嗓子的妇人听后,却相当的不以为然的说:“木根家的,三小姐是个傻子.我就是同她说了,她也没啥反应.”清亮嗓子明显不高兴的说:“三小姐她不傻,她聪明着呢.上次有人叫我家木根哥哥,她在一旁听到,现在见到木根,都知道跟着人叫他哥哥.”。...

衣冠望族

推荐指数:10分

《衣冠望族》在线阅读

江婉沐觉得自已长睡一觉,醒来时,见身边围着的几个古装扮相的妇人.她张嘴想说:“现在轮到我们要上场的戏吗?”可是她在抬手一刹那,望到眼前这只手,分明是一只幼童的手臂.她有些不相信的双眼圆瞪起来,抬起另一只手臂,看仔细后,眼前便一花,再次倒下去.

江婉沐再次醒来是在一张床上,晕晕睡睡中,她已感知此前三年这个幼童的每一天。她紧闭着眼,骗着自已这是在梦中。身边的两个妇人却听不到她的心声,两人正低声音说着话.暗哑嗓子的妇人说:“主母心善,为三小姐请来大夫。唉,虞姨娘刚刚只知坐在一边哭,阻着我们做事。”另一妇人嗓子清亮些,提醒说:“三小姐醒来,你别在她面前提虞姨娘哭泣的事。”

暗哑嗓子的妇人听后,却相当的不以为然的说:“木根家的,三小姐是个傻子.我就是同她说了,她也没啥反应.”清亮嗓子明显不高兴的说:“三小姐她不傻,她聪明着呢.上次有人叫我家木根哥哥,她在一旁听到,现在见到木根,都知道跟着人叫他哥哥.”

那暗哑嗓子的人,‘卟’一声低笑起来,说:“她是你奶大的,在你眼里自是好的。你啊,,我们在一块多年,我知你性子憨实.你还是听我一句,你有这个好心待三小姐,你也要藏着些。主母的性子,瞧上去好,可是这些年,大爷房里从来没有受宠爱的妾室。就是虞姨娘当年,名门世家的女子,同样抢不过她这正妻。”

清亮嗓子的女人,低低应一句,沉声说:“这虞姨娘当年是给大爷迷花了眼,好好名门世家小姐,放着名门世家的正妻不做,送上门来给大爷做贵妾。结果害了唯一的女儿。石头娘,你比我见识多,你说说,大爷和虞姨娘两人都长得好,怎么说三小姐也不会长得相貌平平?是不是给人下药害的,那、、、、。”

暗哑嗓子的低叫一声音:“木根娘,这事休得胡说,找死也不要拖着我一起。我还要瞧着我家石头娶媳妇。”清亮嗓子轻叹一声,说:“石头娘,这院子里除去我们两人,那里还有多的人。唉,刚刚那话,你就当没听到吧。院子里别的人,现在都去管事那里找门路,想着法子要离了三小姐。你是好心人,现在还想守着三小姐。”

暗哑嗓子听这话,低沉的笑起来,说:“木根娘,我们都别说好听的话。我们俩人一样,我家男人和你男人都是实在人,只懂得一心做事。那有她们的男人心眼多,想法多,在主子们面前混得好。我早想通了,我家男人这样,我安心。我盼着石头争气孝心,将来娶个实在的媳妇,一家人合合美美过我们的小日子。”

江婉沐在清亮嗓子和暗哑嗓子的说话声音中,再一次的睡着。她睡后做着连续不断的梦,梦到许许多的事,梦到心里一直郁结不平的事情。她笑得最美时,是梦到还是小时,父亲事业初初有成,有一间自已的厂。而她那时是常高坐在父亲肩上的娇女,美丽的母亲,笑容可掬的瞧着他们父女俩人。

她高中时,她美丽聪明能干的母亲,独自再开了一间公司.父亲和母亲两人各有各的事,业,两人的事业都蒸蒸日上。而她心想事成的考上外地大学,在大学里,时常分别接到父母关心的电话,父母两人分别在得空时,来校园里看过她。她一直以来,都认为自已的父母婚姻美满,而她是世上最幸福的女儿。

第一年大学放寒假时,她没有通知父母,在放假的当天,她坐飞机直接回到家中。回到家中还未到中午,家里空无一人.她打电话给她家煮饭多年刘婆婆,笑着问:“婆婆,今日我爸妈让你休息吗?嘻嘻,婆婆,你不要过来,我自已煮泡面吃。”而刘婆婆还是放心不下她,匆忙的赶了过来,手里提着新鲜的菜。

刘婆婆煮菜时,她照旧跟在一旁打下手,笑着向刘婆婆打听自家父母的近况。刘婆婆同从前一样,不去答她的问题,而是笑着询问她在学校好不好?有没有喜欢那个男孩子?想吃啥好菜,她煮给她吃。她享受着刘婆婆祖辈般的关心亲近,忽略掉老人眼里时不时涌上的怜意。

那天她送走有些不安的刘婆婆后,想着时间还早,便回到楼上的房间,准备换好衣裳,就打电话给父母,看他们谁有空,她就去吵谁。她在房内换衣裳时,听到楼下有动静,高兴的快快的换好衣裳,轻轻的合上房门,想着要吓回来的人一大跳。

她在楼上,听到楼下并不止父母两人的声音。她悄悄的伸出头,见父母身边各自另伴一人,瞧上去亲热无比。她的脸色大变,心直接往下沉降。再听得父亲嘴里说着:“过两天,小懒回来。你是她妈,你把我们早已离婚的事情,好好同她说下。她现在年纪大了,我们不能再瞒她。”

而做母亲的冷嘲热讽般的说:“这事还是你说吧。当年是你对不住我们娘俩,一心迷上小秘的娇柔可人。你现在何必说担心女儿的话,你还象在女儿面前扮正经,怕女儿看清你的真面目。”

这话听得做父亲脸色大变,怒吼着说:“你还好意思提那事?我那时不是同你说过,那不过是男人的逢场作戏,我还是要家要女儿的,我后来也给钱赶走了她。结果你做了啥好事情,自已一定要开公司。你身边的这个男人,可是从那时起,一直跟着你身边的人。”

她身子抖动的坐下去,没想到父母背着她,是这般水火难容的相处情形。而楼下的人,尖叫着说:“一次不忠,百次不忠,我为啥要为一个负心的人,空守着一个家。男人靠不住,我总要为我的女儿留下一些傍身的东西。是,他一直在我身边。而我们在一起,却是我同你离婚后。要不是因为怕伤害女儿,我早把你的真面孔揭露给她看。”

她当日是用力才挪动身子,拼尽所有力气,坐在楼梯上,向着下面的父母,沉闷的吼着:“不要再说了。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她吼完后圈起身子,大哭起来说:“你们一直说,你们是天下最爱我的人,可是你们为什么要骗我?”父母两人飞快的奔上来,父亲伸手抱住女儿,说:“小懒,对不起。你是我最不想伤害的人。我知道你喜欢我和你妈在一起。”

做母亲泪流满面,望着她说:“你知道也好。我们在你上高中那年已分开。因为你常住校,我和他,只要偶尔出现在你面前,扮出从前的样子,让你能安心学业就行。每年放假,我用公事多,鼓励你去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家,照顾他们的身体。我和他回不到从前,我们都有各自的新生活。”

当日她怔怔望着面前那对中年人,只觉得他们如此的陌生,她望着他们喃喃道:“原来世上人人皆是杯具,没有不杯的,只有更加杯具的。那么,我是否早有不知道的小弟弟和小妹妹出生?还是大家都知道了,却只瞒着我一人。”她怔忡冲回到自已的房间,重重的合上房门。不去听那对中年人在房门外,一遍遍的解释话。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招惹 第二章抢人 第三章杯具(1) 第四章杯具(2) 第五章转角有爱 第六章白莲花般的生母(1) 第二十九章算计(8) 第三十一章算计(10)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