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窗花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衣冠望族》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杯具(1)

第三章杯具(1)

玲珑秀 2021-10-14 10:53:52
江婉沐和吉言两人一前一后,在大雪纷飞中,我们走过长长的亭道,我们走过笑语连声的庭院旁边,行过一片荒凉的空地,再行向江府最偏远处。两人一路无语,一直到她们望到自已的院子门口,看见那个左手提着饭菜篮,左手提着圆圆大大地茶色暖水壶的蓝衣女子。见她正院子门口吉言一见到那女子,就忍不住欢快的叫起来:“小姐,是我娘亲来给小姐送饭和暖水。”江婉沐见后,稍稍侧过身子,由着欢喜无比的吉言快步跑上前去。她依旧缓步前行着。吉言冲上前去,伸手要接过那女子手中的东西,只见那女子闪过身子,脸往江婉沐这边望过来,轻声音说着吉言:“吉言,你又忘记规矩,你理应行在三小姐后面才是。”。...

衣冠望族

推荐指数:10分

《衣冠望族》在线阅读

江婉沐和吉言两人一前一后,在大雪纷飞中,走过长长的亭道,走过笑语连连的庭院旁边,行过一片荒芜的空地,再行向江府最偏僻处。两人一路无语,直到她们望到自已的院子门口,看到那个一手提着饭菜篮,一手提着圆圆大大茶色暖水壶的蓝衣女子。见她正在院子门口,一路来去的走动不休。

吉言一见到那女子,就忍不住欢快的叫起来:“小姐,是我娘亲来给小姐送饭和暖水。”江婉沐见后,稍稍侧过身子,由着欢喜无比的吉言快步跑上前去。她依旧缓步前行着。吉言冲上前去,伸手要接过那女子手中的东西,只见那女子闪过身子,脸往江婉沐这边望过来,轻声音说着吉言:“吉言,你又忘记规矩,你理应行在三小姐后面才是。”

吉言听她娘亲的话,有些不好意思的望向江婉沐,见到她轻摇头后。吉言向着蓝衣女子笑两下,转过身去推开院子一侧门。江婉沐走近后,望到那女子冻红的脸盆,低声音说:“吉言妈妈,天气冷,你以后直接进院子里。”吉言娘亲赶紧摇头说:“三小姐,你为人宽厚,可是小妇人却不能上下不分。”

江婉沐瞧一眼她,不再多说话,径自往门里行进去。庭院里空落落的,只有几间平房。吉言娘亲跟在江婉沐后面,进了最中间的一间房。房内布置简单,进门就望到一张四方的桌子,窗侧摆着一张小四方桌,房内有几张高低不一的凳子。

房屋中间放着一排暗黄花色陈旧的屏风,把屋后的布置隔了起来。吉言娘亲听吉言提过,那后面只有一张低矮的床,床侧有两个陈旧的木箱子,用来装三小姐的衣物。吉言娘亲自从吉言来服侍三小姐江婉沐后,她借着送饭菜和暖水的机会,来过这里多次。她每次瞧后,眼里都有些酸涩,江家一个普通管家的房间,都比三小姐屋内东西多。

江婉沐坐在桌前,瞧着吉言妈妈在她面前桌上,摆好一个素煮白菜碗和一小碟豆子,然后再端出一小碗白饭。江婉沐伸手摸摸饭碗,手上略微能感觉到一些余温。她抬头望一眼吉言妈妈,转头吩咐吉言说:“吉言,你把你的那份端回房吃。”吉言有些迟缓的望她一眼,抬头望向自已的娘亲。

吉言娘亲望着江婉沐,轻声音说:“小姐,吉言要服侍你用过后,她才能去吃饭。”江婉沐抬头望一眼吉言娘亲,自是明白这个女子的意思。她未必不心疼自家的女儿,只是她历来行事稳妥.江婉沐望着她轻摇头说:“你们都出去吧,我一个人自在些。吉言妈妈,一会你再来收拾。”

吉言娘亲还想说话,吉言已伸手拉扯她,而江婉沐明显低下头,不想再同她说话。吉言娘亲走到一旁,拿来一个杯子,倒上一杯暖水,摆在江婉沐的面前,轻语道:“三小姐,你喝些暖水,暖暖胃再吃东西,对身子好些。”江婉沐没有说话,只是顺手端起杯子,小口小口的喝起水。

吉言母女退下后,江婉沐慢慢的吃着饭菜。没一会,她就听到隔壁传来的吉言压低的笑声,又能听出吉言娘亲好心情。江婉沐的嘴角微微向上弯起来,感叹的想着‘这世上自有幸福的人,同样也有杯具的人。’江婉沐的眼光不再木然起来,而是纯和淡定注视桌上的饭菜,她的眼里有种经过生死的平和。

江婉沐想着自已这一世的生母,自从自已三岁过后,她一直远离于自已。多年来,未曾走近过自已,江婉沐偶然见到她,那女子眼里都是满眶的泪,一脸悲意和悔疚望着她。带着冷意的简陋饭菜,再次提醒江婉沐不是在梦里,她活在现实里面。

江婉沐在三岁之前,一直木木呆呆,由着身边服侍的妇人们摆布。她每天一大早上,准时守候在江老太太的门外,直到给江老太太请安的人,全部来齐,又散去后,她才由着身边带着回到自已院子。

江家的嫡子女,年纪小时都跟着嫡母住。只有庶子女,担心生母的教养不好,会影响到孩子的将来,他们一出生后,就同嫡母派来的伴妇们,早早分居在自已的院子里,由着伴妇们日日把各自情况向嫡母报告。

江婉沐出生后,一直显得格外老实,不哭不闹不笑不多动,表情单一的木然。等到她一岁后,大夫看平安脉时,对她的嫡母说:“这孩子有病,如果将来不傻,就是她命好.”她的生母得到这消息,当场就晕倒.不管江婉沐如何的不好,她能走时,照旧要在伴妇们的陪同下,去江老太太的院子里去请安。

江老太太本来就不待见她的生母,又听到她有傻子的毛病,直接吩咐跟随她伴妇们,让她站在门外,算是尽她的小小孝心.跟随江婉沐的伴妇们,早早得到江婉沐嫡母的指示,自是由始自终让她站在门外,不管是刮风下雨,都不曾回避过一次。

江婉沐的嫡母,对外放言,说‘自已可怜这个孩子,自是免去她日日请安的事。’江婉沐到三岁时,伴妇们早已不守在她的身边,而是由着她独自站在江老太太的门外,听着里面的热闹欢笑声音。

那日天空同样的蓝,小小的江婉沐,同样的木呆呆的站在外面。可是那天微有些不同,一直在外的江老太太的庶长子有事回京中,他带来几个有出息的嫡孙们.在那日的一大早,从官驿过府来同老太太请早安。当中有一个五六岁半大的孩子,格外的调皮,同样的格外招老太太的欢心,那小子进进出出都是跳动着进行。

那个孩子,进进出出都瞧到木呆呆的江婉沐,分外的好奇.他伸手去逗江婉沐,江婉沐自是反应单一的由着他行事.因为江婉沐的顺从,那孩子玩兴大发起来,反而伸手去拖离江婉沐.可惜江婉沐已习惯,江老太太的房中要是还有一人在,她就一定要守在门外的暗示.江婉沐自是不肯听从,两人一推一拉下,那孩子失手把江婉沐推到在地,令她头重重的磕在地面上.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招惹 第二章抢人 第三章杯具(1) 第四章杯具(2) 第五章转角有爱 第六章白莲花般的生母(1) 第二十九章算计(8) 第三十一章算计(10)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