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窗花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退下让本宫来》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任威皇帝后

第三章任威皇帝后

安娜的眼泪 2023-03-14 19:29:45
噗嗤!骏马驰在草原上的铁蹄声哐哐飘走,呱噪声颇大,震的她口气都没缓回来。两耳嗡嗡直响,猛地从梦中惊醒的芃乐珊一睁眼是想乱叫也敢大大口喘气。“醒了?”千军万马举起魔噬国的旗帜,在一望无际的炎阳天荡平焦土。芃乐珊呆涉住的眼眸,翘望以盼着怀里正垂眸打两耳嗡嗡作响,猛然惊醒的芃乐珊一睁眼就是想叫唤也不敢大喘气。。...

噗嗤!

骏马驰在草原上的铁蹄声哐哐飘过,聒噪声颇大,震的她一口气都没缓过来。

两耳嗡嗡作响,猛然惊醒的芃乐珊一睁眼就是想叫唤也不敢大喘气。

“醒了?”

千军万马高举魔噬国的旗帜,在一望无际的炎阳天踏平焦土。

芃乐珊呆涉住的眼眸,翘首以盼着怀里正垂眸打量她的男子身上。

他一头青丝挽马辫,头戴翠玉游龙钗,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

而她就倒坐在马背上,脸埋进他的怀里,一双玉手白皙粉嫩的缠绕在他的腰间,颠簸的马背让她差点摔下去,就算不乐意,为活命都是被逼的。

她藏在他怀里的惊慌眼眸打量着周围的人:老天爷我怕是已经死了,好多千年祖宗鬼,没想到死后还要让这历史长河给埋汰埋汰。

“怎么不说话?”他薄唇含笑的看着她胆小怂气的样子。

“你不是打小就出生在马背上的吗?”他好似觉得她不应该把他抱的那么紧,调侃她:“朕要让你勒死了!”

“浊墨竹!”

她一惊,脑袋空白到只能反应出一个人的名字,炯炯有神的眉眼,仔细观察着他的面容,原来藏在面具里的人,长的是品貌双绝,玉面娇容,要是在她的世界里能把明星都给赶下去。

他一皱剑眉,威严肃目的拉住马绳让马的速度变的轻缓:“放肆!直呼朕的命讳!诛你九族都不解气!”

都死了,还管什么九族不九族的。

都在一个地方当鬼,她才不要死了还跟渣男躺一起,喷涌出泪,小拳头砸他怀:“给我选块僻静的地方,我要在那里等着投胎!”

他一愣,难不成她想死,骨感有力的手一秒锁住她的喉咙,没使多大劲她都要差点被他捏死,冷言道:“若你想死!朕倒成全你!也不是不可!”

她的脸涨痛出红,窒息感让她在他手中挣扎,难不成死了还要遭他欺负,垂死挣扎间她脑海浮现出许多场画面。

那是不属于她的记忆,芃乐珊脑袋里好像装着其他女子。

“乖乖听朕的!”他见着她要让掐死,也是没脾气,随即松开手。

芃乐珊捂着脖子剧烈的咳嗽,一切都明白了。

她穿越成两千年前魔噬国征战边垂小国的战利品,原主美若娇艳,号称天下第一美人:洛瑶

是败国家的国相之女,魔噬国入境刚要打,那知是她自己的父亲把她当贡品献给浊墨竹以求联姻合好。

浊墨竹居然笑纳了,不仅如此还送了百匹俊马当回礼,就跟她现代娶老婆给彩礼是一样的。

她猛缓口气:“陛下!我…!”吞吐半天:“我还是滚吧!”

芃乐珊不会有那么倒霉刚好是两千年前冤枉而死的任威皇帝后。

他一愣,这话说的为何他有点听不懂,什么叫她自己滚。

他也没说个准字,她胆大包天抓着他的肩膀,站在颠簸晃荡的马背上远勘他背后黑羽重甲兵们像条巨龙往他方挺进的队形。

东盼西望着要跳到那个地方去,他当场就跟她急眼,忍耐度有限他不跟她打晃眼,拽紧缰绳,一嚷:“驾!”

马儿听道严威,立马奔起蹄脚,把她要站起的身子整个颠落在马背上,他阴笑一道:“摔下去你若死了,朕择日就踏平你国焦土。”

她的脑袋让马晃的浑身发软,抓着马须,两腿绕过他的眉眼前差点一腿把他给打下马,两脚并拢在马前坐的比谁都稳。

他一展臂躲过她刚刚扬起的腿,立马起身,抓住缰绳,单胳膊揽住她的腰,不让她下马:“跟朕玩硬的!”

芃乐珊抓着他的胳膊,挣了挣:“放开我!我不要去魔噬国!”

他见过有许多人都不愿意前去魔噬国,不是闹就是以命相搏,自然有办法治她,驱马在前一拐弯,对后吩咐了句:“进!”

领兵的将军取下背后的旗帜,插在马鞍旁,一掌往前:“进!”

芃乐珊在他怀里直嚷,泪花飘摇:“你放过我!求你做个人吧!”

兵马后方一处属于皇帝的黑帐栾驾正在不远处,而中间则是有一伙衣着阑珊的男子们被押在木笼里。

男子个个手戴镣铐,蓬头垢面,其中一人看见她激动的抓着木笼直呼:“姐姐!姐姐!”

她转过头就看见芃乐浩跪在马车里面容憔悴的快要死过去,不知是用了多大的力气冲她喊:“救命啊!”

芃乐珊一个下腰,柔软的腿从浊墨竹的怀里溜走,伸手抓住芃乐浩的双手,飞跃要下马,被他强横摁在马背上:“老弟啊!你怎么也在这儿?”

“老姐啊!你怎么会在这儿?”他哭的呛气。

还没来的及续情,浊墨竹就想找机会去折磨她:“你亲弟?是刺客?”

原来笼子里关着的男子们都是在他一路上系数抓着的刺客,叛徒,逃兵,打算找个僻静的角落把他们给处理了,没想到她还有位亲弟在笼子里待着。

抓疼她的肩膀奸滑骄诈道:“既如此!你是想自己死!还是朕当场把他给砍了?”

他到底想要做什么,有什么目的,芃乐珊脑筋一个转弯,电视剧里的情节她见着多,可是她现在挑不出一样理由去对付他。

抓狂的在马背上对芃乐浩投去渴望知识的眼神。

“爱江山更爱美人!”芃乐浩此话一出。

她立马就改变态度,没有谁对魔噬国的历史了如指掌就算有,那个人肯定是芃乐浩,响誉历史的美人颇多,专挑坏的照葫芦画瓢学两招也能对付他这皇帝。

“陛下!我其实是饿了!”咬痛唇角委屈道。

她把头低的很沉,把他爱江山更爱美人的小心脏狠狠的抓了把,投机取巧往他身上沾,手环着他的腰,轻声道:“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浊墨竹的脾气一瞬间就软了劲,指着芃乐浩对马下的士卒命令道:“把他放出来!”

宦官近前瞧着芃乐浩,替他传着意:“把他放出来好生伺候着!”

芃乐珊被他放在黑帐栾驾内,内放安置的被褥厚有十层,精致的柜器都摆在最内,如果自己是见识过,她甚至怀疑这到底是不是把自己的床加了两个轱辘而已。

端坐在一边,心里忐忑不安的抓紧腿腕处,他指着她的眉心笑道:“你知道该怎么办!”

说罢就转身骑上马扬长而去,她深叹口晦气,脑袋要扎进自己的怀里,浊墨竹是在暗示她,身为后妃要知道如何讨他欢心。

若是张牙舞爪的耍脾气,她的那些见识里耍横女子都活不长。

芃乐浩若是在这里,就代表她和他是同时穿越的,身体不是自己的,相遇在归往魔噬国的路上,那么墓里的浊墨竹瞧见她时没有过多的震惊。

难不成,他忘记两千年后自己在墓里偶遇过她的记忆。

同样的疑问也在芃乐浩的身上发生,他让两个士卒蛮横无理的从笼子里拖出去,送到一辆马车内,御医把着他的脉:“无碍!体虚罢了!多加休养方可!”

他小咽道口水,进入马车里的小童捧着水壶往他嘴边喂:“公子!喝水。”

他一恢复意识是又饿又渴差点死在臭气熏天的人堆里,芃乐浩抱着水壶慢咽了几口,小童就从怀里取出干粮往他怀里送:“公子!”

他狼吞虎咽的拿着粗糙干粮入嘴,掀开车帐观望着前方很远,身围重兵的皇帝栾驾,问道:“我的亲姐她在……”

刚说着,一位身着白衣的婢女就从栾驾前跳下来,手里提着檀木食盒,小步点莲,急忙在兵卒群中穿行两道来到他的车前。

“这是我家瑶嫔娘娘赏给您的点心!”

她把一盘盘精致点心放在小童的手中,香气扑鼻的桂花糕让年仅看起来只有十几岁的小童猛吸了口气,好像这些味道全部都让他给吸走了。

芃乐浩直愣:“你说什么?瑶嫔娘娘?”

“娘娘让我传来口信!这辈子估计要狗带在这里!望您一定要保护好芃家的根苗!若敢狗带!我弄死你!”

话是芃乐珊说的,传话的婢女一个眼睛两个大,完全听不懂这难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他一拍脑门儿,急的原地蹦:“为什么是任威皇帝后!她要玩完了!”

“对了!”忽然灵机一动,看着婢女天真懵懂的脸笑道:“快去告诉我亲姐,一定要记住爱江山更爱美人的俗语,不然一夜暴富还是死无全尸!都在她的一念之间!”

婢女掰着指头细数着芃乐浩教她的话传给芃乐珊:“一夜暴富还是死无全尸,都在您的一念之间!”

“我知道了!”她侧卧在一边,含着蜜枣饮口茶,得找机会让他好好说说关于任威皇帝后的所有事情,无论是真假,她可不想被冤枉死在这朝代。

既来之,则安之,要么当好人,要么做一个比坏人更坏的人。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这地方不合适… 第二章要么死要么暴富 第三章任威皇帝后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