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窗花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李治你别怂》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前任大锅

第三章 前任大锅

贼眉鼠眼 2022-11-21 19:17:50
不适应了身体和身边的环境,李钦载却尚未不适应内心的转变。负着了一桩大麻烦在身上,还连累了全家,李钦载开局就成了李家的罪人。虽然是给前任背锅,可不论如何这桩祸事仍要归罪于自己,避避无可避避,难以推卸责任。在十数名监察御史的参劾下,朝臣的舆论早已滚烫,即使背负了一桩大麻烦在身上,还牵累了全家,李钦载开局就成了李家的罪人。。...

李治你别怂

推荐指数:10分

《李治你别怂》在线阅读

适应了身体和身边的环境,李钦载却仍未适应内心的转变。

背负了一桩大麻烦在身上,还牵累了全家,李钦载开局就成了李家的罪人。

尽管是给前任背锅,可无论如何这桩祸事仍要归咎于自己,避无可避,无法推卸。

在十数名监察御史的参劾下,朝中的舆论已然沸腾,就算李家对大唐社稷有功,也避不开律法和悠悠众口。

当事情摊到了桌面上,闹到人尽皆知沸沸扬扬时,往往很难再用人情和小动作摆平麻烦。

就算天子李治和皇后武则天感念李家功绩,欲将此事压下去,只怕也是有心无力。

李钦载独自走在自家的后花园里,看着眼前一簇簇争奇斗艳的鲜花和丛木,心情却越来越烦躁。

莫名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李钦载其实心里窝了一团火,说不出为什么,就是觉得各种不适应。

前世那些熟悉的亲人,朋友,各种人和事,一夜之间说断便断,换了谁都无法接受。

更别提来到这个世界后莫名其妙背上一口大黑锅,让李钦载情不自禁怀疑老天爷是不是非要玩死他才甘休。

出身权贵又如何?不愁吃穿又如何?如果让李钦载选择,他宁愿选择回到前世那个默默无名朝九晚九当社畜的平凡青年。

路上纵是再贫瘠,终归也是独属于自己的风景,不似如今这般,沿途纵是花团锦簇,不过是在走别人的路罢了。

站在景色幽美的花园里,李钦载感到前所未有的孤独。

被生活扼住喉咙的前世半生,纵使不被欣赏,依然跌跌撞撞成长,骤然来到这个崭新的环境,猝不及防间却要将从前断得干干净净。

前世那些熟悉的人和事,还来不及狠狠拥抱告别啊。

李钦载叹了口气,来前若能饮一碗孟婆汤,或许不会有这么多不合时宜的感怀,浑浑噩噩又是崭新的一生。

感怀再多,麻烦还是要解决的,而且只能自己解决,不能牵累别人。

李钦载是个疏懒又清冷的性子,他不喜别人打扰自己的生活,更无意给别人带来麻烦。

先帝御赐之物被卖掉,那位买家胡商多半已不在长安,若欲寻回这件物事无异于大海捞针,所以这条路只能掐断。

朝野舆论四起,天子无法偏袒,李钦载一时也想不到别的办法解决这桩祸事。

站在花园里许久,办法没想出来,倒是有了一股尿意。

左右环顾,这座宅子太陌生,找不到茅房。

不过无所谓,男人嘛,不但四海为家,也能遍地撒尿。

找了片半人高的矮丛,李钦载撩起衣衫下摆,一泡又急又黄的尿喷涌而出。

流量大,射程远,显然是一泡年轻力壮的好尿。

一道幽幽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五少郎最近有点上火呀,要不要老朽帮您请个大夫瞧瞧?”

李钦载悚然一惊,后背冒出一层白毛汗。

赫然回头,发现一位穿着青衫的半百老头正盯着他的下三路,一脸深情款款的关怀。

李钦载下意识捂住脸,接着觉得不对,于是玛丽莲梦露式捂裆,还是觉得哪里不对……

“你是谁?”李钦载眯着眼打量他。

老头愕然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垂下头拱手道:“老朽吴通,府里的管家,五少郎您……”

怜悯地叹了口气,吴通心疼地道:“这几日二郎出手实在太狠了,好好的少年郎,竟被打糊涂了,老朽这就去请大夫给您瞧病,顺便把您上火的毛病也治了。”

“二郎”说的是李钦载的亲爹李思文,就是昨夜毒打李钦载的那位中年男子,李思文是李勣的次子,家中下人皆以“二郎”称之。

李钦载果断推辞:“不用,我既没糊涂,也没上火……”

吴通幽幽地道:“五少郎莫诓老朽,您那泡贵尿黄得如此鲜明出众,且方圆半丈骚气弥久不散,怎会没上火?”

李钦载下意识吸了吸鼻子,似乎,确实,果然……不对,骚气不是形容内在的吗?

嘴角抽搐了一下,呵,又是前任的锅。

这家伙的私生活恐怕没那么纯洁,身子被酒色祸害得不轻。

认真打量着吴通的脸,这张老脸很普通,没有任何出众的特征,当然,更谈不上英俊,从他偷看自己撒尿的行为来看,或许人品也值得商榷……

“有事?”李钦载简洁地问道。

吴通恭敬地道:“二郎有请。”

李钦载心头一沉,脸色顿时有些难看。

这位亲爹大人该不会又要揍他吧?除了昨晚父慈子孝式对喷,大家根本不熟好不好。

李钦载不想见他,但又不得不见他。

“嗯,我这就去。”李钦载转身就走。

吴通忽然叫住了他,神情古怪地指了指后面,道:“五少郎,您走错了,前堂在东面……”

“啊,我知道,那边风景不错,看看风景再去见父亲。”

走了两步,吴通又叫住了李钦载,欲言又止,片刻后,轻声道:“二郎最近心思焦虑,五少郎多忍忍,朝中上疏参劾李家的人太多,陛下也有些扛不住了,闹到如此地步,咱们李家或许要付出些什么,才好对世人交代……”

李钦载皱眉:“付出什么?”

吴通迟疑半晌,语气愈发无奈:“祸事已然闯下,那尊飞马玉雕多半是寻不回来了,先帝御赐之物丢失,不能没个声响,若事情解决不了,怕是……五少郎要被问罪,老爷和二郎都无法偏袒。”

李钦载心头一悬:“问罪受何刑罚?不会杀头吧?”

吴通摇头:“那倒不会,李家三朝功勋之后,老爷尚健在,陛下无论如何也不会杀李家的人,否则岂不是寒了功臣的心?”

“那我……”

吴通叹了口气,道:“朝中有风声,若此事仍无法平息,陛下便不得不将五少郎拿问大理寺,或许会判个徙岭南,三五年不得还京。”

李钦载心头一松,不杀头就好,虽然这陌生的世界要啥没啥,但活着总比死了强,毕竟好死不如赖活,好吃不如饺子……

岭南好,岭南有荔枝,有原始森林,有漫山遍野的猴子,还有穿着兽皮围着篝火烤人肉的当地土著,好一派田园牧歌世外桃源……

“吴管家,去拿根绳儿,我要吊死在家门口。”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将门纨绔 第二章 大祸临头 第三章 前任大锅 第四章 男人担当 第五章 反复横跳 第六章 下旨流徙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