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窗花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顾七她只想种田》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逃荒路

第一章 逃荒路

公子Z 2021-09-15 11:29:40
是年,乱世。渝州以北,三年大旱。一眼望去,纵目所及之处,已无一处绿意。竟全然是些光秃秃的被折去枝叶的土树干,看的让人心里发慌。顾大年一边劈柴一边偷偷打量着独自在一旁生火做...

是年,乱世。渝州以北,三年大旱。

一眼望去,纵目所及之处,已无一处绿意。

竟全然是些光秃秃的被折去枝叶的土树干,看的让人心里发慌。

顾大年一边劈柴一边偷偷打量着独自在一旁生火做饭的小闺女。

越看便越觉得自己这个从鬼门关走过一遭的闺女有些怪异。

可要说具体奇怪在哪里,顾大年还真说不清楚。

一路逃荒下来,走了有大半个瑜洲府。

那些一起从顾家村逃出来的人,如今死的死,伤的伤,散的散,都不见了踪迹。

自个儿的老伴儿和儿子儿媳也不知道去了哪处,还活着没。

最可怜了的是那才三个月大的小孙子,还未叫上他一声爷,便早早去了。

到如今,只留了他和七丫头两人。

还不知道这往后的路是要走的多远,糟心的日子还能熬上几日。

“爹,这柴劈完了这捆就别劈了,留着些力气,明早要走的路还长。”

“这怎么能行!我昨日答应了镇上周家的管事,要给他们家送五捆柴过去。

一捆柴值三个大钱,五捆能得十五个大钱。我这才劈了三捆,还差两捆哩。”

顾大年摸了一把汗,低头絮絮叨叨。

大旱三年,渝州俯的粮食贵的好似金豆子。

往常里十来文能买上两斤的苞米面如今都涨到了八十文一斤。足足翻了十六倍还无处可买。

顾大年口中的十五个大钱最多不过买上三两苞米面。

这点苞米面还不够他自个儿填上一日的肚子,却整整要忙上两日才能赚得。(Ps:1斤换算成16两)

往年好光景时,这种赔本的活计自是没人要做的。可换到如今却是人人都抢着干。

顾大年能寻到这份活计还是因年轻时与那周家管事有过一星半点的交情这才求得。

顾七见顾大年不听劝也不恼,只是神色如常的道:

“我今早去镇上讨要吃的,碰巧看见周家后院的院门敞开着,外头停着两辆马车和一辆驴车。

周家的几个下人正忙着打包装箱往上头堆物件,只怕不出明日周家便也走空了。

你若在拖沓下去,这五捆柴想来只能自己留着烧了。”

"这可怎么办才好!"

顾大年一听这话便着急了,连带着拿着斧子的手都有些哆嗦:

“柳青山昨儿清早才于我说的好好的呀!怎地今天就反悔了。

周家是临平镇上的大户,听说周家的老宅在这镇上都有上百年的光景了,咋就说搬就搬呢。闺女你别是看晃了眼?

那周家老宅后门外有一棵两人粗的老梧桐,梧桐边是有一口百年老井。

井口上刻着一个大大的周字,闺女你看清了没?”

柳青山说的就是周家的那个管事。

早前是顾家村邻村柳家的大儿子,和顾大年差不多年岁。两人是儿时的玩伴,穿开裆裤时没少一起上山捉兔下河摸鱼。

等年岁大时,顾大年便一心扑到田头做活。

而柳青山则被家里头送出去送到周家的铺子里伙计,跟帐房的先生学进出盘算的手艺。

当年出去时不过十二岁的半大小子到如今四十有余才坐上周家外院管事的位置。

顾七知道顾大年口中周家后院的那棵梧桐树。

只可惜早两年就掉光了叶子,如今更是枯的全然看不出从前的样子。

若不是年岁长久,那些错杂繁杂的老根扎的太深,只怕早就被逃难到镇上饿疯了的灾民给刨了吃的精光。

至于梧桐边上那个刻着周字的老井三年前就干了水,如今黄土都快盖过半了。

眼看着快过了晌午,顾大年依旧在一旁絮絮叨叨问东问西,顾七自顾自的烧着火也没作答。

显然顾大年也不在意自家闺女回不回他话。

他只是觉得有些话堵在胸口不说说他心里难受。

其实从一开始顾大年就相信了顾七说的话。

周家是真的要逃了,自己劈了一日的三捆柴怕是卖不出去的。

可是有些事就是如此,你信归信却一时半会儿就是接受不了。

知道顾大年是心里头难受,顾七也不打断他,由着他念叨。

只等锅里的野菜叶子炖树根煮透了煮烂了才道:

“先垫垫肚子吧。等下午我就将这三捆柴背去周家问问。

他们若还要便留下,若是不要了,我再去别家打听。”

“要是卖不出去可怎么办?”顾大年蹙着眉焦心道。

“不管卖的出卖不出,明日都得走。”

顾七将锅子里的树根汤盛了一碗给顾大年,又往里头多填了两勺野菜叶子。

“又要走,咱这是要往哪里走?又能走到哪里去吆......"

顾大年说着不免哀声叹气起来。

他们已经走了三个月了。从顾家村走到柳县,又从柳县走到如今的临平镇。

都走了大半个渝州府了,却发现越走就越觉得走不到头。

“哪里有吃的就往哪里走,哪里有活路就往哪里走。”

顾七的声音有些空,好似不是在说给顾大年听,而是在说与自己听。

“临平镇上的住户如今已经空了六七成了。

若是老天爷还不下雨,只怕临平镇外的小安河也撑不上几个月了。

山脚下的树根前几日就被灾民挖光了,就是这临平山上的也所剩无几,明早定是要走的。”

“可不是。想活着就得走,眼瞧着走到阎王殿那天也算是到头了。”

这种丧气话顾大年不是第一日说。顾七从穿来那日起便断断续续的听着顾大年说着这样的话。

如今三个月过去,却也没看见顾大年有一星半点想轻生的念头。

每日里自己煮的树根野菜汤他也都要先喝了大半,方才骂骂咧咧的将剩余的拿给自己。

这会儿,顾大年一边沮丧的骂着贼老天,一边却是手脚麻利的将锅里的叶菜叶子树根烫都刮拉个干净。

眼见着一滴都滴不出来了才将手上的空锅子不情不愿交还给顾七。

想着又不甘心,忍不住提高了声量怒斥道:

“七丫头,今儿的菜根汤怎么这么少,足足比昨日的少了一半。

你整日的都在都寻思什么?尽想着好吃懒做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逃荒路 第二章 心知肚明 第三章 野兽营 第四章 死不了 第五章 卖柴 第六章 南行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