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30章 只为见一面小说

第30章 只为见一面小说

发表时间:2021-01-14 21:27:15 作者:兰荇

邹正是肯定不能再离开身边了。回家去的路上,俞舒在想。实际上再说别的,单就其他工作的彼此默契度和绝对忠诚度来说,邹正是个很值得信赖的人,而且她也早有准备将他培养出来成能独当一面的人才回去的路上,俞舒在想。。

>>>《婚情炽热》章节目录<<<


《第30章 只为见一面》精选

邹正是绝对不能再留在身边了。

回去的路上,俞舒在想。

其实不说别的,单就工作的默契度和忠诚度来说,邹正是个值得信任的人,并且她也早有打算将他培养成能够独当一面的人才,否则她不会冒着跟俞远国翻脸的危险将他保下来。

可是刚才的那些话,毁了她长久以来的计划。

再找一个和邹正一样潜力的人,花费的时间长不说,还得付出一倍甚至数倍的精力来培养。

这样长的周期和投入,不管从哪个方面想,都实在让人头疼。

不过也没有办法,就算邹正的业务能力再怎么强,只要一看到他的人,她就能想起今天的种种。

为了不影响到心情,也为了减少必要的麻烦,她只能这么做。

其实原本今天知道严缙不告而别去出差之后,她的心里就沉重得很,一下午都不太有精神,偏偏邹正又闹出来这么一出,真是不让人省心。

车子进入小区之后,还没到停车场,俞舒就突然踩下了刹车。

因为在她住所的楼下,她看到一个人倚着车身站立。

抬目望去,车子好像是一辆黑色的奔驰,不过因为天色已经暗下来的缘故,她看不清楚那人的模样。

没想太多,俞舒立马停车打开车门。

顾不得路边不能停车的规定,她下车直接小跑着走向那人那车。

眼见着越来越近,她的心也跟着慢慢地加速跳动起来。

只剩下几步的距离之后,那人突然转身,面容渐渐清晰,却让俞舒倏尔停下了脚步。

“袁子遇……”她低声喊道。

袁子遇穿着一身剪裁合身的黑色西装,英俊的面容在月色下显得有些清冷,但是看过来的目光却是灼热的。

俞舒压下心头的失望,继续走上前去,站定在他的面前。

“你怎么会来?”她努力牵出一丝笑意。

袁子遇像是没看到她的强颜欢笑,磁性的嗓音在夜色中响起:“我以为你今晚会很晚才回来。”

俞舒想起今天下午他曾打过电话,说是要去看张老师,可是她都拒绝了,那为什么他还会来?

这次袁子遇感觉到她的失落,却依旧没有凝掉嘴角的一丝笑意,而是上前走了一步,低下头看向她:“我想的是,你去不了张老师那里,我总得想个理由再约你出来。不然的话,想见你一面,可真是太不容易了。”

俞舒闻言抬头,看到的却是一双真诚的眼睛。

像以前两个相恋的那段时光一样,他看着她,满是温柔和宠溺,又带着一丝丝的眷恋。

此时此刻,他再次用这样的眼神看向她。

俞舒一时失掉了所有的言语。

——

过了两天。

新来的秘书已经到岗,可是光是上午的时间就出了几处差错。

俞舒开始念她刚来对业务还不算太熟悉,于是告诫一番也就作罢了。

可三番两次下来,俞舒却是忍不住有些心烦。心里不由自主地会想起邹正还在的时候。

可邹正也已经到了人力资源部报道,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尘埃落定,而且她也向来也不是一个喜欢后悔的人。

这天下班之后,俞舒直接来到了严缙的公寓。

前两天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只是清清淡淡地说了句“过几天就回去”,接着就挂断了电话,害得她做了好久的心理建设又有点小崩塌。

不过她对他可生气不起来,如此只想着等严缙回来之后好好哄哄他,谁知道这个男人又在闹什么别扭呢。

俞舒一个人的时候吃饭很是应付,并不多讲究。桌上一叠小菜一碗面条,也是一晚上的饭。

谁知刚吃到一半,突然听见门口有什么动静。

该不会是严缙回来了吧。

俞舒喜得忙扔下筷子,塔拉着拖鞋就向门口跑去。

可在看清楚来人的模样之后,却实在忍不住地有些失望。

“喂喂,你那是什么眼神啊!我来你就算不欢迎,也不至于用便秘的模样看着我吧。”

来的人自然就是迟为泽。

俞舒懒得跟他废话转身回去继续吃面条。

迟为泽换上鞋之后也跟着她进了餐厅,看到桌上的饭,啧啧了一声:“用不用搞得这么清苦,严缙又看不到,也不心疼。”

俞舒没说话,只吃了一口小菜,咬得嘎嘣脆响。

迟为泽也不是个笨人,当然知道眼前这人是把菜帮子当成他的脑袋在嚼了。

他尴尬地笑了声,见对方还是不理他,干脆就直接坐到俞舒的对面。

“我说,你知道严缙什么时候回来吗?”

果不其然,听到这句话,俞舒终于抬头看了他一眼。

迟为泽再接再厉。

“昨晚他还给我打电话了呢,说是香港那边有好几个客户,洽谈的内容有点多,所以还要延迟几天回来。”

听完这些,俞舒重新低下头,只不过吃饭的速度慢了很多。

迟为泽不知怎得有些得意,可能是看到俞舒心不在焉的模样,像是被他说的话刺激到了。

可他还不就此罢休,接着说道:“严缙还交待我不要让我把这些话告诉你,你说,他为什么不想让你知道啊?”

这次俞舒直接站起身,拿起碗筷走到厨房去。

迟为泽愣了一下,也跟着走了过去。

俞舒没戴胶皮手套,手就这样浸泡在满是泡沫的冷水里洗刷碗筷。她的动作干净利索,与此同时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

迟为泽一时之间有些拿不准她是怎么想的了。

不过都到现在了,他也不能放弃不是。还记得他跟严缙打保票的自信满满,这时候绝对不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俞舒,看在我们好歹有一场革命友谊的份上,我给你出个主意怎么样?能让严缙第一时间回来,又对你紧张得不行爱得不行的办法。”

俞舒的手稍稍顿了一下。

看到好像有戏,迟为泽心里暗笑了一声,接着说:“我负责出马打电话去告诉他,说是你突然生病住了院。你想,凭我那三寸不烂之舌怎么也会让他信服。到时候他匆匆忙忙赶回来,见到他之后你再说一点煽情的话,那你们还不得干柴烈火直接烧起来!”

原本俞舒真的不想理这个人,可是听他越说越不靠谱,只好无奈地出去找一个耳根清净的地方。

但迟为泽哪能这么容易就放过她,俞舒走到哪里,后面总有一个嗡嗡嗡的声音追着她,真是不胜其烦。

终于,俞舒出声道:“迟为泽,昨天你给我打电话说你回来的时候我心里真的是挺高兴的,还想着怎么给你接个风庆祝一下。不过就你现在的表现来看,我只想说一句,走,离我远点。”

迟为泽撒着娇差点粘上去:“小舒舒,你要相信我,我是真的很想你们两个和好的,不然你看我折腾这么多事有什么用啊?”

“有什么用,你自己玩着高兴呗。”

说完这句真相的话,俞舒回了主卧“吧嗒”锁上了门。

留下迟为泽在原地无趣地摸了摸鼻子,话说他的意图真的这么明显吗?还是人家智商爆表,一眼就把他给看透了呢?

那边俞舒在房间内心里也不是没有一点波澜。

她和严缙之间确实存在着一些问题,虽然她现在也说不清那些问题具体是什么,但总归是横亘在他们之间,如果不尽早讲清楚的话,以后说不定会越积越多,越来越严重,真到了那一天,她怕再也无法挽回。

可是迟为泽说的那个方法确实不太靠谱,别说严缙,她先接受不了。

要找到一个可行的办法,看来还得多想想。

等俞舒再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迟为泽已经离开,但是在桌子上留了一张纸条。

俞舒拿起来一看,上面写着,香港半岛酒店,3302房间。

第二天,袁子遇找了个理由来到公司财务部,见到了俞舒的新秘书,他有些惊讶地问了句:“原来俞总的秘书,不是邹正?”

新来的小秘书是个叫田甜的年轻女孩,见到清俊高大的袁子遇,脸蛋先不由得红了些,而后答道:“邹秘书前段时间已经调到人力资源部了,现在由我接任俞总的秘书一职。”

袁子遇闻言点了点头,又接着问道:“那俞总呢,现在在办公室吗?”

“俞总啊,今天一早我就接到她的电话,说是要休两天假。”

“休假?她没说要去干什么?”

虽然有些奇怪袁子遇为什么问这么多,但田甜还是笑眯眯答道:“俞总好像说了句要去香港什么的,不过她也没多说,我也不好问。”

袁子遇顿了一下,眼里有什么一闪而过,不过很快就消失不见,他对田甜说道:“多谢你告诉我这些,改天有时间的话请你吃饭。”

田甜的脸更红了些:“好……好啊。”

西城国际机场。

俞舒手里拿着昨晚定好的直飞香港的机票,坐在机场的候机座上,等待着两小时后的飞机。

其实对她来说,已经多年没有过这么疯狂的行为了,就为了一个人,抛下所有,只为了见他一面。

婚情炽热

婚情炽热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重生穿越
  • 作者:兰荇

他们的婚姻,始自一场商业的交易;他们的爱情,终于等到一次撕心的骗局。在最浓情蜜意的时刻,她用一句话将他打进谷底——我们复婚吧!在她孤立无援的关口,他拥着一个女人谈笑风生严缙照例推掉了晚上的饭局,交代好助理剩下的事情之后,一下班便出了公司,而司机也已早早等候在门口。。

最新小说

更多

重生之宠夫千百遍 美女总裁的特种兵王 比邻星纪元 夜魂惊棺 武侠世界从天下第一开始 爵迹之王 重生之灰姑娘的逆袭 史上最强飞行员 无量你个大天尊 洪荒圣纪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窗花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