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36 棋子小说

36 棋子小说

发表时间:2021-10-14 20:09:00 作者:柳暗花溟

我争扎了几下,意外发现自己被圈在他身下,格外牢靠。便我索性不动了,全身完全放松。“别再故意挑衅了。”他冷酷无情的蓝眼晴里满是危险,“要不然,威廉的第一课,是跟我学着怎么在床上干掉不很听话的女人。”“说得像是你多行似的。”我搂住他的脖子,稍稍后转身,接着猛地膝“别再挑衅了。”他冷酷的蓝眼晴里满是危险,“不然,威廉的第一课,就是跟我学着怎么在床上对付不听话的女人。”。

>>>《姐姐有毒》章节目录<<<


《36 棋子》精选

我挣扎了几下,发现自己被圈在他身下,分外牢固。于是我干脆不动了,全身放松。

“别再挑衅了。”他冷酷的蓝眼晴里满是危险,“不然,威廉的第一课,就是跟我学着怎么在床上对付不听话的女人。”

“说得好像你多行似的。”我抱住他的脖子,略略转身,然后猛然膝盖上顶。

他早有防备,手掐住了我的大腿。透过裤子,我也能感觉得到他冰凉有力的手指。

“你很喜欢这样?”他在我耳边说。

法克,吸血鬼不是不呼吸热气吗?为什么他吹气儿在我的耳孔里,害怕我全身麻酥酥的,要双手抓紧床单才没有哆嗦。

“好吧,我投降。”我服输很快,反正我是女的,认栽不丢人。不过对方如果放松警惕,可就怨不得我了。因为我放在他脖子后面的双手快速结了一个印,雷电印,拼着自己挨下电,也把身上的男人弹了出去。

“舒服吗?”我可恶地笑,“让你在我身上打了寒战,爽到了极点吧?好叫你明白,不要利用男人的优势来侵犯我,本姑娘不仅有毒,还有的是阴招!”说着,我又看了一眼小丁。

毕竟,我还是把他当弟弟看,也永远不会视他为没关系的人的。所以,我不愿意在他面前露出自己恶的一面。可没想到,他居然睡着了,蜷缩在地上,像一个婴儿。

他经历了两次死亡,又刚转变成吸血鬼,一定累坏了。我心疼地想,然后对那个罪魁祸首的憎恨就更为深切。

“为什么你要伤害他?”极恨之时,我突然软弱。

“我说过了,这只是第一轮报复。”里昂阴沉着脸,从地上站起来。

“通常,一方做了什么对不起的人,另一方才会报复。”我努力让自己心平气合,因为我心里虽然恨不得杀了眼前人,但却想弄个明白,“我怎么你了?”

“马小乙,你真可怜。”里昂哼了一声。

“好吧,我怎么可怜法儿,能不能请亲王殿下明示?”

他怀疑地看着我,似乎一眼就看到了我的灵魂深处,“看来你真的并不知情。”

“我该知道什么?”

“那天你们用日行石换回马小丁,不,威廉后,月光情人内部发生了爆炸事件。”他脸色阴沉下来。

啊?!

我吓了一跳,继而回忆起来那天在哈德斯岛附近的水域确实感到了震动,而且岛的上空冒着黑烟。但当时我没多想,以为那可能是煤气爆炸,或者放烟花啊,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觉得我进入哈德斯岛时,趁人不备,安放了炸弹?”我惊愕的问,猜测到这种可能。可这这,这是从何说起啊!

他鄙视地看了我一眼,“如果有人在月光情人做手脚,我会不知道吗?”

我点头。也是,保安那么疏乎的话,那个销金窟根本不可能坚如磐石的直到今天。那么……

“爆炸的,是日行石。”他一字一句地说。

“怎么可能?!”我跳下床,因为太震惊了,居然没再防备他,直接问,“到底怎么回事?”

“那天我们交易后,我回到豪斯会长死的地方。”他犹豫了会儿,最终选择告诉我,“我的管家开特.凯撒发现那边的壁炉被人动过。你要知道,我的管家对秩序有着特殊的怪癖,就连壁炉内每一块柴都整齐摆放,所以只要有人挪动过一下,他立即就能看出。我仔细查探过,在里面发现了一张东方符咒。”

“给他看看心理医生吧,这明显是强迫症。”我挖苦了一句,掩饰自己被揭穿的尴尬。那天,我确实踢到了一条木柴,在隐身时由于慌乱,也可能掉了其他符咒。总之,当时我慌张了。

“这证明我和豪斯会长的话被你听到了。”里昂继续说,“不要反驳,你刚才说漏了嘴,提到了日行石的名字。如果你不是偷听过,就不应该知道这些。”

“那也不能证明日行石爆炸是我做的!”我据理力争。

“日行石上附了能引爆的法术而逃过的我眼睛,这种能力我相信你没有。”里昂嘲讽地道,“但是,你师兄呢?”

“不可能!我师兄怎么会这样……他只是拿钱做事的,为什么要多此一举?再说……这可能会伤害到我和小丁,他怎么会做?”我结结巴巴地说,心底涌上一层不安。

我真的了解师兄吗?

表面上,师兄到了国外后很快堕落,变成了烂赌鬼,可我却总觉得他身后隐藏着一个巨大的谜团。而且,倘若他真的这么不济,豪斯会长为什么找他做事?又是怎么找到他的呢?从他和小空平时的只言片语里,好像他们隶属一个什么组织,至少也是身处某个行业才对。

日行石从豪斯会长那里偷来后,就一直在师兄手里,若说师兄做了手脚,他有的是时间和机会,当然也有那个能力和动机。只要是人类,谁也不想让吸血鬼掌握了在阳光下行走的能力。不能见光,是血族的弱点,当他们的弱点被克服,人类就将处于绝对劣势。

在这个世界上,但凡有什么不平衡,就一定伴随着危险。

再想起师兄催我尽快回国,对我说以后会是多事之秋,似乎都预示着确实是他暗中做过什么,导致了日行石的爆炸。可是,师兄真的会置我和小丁于危险的境地吗?里昂是个信守承诺的人,同时也绝对不容忍背叛,在这种情况下,师兄怎么会自行先消失?

可不是师兄做的,又会是谁呢?豪斯会长根本没那个本事!

“显然,你自己也没有把握。”里昂速闪到我身边,捏紧我的下巴。

“死人了?”我勉强问,真希望他否定。

然而,我失望了。

“二十一个。”他说得没什么感情,但我看得出被他冒犯的愤怒,“幸好开特.凯撒发现曾经有人偷听我和豪斯会长说话,我判断那就是你,于是把日行石交给手下看管,自己追了出来。不然,我们就再没机会见面了,亲爱的小姐。拜你师兄所赐,我血族重浴光明的愿望被打碎,二十一个血族中人化为血水,若不是豪斯会长死的地方偏僻,只怕连客人也要受连累,月光情人的损失会更大。你说,这笔帐,我要不要和你们师兄妹算一算?”

要算的。倘若是我,也会算的,何况是里昂这样骄傲得不容背叛的人。我虽然恨他把小丁变成吸血鬼,却终于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可是我无辜的小丁啊,为什么要付出这样的代价?这一点,我不能原谅!

“不是我做的!”我只能这样无力的辩护。

“我没想找你,可惜你师兄走得连影子也没有。”

“那你把我变成吸血鬼呀,为什么伤害小丁?他甚至与这件事没有任何关系。我看不起你,因为你滥杀无辜!”如果我变成吸血鬼,我就自己去晒太阳,在我变得厌恶自己、痛恨自己之前化为飞灰。

“因为……我想让你痛苦。”他慢慢地回答我,“你师弟是你唯一的弱点。”

“你可以杀了我。”我心痛得无以复加,偏偏,说不出话来反驳他。

他的梦想破灭了,他的人损失了,他想找人承担责任,而好死不死还能让他下手的,就只有我。当时想必他也是受了重伤的,这就能解释为什么他这么久才来报复,而且刚才行动迟缓。由法术爆炸所造成的伤,就算是八百多年的吸血鬼,也不可能轻易恢复。

这一切,到底是谁造成的?只是倒霉的小丁,做了最无辜的替罪羊。我恨!但居然心头模糊了,因为我不知道应该去恨谁。

可是里昂呢?正如我所说,他可以杀了我。若说他想让我生不如死,理由似乎有些勉强。但小丁在他手里,我无论如何不敢泄露他的秘密,也不敢和血族做对,甚至他还可以利用我。所以他才说,这是第一轮报复。他不放过我,因为小丁,我成了他手里的棋子!

是……这个原因吧?!

“对日行石的事,我很遗憾,可你信也好,不信也好,真的与我无关。我觉得,跟我师兄也无关。”我瞪着他,“而你,已经把小丁变成了吸血鬼,这件事已经无可挽回。”

“你恨我?”

“怎么能不恨?”

“那你要怎么办?”

“把小丁还给我!至少,让他跟我走。”

“好。”

啊……好?!

我愣住了,这么容易就答应我?不,我绝对不相信里昂是这么好说话的人。难道他又有什么阴谋?

“如果你愿意,尽管带威廉走。”里昂扬起下巴,本就高大身姿愈发显得挺拔,“但是我要提醒你,新生儿是很危险的,特别是……不知是什么原因,他都是我见过最强大的新生儿。”

我明白了。

原来这就是他轻易答应我的原因!

小丁已经成为了吸血鬼威廉,无论我多么痛恨,多么后悔,事实都已经无可挽回。而从他刚才偷袭我以及吸食人血的能力来看,我无法控制他。能引导并管束他的,就唯有他的创造者,也就是里昂。

换句话说:如果我不想小丁继续杀伤无辜人命,最后引起猎人协会的重视,派金牌吸血鬼猎人猎杀的话,就必须把他交给里昂。至少里昂现在还遵奉密党的原则,为了暂不挑起争端,他不会让小丁再造杀孽。

原来,他早计划好了每一步,让我除了接受,再无他法。我这颗棋,已经让他握在了手心里。

“答应我,别让他杀人。”我的眼泪一下就落了下来。

“回协会去吧。”里昂无情地说,“这里我会善后。”

………………………………………………

………………………………………………

2010的最后一天了,祝大家元旦快乐,新的一年,一切幸福美满。

顺便说一句,本书在1月5号上架。而1号到7号呢,投粉红票双倍计争。

所以有心投66粉红票的朋友,请把小粉攥紧了,于5号本书上架后,到7号双倍月票奖励结束前,投我。

谢谢。

姐姐有毒

姐姐有毒

  • 状态:完本
  • 类型:重生穿越
  • 作者:柳暗花溟

一肚子坏水儿的东方俗家女道士,遭受全球女性难以排斥之十大吸血鬼。咱中华上邦,不搞种族歧视。但Pk但是相互融合?确实是个问题。哎呀,别咬!姐姐有毒。群号:72189398,入群问题,里昂的儿子叫什么名字?帅哥美女得多,随随便便就弄个全球十大站成一溜儿,特让人想伸出狼爪子的那种。。

斗罗天空之神 医妻独秀(下) 爱情纪念照 大唐神级太子 我的人生变成了通关游戏 无限重生成神 我有一拳的能力 火影之培养系统 一统僵山 神魂至尊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窗花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