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4章 初试相术!小说

第4章 初试相术!小说

发表时间:2021-07-22 21:29:21 作者:杨露禅

第二日早晨。被紫金葫芦冲涮了一整晚玄学秘法的徐哲悠悠醒转。勿庸不容置疑,一代玄学大师的袁天罡一生学到的知识自然而然是极其雄浑很复杂的。虽然因为传承因为徐哲在很多方面去理解出来并会被紫金葫芦冲刷了一整晚玄学秘术的徐哲悠悠醒转。。

>>>《玄天相师》章节目录<<<


《第4章 初试相术!》精选

次日清晨。

被紫金葫芦冲刷了一整晚玄学秘术的徐哲悠悠醒转。

毋庸置疑,一代玄学大师的袁天罡一生所学自然是极为磅礴复杂的。

尽管因为传承所以徐哲在很多方面理解起来并不会有多么吃力,只是觉得在自己的意识中凭空多出了对于某些事物新的理解,不过,即便如此,面对这样一个全新的体系和理念,徐哲仍旧还需要一点点消化和摸索才方能真正的将袁天罡的传承化为己用。

“没想到这世上还当真有这些堪称神奇的学说,以前只当是怪力乱神,却没想到这一切竟然还是真实存在的!当真是不敢叫人相信。”

就这样静静的睁着眼睛凝望着宿舍内的天花板,徐哲觉得一扇前所未有的崭新大门突然在他的面前开启,他自小便是对这些奇异事情非常感兴趣,大二的暑假甚至还和同班的朋友一起去新疆探过险,所以,从骨子里来说,徐哲便不是一个安于现状,或者说按部就班的人。

如此时此刻,徐哲便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试验一下自己脑海当中有关相术篇记载的识人相面、断人吉凶祸福的手段究竟有没有那么好用,套用电视广告中的一句话‘别信广告,信疗效。’

所以这相术、或者说袁天罡紫金葫芦的传承究竟有没有用,徐哲还是要试上一试才会知道。

毕竟24年的耳濡目染,外加从小到大教科书的洗涤,徐哲已经彻彻底底成为了一个无神论者,而如同昨夜里紫金葫芦所衍生的种种异象,却又偏偏无法用现代科学解释的通,这也让一向求知欲过胜的徐哲,第一次开始对风水、相术、玄学这一类的事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而且,通过袁天罡传承所记载的一系列知识,徐哲还获悉了如何利用玄学之术辨别法器,也就是道中之人或者是国学大师们常伴在身的器材,比起就这样碌碌无为的返回老家接管父母手中的超市生意,徐哲倒是觉得利用这种方式倒是也能在最短的时间帮助自己创造财富。

“徐哲,你胖哥我今儿上午的课就不去了,头疼的厉害。老师要问起来,就说我回家照顾我妈去了,她知道我妈身体不好。”姜斌嘟嘟囔囔的翻了个身,眼睛都还没有完全睁开,便习惯性的对徐哲说了一句。

上课?这死胖子是不是还特么没醒酒呢!

昨天就已经正式毕业了,还上个屁的课!

没有去应姜斌的话,徐哲起身从床··上爬起,来到这厮的床前,伸手拍了拍对方胖乎乎的脸蛋,故意用乡下早起喂猪时的语气唤道:“猪罗罗罗……”

“靠!滚蛋!”被徐哲这么一闹,姜斌的睡意顿时消散了些许,恼怒的拍开了徐哲的手,气愤道:“你丫拿我当猪呢?”

“快别美化自己了,这点酒让你喝的,连自己毕业的事都给忘了。”徐哲哈哈大笑,低头看了一眼腕表上的时间,此刻距离回家的那趟火车检票时间已经只剩不到一个小时了。“赶紧起来吧。时间差不多了,赶紧跟我一道去火车站。”

“唉……你说你回家就回家吧!弄了个这么早的票干嘛!好不容易毕业了,连个睡回笼觉的机会都不给我。”不情不愿的床··上爬了起来,姜斌整理了一下自己衣服上滚出来的褶皱,随即拿了个脸盆走到宿舍外的洗漱区打水洗脸,徐哲也紧跟其后与姜斌一道走了过去。

简单的收拾了一番,提上自己的行李,徐哲和姜斌二人打了一辆出租车随即便前往了天海市火车站。

此刻正值七月,除了他们这一届毕业生返乡外,许多暑期的学生抑或是情侣也纷纷买了前往长南市的火车票。

毕竟是有着国家认证的5A级景区城市,而且长白山脉每年供游人光顾的最佳时间也就仅仅只是七月到八月这两个月份,所以此时去往长南市的人非常之多。

整个火车站火车大厅人满为患,乌泱泱的,虽然说比之春运有些夸张,但是那种人挤人的热闹场面也足以称得上是声势浩大了。

“行,就送到这里吧。一会排队检票之后我就上车了,到家给你去电话。”

到底是四年的同窗好友,徐哲和姜胖的友谊已经无需再用几句客套话来证明什么,两人上前互相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随即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注意安全啥的废话我就不多说了,你穷小子一个,估计小偷偷你都得是含着眼泪离开的,我还是那句话,在老家如果没什么可做的,你就再回天海市,和胖哥我一起收古董去。”

姜斌咧着大嘴,再次开始贫起嘴来:“说不定将来咱哥俩还能一块闹个什么收藏家的名头干干,那个华夏电视台不是有个《鉴宝》的节目吗?到时候咱哥们也上去耍耍,你梳个大背头,胖哥我留个连毛胡子,张嘴闭嘴千八百万,到哪儿不是横着走?哈哈!”

见姜胖说着说着笑了起来,徐哲的嘴角也微微翘起了一个弧度,与姜斌认识的时间四年有余,早就已经领教过了这厮吹牛皮的本事,所以对他的提议倒是没怎么放在心上,只是随口调侃了一句道:“那是,你姜胖子必须得横着走,不然你这么胖,还不给其他人挤扁了。”

乱侃大山的过程中,时间一点点过去。

此时距离火车检票时间只剩下不到五分钟,而负责检票的两口通道口此时早已排满了长长的队伍,徐哲见状也不就不再和姜斌废话下去,将之前姜斌帮他拿的行李箱接了过来,道:“时间差不多了,你回去吧!记得帮我向你爸妈问好。”

“没问题。”姜斌嘿嘿一笑,随即冲徐哲挥了挥手。

刚想转身的一刹那,徐哲的目光扫过姜斌的印堂心中,随即便隐隐感觉对方的印堂部位似有灰暗之色,这股灰暗之色仿佛一种实质的气体一点一点从姜斌的两眉中心缓缓溢出。

只不过,这种奇异的现象除了徐哲一人,就连姜斌自己也没有丝毫察觉。

“这是……”徐哲暗道一声奇怪。

为什么姜胖的印堂会呈现出这种灰暗之色,从袁天罡的紫金葫芦中徐哲得知,印堂又称阙中,在袁天罡著作的《五行相书》中认为,印堂灰暗发黑代表厄运、灾祸、疾病等一切凶兆。

当然,这里所说的印堂发黑并非是说中医理论‘五色’之中的黑,在相术以及玄学著作典籍之中认为所谓的‘黑’更多的是宿主整个人呈现的精神状态,以及五官体魄表现出来的一系列征兆。

如:神色、精神、语气、动作等等。

如果说在此之前徐哲还没有察觉姜斌最近有什么异样,但是此刻因为有袁天罡的传承加之于身,使得徐哲本能的便开始回忆起这几日姜斌整个人的举动和状态哪里有些不对劲的地方。

姜斌虽然外号是姜胖,但实际上除了体态肥胖了一些外,无论是精力还是整个人的个性都异常活跃,平日里上蹿下跳比他这个标准身材的人还要灵活的多,但不知为何,姜斌这几日的确是精神有些欠佳,而且体力也多多少少有些跟不上。

就拿昨天的酒局来说,按照以往姜斌的酒量绝对不会醉成那副德行,可是结果却又恰恰与平日里的姜斌截然相反。

林林总总归结到一起,徐哲基本上可以确定姜斌是撞上了某些不干净的东西了。

所谓不干净的东西不一定就是指的鬼神之说,要知道人的身体本就是一个自成天地的磁场,抛开某些外力因素所导致的诸事不顺,霉运缠身外,往往个人在做一件事情,或者说是牵扯进一件琐事之中都很有可能导致自身的气运受到影响。

徐哲目光炯炯的注视着姜斌的脸,还没等徐哲按照五行相术中的秘法推算出破解之法,姜斌倒是被徐哲这样直勾勾的眼神盯得有些不太自在了。

“我脸上有花咋的?看毛看!还不快排队去,晚点检票结束有你哭的。”姜斌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现没什么特别的东西,随即没好气的对徐哲说道。

“姜胖,你印堂发黑,阙中昏暗,而且眉宇间隐有一丝黑气从两眉间溢出,最近在外出时要多加注意一点,尤其记得不要与人发生口角,如若不然你印堂的这道黑气届时便有可能演变成红光,化作血光之灾。”徐哲怕姜斌以为自己在开玩笑,所以故意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道。

“你说啥?”听到徐哲这一番犹如神棍大仙儿般的言论,姜斌一个愣神,有些突然搞不清楚眼前的状况了。

“我说你最近要小心一些,因为你印堂发黑很有可能诸事不顺,甚至严重了会导致血光之灾。”徐哲无奈的摇了摇头,只得再次重复一遍。

“是不是发烧了你?你丫进了那座山拜了哪位真神,怎么一转眼就成了算命先生了?还说的有模有样的,吓你胖哥呢?”

姜斌一个没忍住当即笑出声来,“哈哈,行了,别你丫的跟我在这闲磨了,什么黑不黑血不血的,老话不是说,人的命天注定,胡思乱想没有用吗?要是整天战战兢兢的,那活着还有个屁的意思!”

玄天相师

玄天相师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校园小说
  • 作者:杨露禅

批阴阳断五行,相掌中日月;测风水勘六合,看袖里乾坤。……大学本科毕业生徐哲机缘凑巧从古玩交易市场的地摊上淘到了一个紫金葫芦,有意中竟获了(于一代风水玄学宗师袁天晴朗的天空下,不时拂过几缕凉爽的微风,让人惬意不已。。

最新小说

更多

世界树的游戏 美女总裁的特种兵王 奕王 极限保卫 重生宫斗日常 炉石之末日降临 叶辰萧初然 不死武皇 穿成甜宠文恶毒女配之后 李逵的逆袭之路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窗花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