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四十六章原始人的大道理小说

第四十六章原始人的大道理小说

发表时间:2022-09-24 06:30:07 作者:孑与2

第四十六章最原始人的大道理云川下到悬崖底部,瞅着一地被摔得烂糟糟的山羊尸体发楞。他完全也没想起那头混蛋的老山羊在被蚩尤一斧头砸断了一只羊角后,竟然会带着羊群跳崖。虽然这一场景为他亲眼见到所见,他但是无法我相信。几头羊腿被摔断的山羊“咩咩”的叫着,他完全没有想到那头该死的老山羊在被夸父一斧头砸断了一只羊角之后,居然会带着羊群跳崖。。

>>>《我不是野人》章节目录<<<


《第四十六章原始人的大道理》精选

第四十六章原始人的大道理

云川下到悬崖底部,瞅着满地被摔得烂糟糟的山羊尸体发愣。

他完全没有想到那头该死的老山羊在被夸父一斧头砸断了一只羊角之后,居然会带着羊群跳崖。

尽管这一场景为他亲眼所见,他还是难以相信。

几头羊腿被摔断的山羊“咩咩”的叫着,还有几只摔在其余山羊尸体上侥幸存活的山羊正在向峡谷深处狂奔。

老山羊摔在一块石头上,已经死了,他的另外一只角也摔断了,小小的羊脑袋上有两个可怕的血洞,正在向外冒着血。

一些肋骨刺穿了厚厚的羊皮,裸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只是那双灵动的眼睛,蒙上了一层灰尘,再无灵光。

摔死了五十二只羊,那些摔断腿的山羊,也被夸父他们给杀死了,这种受伤的羊,没有办法饲养。

事实上,成年的山羊都不怎么好饲养,为了防止那些活着的山羊逃跑,云川给山羊的两条后腿上绑好了绊绳。

这样一来,山羊们就不能快跑了。

只要剥夺了它们的跑步速度,基本上只能接受被驯化的命运。

部族中的皮匠,给云川用这些山羊的皮制作了一张很大的羊皮地毯。

铺满了云川的房间,赤着双脚踩在上面,如同踩在白云上一般。

自从有了上一次大规模捕捉山羊的经验,部落里的人一般就不会偷懒,选择那种有绝路的地方,而是在数量众多的山羊进入某一处峡谷之后,就在两侧都修建了竹子栅栏,为的就是把这些山羊统统活捉。

山羊很好捕捉,野猪就不太容易了,竹子栅栏很容易被狂暴的野猪撞断,撞坏,而木头栅栏因为工具问题,还不能普遍使用。

野牛这种东西,云川一般是不建议捕捉的,因为,他试探过一次,被狂暴的野牛们给羞辱了,不论是挖陷阱,还是制作栅栏,在野牛群面前,都屁用不顶。

野牛没有捕捉到,他养的那头野牛却从野外带回来了两头小野牛,这也算是意外的惊喜。

自从绵绵的秋雨开始落下之后,大象们就不肯回到河对岸的竹林里去了,相比寒冷的竹林,它们现在更喜欢倒在铺满麦草的棚子底下,悠闲地吃那些叶子不会变黄的竹子。

这个棚子以前属于野牛,大象来了之后,野牛就只好再找地方。

最后没有办法,就跟小狼住在一起了。

阴雨天,云川屋子里的壁炉火烧的很旺,柴火都是松木,因此,在燃烧的时候有淡淡的松香。

左前窗前,云川一抬头就能看到木桥。

木桥上人来人往很是有些繁忙的模样。

野兽们,牲畜们都休息了,忙碌的只有人。

岛上的竹林位置彻底的变成了一个非常大的饲养场,以至于这里的竹子已经被牲畜们完全给损坏了,好在靠**原这一边的竹林被云川要求保留了。

一来呢,这片竹林可以有效的隔绝饲养场那边难闻的气味,二来,也能有效的防止牲畜们跑到平原这边来。

饲养场云川一般是不去的,因为那里像一座监牢,实在是没有什么好看的。

野鸡的翅膀被切掉,没法子飞了,野羊的腿上绑着绊绳,没法子快速奔跑了,野猪已经被阉掉了,现在虽然还有一些野性,不过,下一代已经很温顺了,开始留恋被人饲养的生活。

兔子被饲养了一茬之后,就被云川下令给杀光了,这东西在岛上胡乱挖洞,一旦脱离了羁绊,对平原上的井田就是灭顶之灾。

有了这个很大的饲养场,仅仅是饲养这些牲畜的草,就让岛上的人们就不得半分闲暇时光。

雨水击打在青瓦上铮铮作响,很有韵律,如同音乐一般,一个光溜溜的金发女子跪着面对墙角,偶尔会发出类似松鼠吃食一样的声音。

看到哪个美丽的背影,云川总是有些兴致盎然的意味,只是,每当那个女人转过身来,再大的兴致也会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群颜色鲜艳的人,身体,容貌进化的很好,唯一不好的地方就在于脑子。

如果这人是一个心智健全与云川这些人毫无二致的人,在这个没有律法的时代里,哪怕是用强,云川也会果断的得到这个女人。

可惜,不是,云川即便是再寂寞,也不会对一个智力有缺陷的人下手,他觉得这是做人的基本底线。

这个长得很好看的女人,已经是那二十个中间最聪明的一个,至少,她还知道问云川要吃的。

只要给了她吃的,她就会立刻脱光族人们给她穿好的衣服。

或许,这也是她们的一种生存本能。

如果在后世,云川有这样的一座岛,有这样一位光溜溜的美人,绝对是世人羡慕的对象。

可惜,现在,屁用不顶。

每天早上,云川都能看到一群赤裸的俊男美女们站在最高处,向初升的太阳张开双臂,像是要拥抱太阳。

每个日落的傍晚,云川也能看到这群赤裸的俊男美女们向落日跪拜。

这应该是一种宗教仪式,比如拜日教,反正以太阳为崇拜对象的宗教多的数不过来,云川也不确定到底是哪一种。

云川尝试过用自己的身体挡住太阳,这样,他们膜拜的对象就会变成自己,可惜,那些人的眼中根本就没有云川的存在,神念透过云川的身体继续朝拜太阳。

这是一个很诡异的现象,云川想要弄明白,这些人却明显跟他没有办法交流,即便是肢体语言,他们也听不懂。

而蚩尤这个混蛋,自从上次被烤乳猪吓跑之后,就再也没来过,没有交换东西,也没有来岛上做客。

轩辕也没有来,倒是嫘来了两次。

嫘每次来到岛上做客,就是不停地吃,吃吃,吃完之后立刻就走,绝对不多做停留。

人家每次也不白吃,每次都给云川手帕大小的一块丝绸,这东西积累的多了,云川就能做一件拼凑出来的丝绸乞丐装。

看的出来,这个时候的丝绸还在不断地改进之中,每一次的进步……几乎没有什么进步,丝绸松松垮垮的,即便是这样,也比丑陋的麻布衣服要好,毕竟,麻袋穿在身上实在是太扎人了。

烟雨笼罩大地的时候,人的心就会变得敏感起来。

这是一种强迫式样的感官错觉。

会让更加荒凉的原野,变得更加空旷凄凉,人的心情也会随之变坏。

孤独的蚩尤骑着一头孤独的熊猫出现在木桥上,背后背着长长的青铜剑,用兽皮包裹的剑柄孤独的从他肩后冒出来,又被他披散的长发给包裹住,整个人看起来又孤独又骄傲。

他直起身子的时候,熊猫就从他的胯下溜走了,很熟练的找到了野牛跟小狼居住的棚子,找了一块草最厚的地方躺了下去,然后就伸出双手冲着棚子外边那些背着草料,竹子的云川族人们叫唤。

这个时候竹笋不多,也不好找,族人只能把一捆竹子给了这头披着兽皮的熊猫。

小狼对于这头占据了它的窝的熊猫毫无办法,即便是用嘴咬上去,人家只要稍微扒拉一下,就把小狼塞屁股底下去了。

蚩尤这一次来,要比上一次来岛上有信心的多,至少,在云川邀请他吃烤鸡的时候,没有变得那么忘乎所以,还能正常交流。

“你上一次说的不对!”

蚩尤撕下来一根鸡腿,在嘴里漱了一下,扯出一根光溜溜的骨头丢给委屈的小狼。

云川喝了一口竹叶茶笑眯眯的道:“那你说说,人生除过吃喝拉撒之外还有什么?”

“应该有战胜一切的勇气。”

“很好,生如蝼蚁当有鸿鹄之志,命如纸薄当有不屈之心。”云川说完这句鸡汤话,发现蚩尤无知的看着他,就撇撇嘴解释道。

“就是说,生而为人,老虎吃的,我也想吃,即便吃不到,我也要有相信自己总有一天可以吃到的信心,不论是谁,都不能阻止我享受好生活。”

“大巫不是这么说的。”

“他怎么说?”

“大巫说,我一个人吃饱不算吃饱。,我一个人不寒冷不算暖和,如果像你这样处处让自己好过,处处让自己舒适,你就不是一个好首领。

大巫还说,一个好首领可以吃不到最美味的食物,却能让他的部族都吃饱,一个好首领可以穿不到最暖和的衣服,却能让自己部族的人都感觉不到寒冷。

大巫还说,部族之所以要选出一个首领,是因为大家都相信这个首领能让残废的,伤病的,年老,年幼的不能产出食物的人通过首领的调配最终吃饱。

这才是一个首领存在的意义,总之,一个总能吃到好东西的首领不是一个好首领,一个总能让自己感到舒服的首领不会是一个好首领。

大巫还说,一个人吃到了好东西,就想吃到更好地东西,一个穿到了好的衣衫,就想穿到更好地衣衫,如果他吃的比一般族人好一些,族人还能吃饱,这时候族人们允许他吃这样的东西,穿这样的东西。

如果他吃的越来越多,穿的越来越好,族人们的食物就会不够吃,族人的衣衫就会不够穿。

最后饥寒交迫的族人就会推翻首领,重新选出一个好首领。而且天神也允许族人这样做。

我看过了,你吃的东西跟你的族人吃的东西不一样,他们吃的东西远远比不上你,穿的也远远不如你,住的房子也远远不如你,你要小心了,我觉得你的族人会杀死你。”

我不是野人

我不是野人

  • 状态:连载
  • 类型:奇幻玄幻
  • 作者:孑与2

这一次,不问成绩,只问本心,这一次只想好好的写一回书,这一次写的是希望能,写的是我心中很深的梦想,我真的好想认认真是的再次穿越一次,真是切切的在梦里活一次。我本平凡普通,庸庸碌碌,但是,我的梦却一点儿都不庸庸碌碌,每日睡着了之后,我都要步入我的梦想的空间,在那个空间里一点儿一滴的活,一寸一寸的走,从光屁股就,打造出一个都属于我,也都属于所有人的梦幻空间。而已,这个空间比往年任何一个我小说里的空间都看起来更为的真实的,更为的具有独特可操作方式性。这本来也不是这本书的简介,准备好的简介比这牛b多了,而已不明白书房外边哪个夜归的酒鬼在唱《牧马城市》,不明白雪雕高傲的飞翔在蓝天与雪山间,时时刻刻的监视着那些正在悬崖上吃草的岩羊。。

最新小说

更多

唯老婆是命 混沌星墟 夺还者 贤妻威武 兵王之王 重生史莱姆从DNF开始 一叶清寒 神秘武则天 从退出娱乐圈开始 我有一拳的能力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窗花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